一木禾 > 非洲酋长 > 第三章 眷顾
(感谢新书大盟圣淘宇、苦柚,感谢大海、雅观、凤君子的捧场……)
  
  回过神来的郭建,急切推开几个围上前看新奇的小孩,“高兴”的走过来,多少难抑震惊的打量了曹沫好一会儿,见曹沫反应冷淡,才想到要为自己之前的行为解释:
  
  “你被毒蛇咬了,我跟卡布贾将你背到村里,你都已经不行了。我怕将你拉回德古拉摩,路上遇到警察会有大麻烦——而这里手机又没有信号,谁都联系不上,就决定让卡布贾留下来,我先回德古拉摩找扬总汇报……”
  
  鬼话!
  
  郭建说的都是鬼话!
  
  不管郭建此时表现的惊喜交加有多惟妙惟肖、有多天衣无缝,演技高得跟周一围似的;也不管郭建的话,并没有逻辑的漏洞,但曹沫的第一念头,或者说强烈的直觉告诉他,郭建在说谎。
  
  郭建却还是期待曹沫信他这番话的,眼神里都流露出这样的期待:
  
  想想看吧,一个华人带着一名当地的黑人司机,开辆丰田连夜行驶在奥贡州的荒郊野外,车里还拉着一具尸体,遇到查岗的警察,即便能说得清楚原委,也免不了会被狠狠的敲诈一笔吧?
  
  曹沫才二十岁出头,能受过多少社会的毒打,没理由不信他啊!
  
  曹沫捏了捏眉头,忍住叉开手指去戳郭建眼珠子的冲动。
  
  当然,他心里还有震惊:
  
  真是见鬼了,自己虽然不是那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但这种直觉也未免太强烈,太不合逻辑了吧?
  
  心理上真变成女人了,变成直觉动物了?
  
  除了两个人在德古拉摩关系还算融洽不说,郭建还是他在西非分公司的直接主管,他真要在德古拉摩出了什么事,郭建是要承担责任的。
  
  正常说来,郭建不会无缘无故丢下他。
  
  然而,他刚才那一瞬间的强烈直觉,要是没有错,那郭建在说什么谎?
  
  如果不是郭建他所辩解的原因,郭建又是因为什么,将“已经不行了”的他丢在伊波古村,留下卡布贾照看,自己先开车赶回德古拉摩?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杨总有事情,暂时还没有办法赶回德古拉摩,让雨晴跟我赶过来处理你的后…你的事情……”
  
  郭建喋喋不休的说道,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化解他将曹沫“丢弃”、又意外看到曹沫活着站在这里的尴尬跟心里的震惊……
  
  …………
  
  …………
  
  “啊,听郭建回来说你出事,真是吓死我了!没事就好,不然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公司交待。你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没有?我们还是赶紧回德古拉摩找医院检查一下吧!”
  
  与郭建一起赶过来的宋雨晴,是分公司的专职财务。
  
  宋雨晴比曹沫大四岁,要比郭建小上三四岁,却与郭建差不多同时间结婚,但听说她结婚后婆媳关系不融洽,丈夫也不帮她说话,矛盾闹大了,一气之下就主动申请外派到德古拉摩来。
  
  宋雨晴严格审视的话,还不能算极其出挑的美人儿,不化妆的话,脸颊还有一些细小的白雀斑,但她一米七的身材高挑,又喜欢穿紧身牛仔裤,衬得臀部特别的饱满、挺|翘。
  
  宋雨晴还皮肤白皙水灵。
  
  在遍地都是巧古力肤色、厚嘴唇女人的德古拉摩,宋雨晴有着水嫩的白皙皮肤,加上水灵灵的大眼睛,真是占足了便宜。
  
  简直就是一个超级荷尔蒙激发体。
  
  现在才世纪初,卡奈姆结束军政府统治刚过两年。
  
  除了国企及政府机构的援非项目及人员外,国内入驻德古拉摩的华资企业还很少,有一些单枪匹马过来闯荡从事日常行品及工程器械、电子产品贸易的华商,数量也有限。
  
  宋雨晴三个多月前被派驻到德古拉摩来,平时门可罗雀的分公司,每天过来串门套近乎的老乡,真可谓是络绎不绝;办公室以及他们租住的住处,鲜花以及新鲜的水果不断。
  
  只是曹沫也没有见谁能跟宋雨晴勾搭上。
  
  要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曹沫与郭建条件最为便利,但郭建家有娇妻,他似乎对家里的娇妻还颇为钟情,也没见他跟宋雨晴有什么暧昧的地方。
  
  至于曹沫嘛。
  
  曹沫心里说,他还是一个孩子!
  
  即便有过两次梦中人脸模糊的羞耻经历,那热辣的身材绝对是宋雨晴那一号的,但醒过来后,曹沫似乎一时还无法太能接受跟有夫之妇真发生点什么。
  
  当然,更关键的一点,人家愿意跟他发生点什么吗?
  
  …………
  
  …………
  
  宋雨晴知道卡奈姆治安混乱,平时就住在分公司在西岸区租的员工宿舍里都不出门;她初来乍到,对当地人还比较排斥。
  
  她这时候走下车,看到村子里一群小孩围过来,畏手畏脚的,怕手脚触碰到,就会染上什么恶疾。
  
  宋雨晴隔得远远的朝曹沫招手,迫不及待的想着坐返回德古拉摩市,不愿意在村子里多逗留一秒。
  
  曹沫也不想再盛情难却的去喝那稠沾稠沾的绿药汤,担心身体现在这状况,仅仅是靠免疫力勉强撑着,而病毒、疟原虫什么的,实际还在体内潜伏着,随时都有可能发作。
  
  他跟郭建、宋雨晴说:
  
  “你们有带食物或者什么其他的东西……”
  
  要没有老酋长菲利希安收留,他真就死挺了。
  
  即便这时候要先赶回德古拉摩找医院检查,他也应该先表示应有的谢意。
  
  郭建、宋雨晴这次赶过来,车里备有一些水跟食物;他们有事要离开德古拉摩市区,都习惯自备食物及水,尽可能避免进当地人开的餐馆用餐。
  
  曹沫原本想着这些都算他个人借的,郭建却很慷慨的将食物都拿下车,分给围观的小孩:
  
  “你没有事,一切都好。这些东西要是杨总不给报销,就算我的。要不然的话,你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真是跟杨总没法交待……”
  
  又是鬼话!
  
  除了很强烈的直觉,曹沫也很肯定郭建这时候就在说谎。
  
  郭建平时就多少有些小家子气。
  
  即便是为自己的事,他也会想办法找公司报销,哪可能会为别人的事揽头上去?
  
  曹沫也不说破,看着郭建除了水跟食物外,还从车里翻出一堆指甲钳、钥匙扣等小玩艺,还有两把比较贵重的精制猎刀,表示都要送给当地村人跟酋长当礼物。
  
  这两把手工打造的猎刀,刀身用料及淬火都很普通,曹沫多少有些看不上眼,但刀柄是用当地的黑檀,外加象牙及铜作装饰,十分的漂亮。
  
  这还是两个月前曹沫与郭建两个人陪着初来乍到的宋雨晴,到卡奈姆在奥约州的一家国家森林公园游玩时所买。
  
  郭建对这两把猎刀爱不释手,他现在真是慷慨过度了啊。
  
  这也叫曹沫相信他最初那种强烈的直觉是正确的,不过他也暗暗告诉自己,千万要苟得住气,不能将猎刀抢过来,直接戳死他。
  
  …………
  
  …………
  
  老酋长菲利希安听到莉莉报信,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赶了回来。
  
  郭建将其他不值钱却十分叫当地人喜欢的小玩艺,都送给围观的小孩跟村民,然后将两把价值不菲的猎刀,送给老酋长菲利希安,表示感谢。
  
  老酋长菲利希安老不要脸的,还真是来者不拒,很是高兴的将两把精制猎刀收下来,还颇为凶悍的挥舞了两下。
  
  等郭建跟老酋长说过话,曹沫才走过去,将手腕上那只精工表摘下来,用生疏的约鲁巴语,跟老酋长菲希利安,表示这几天收留他、救他的感谢。
  
  老酋长菲利希安老不要脸的接过曹沫的精工表,高兴的戴到像干树桠般枯瘦的手腕上:
  
  “你虽然不是我们部族的人,但是受到伊波古的眷顾,注定会平安无事——有时间请一定要再回来。”
  
  老酋长菲利希安有好些年没有离开村落了,抓住曹沫肩膀亲切说话时的英语,都颇为生疏,又夹杂约鲁巴人当地的口音。
  
  曹沫愣一会儿才能理解他在说什么,再看郭建一脸懵逼又略带尴尬的样子,心想他刚才跟老酋长用英语对话,多半是牛头不对马语的尬聊。
  
  不过,鬼才想得到那条毒蛇的“眷顾”!要真是“眷顾”,你把表还给我!
  
  心里虽然这么吐槽,但曹沫还直觉的感到,老酋长的话是有诚意的,并非虚伪客套。
  
  然而问题又来了。
  
  他一直以来都偏理性的,为何经过这件事后,这种没有不经理性分析的直观感觉,会如此的强烈?
  
  难不成真如老酋长菲利希安所说,这是受伊波古眷顾所致,从此就拥有洞察人心的能力了?
  
  这才太鬼扯了吧?
  
  曹沫心思有些混乱,就算想默默吐槽却不知如何吐起,他与老酋长告过辞,又与布卡贾进草棚收拾随身物品。
  
  走出草棚时,曹沫远远看到郭建、宋雨晴已经坐上车,他低声问卡布贾:
  
  “先前Mr.郭离开时,我是一口气都不剩了,还是勉强有着呼吸没断?”
  
  “呼吸倒还有些呼吸,但看样子真是不行了,”卡布贾回答道,“怎么了?”
  
  他不是很理解曹沫为什么特别郑重其事的问这个,他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区别。
  
  “没什么。”曹沫脸上笑眯眯心里娘稀匹,但没有必要跟卡布贾解释太清楚,为了保证自己脸上的笑容不僵掉,他搓搓脸颊,与卡布贾坐进车里,离开伊波古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