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非洲酋长 > 第十七章 现金告罄
    隆塔市镇里就有兑收金条、金饰品的金店,但曹沫对隆塔市镇还不熟悉。
  
      再者卡奈姆的货币奈拉汇率极不稳定,曹沫希望以后有收益,能够随时兑换成美元,这就只能到德古拉摩寻找可靠的合作者。
  
      露西打听到德古拉摩已经有华商进驻做黄金贸易,只是曹沫之前还没能抽出时间去接触。
  
      价值才五千美元的金条算不了什么,过去半年时间,曹沫与郭建两人仅仅在东盛集团从国内发来的集装箱里,将一些私人用品夹带到德古拉摩出售,获利就不止这个数。
  
      不过,曹沫手里的现金已经见底,就急需赶回德古拉摩找金店兑换成现钞,用于接下来的物资采购以及支付采金队成员的周薪;同时公司注册的手续都已经办理好。
  
      这一次曹沫是足足离开近二十天,才再次返回德古拉摩。
  
      近五百克的金锭,在当地犹算得了一笔惹人眼馋的巨款,而华人在卡奈姆,太容易成为犯罪团伙的目标了,曹沫就特地带上人高马壮的卡布贾以及老兵出身、一脸凶悍杀相的奥韦马,安全感顿时得到飞速的提升。
  
      曹沫走进分公司租住的别墅,宋雨晴看到他吃惊、一副急欲尖叫的眼神,他就知道自己这半个月住在丛林里,没有条件太讲究个人卫生,将宋雨晴给吓着了。
  
      曹沫这年纪,胡须长得慢,三四天不刮都没有问题,但二十天不刮胡子,头发也乱蓬蓬的,衣服沾染机油等污垢,形象就有些粗犷了。
  
      幸亏社区是开放的,不像国内小区会用铁栅栏围起来、大门口再站两保安,要不然的话,曹沫带着卡布贾、奥韦马都进不了社区,又或者说在大门口就直接被保安拿枪给扫了。
  
      “雨晴姐,是我。”
  
      在宋雨晴尖叫之前,曹沫开口道。
  
      “吓死我了,还以为进劫匪了呢!”宋雨晴拍着鼓囊囊的胸脯,一副受惊吓的样子,
  
      “你怎么这样子啊,你胡子有多少天没刮了?挺帅的一小伙子,怎么眨眼一变,就跟野人似的?”
  
      “整天住进原始森林深处的工棚里,也没有条件收拾个人卫生,可不就跟野人似的?”曹沫嘿嘿一笑,看着宋雨晴牛仔短裤露出来的雪白长腿,颇有些意动。
  
      “杨总都还没有回来,郭经理这些天又在忙些什么?”曹沫问这话的同时,从兜里掏出一粒瓜子金,递给宋雨晴,“雨晴姐,给你带了一个小玩艺儿,矿里捡点,挺漂亮的……”
  
      集团总部不怎么重视非洲的业务,他们就在卡奈姆当地开发了三家代理商销售东盛的建筑型材,分公司平时就是联系这三家代理商,每隔一段时间协助三家代理商办理货物进关手续,并进行结款,相当轻闲。
  
      杨德山都不在德古拉摩常驻,曹沫、郭建各忙私活,就宋雨晴带着一名当地员工守着办公室,也不可能没有怨言。
  
      就算宋雨晴跟杨德山、郭建站到一起,也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而不管怎么说,宋雨晴到底是将本属于他的那份活给干了,使得他不仅能继续在分公司白领一份工资,还能专心干自己的私活。
  
      该给宋雨晴的好处,曹沫也不会吝啬。
  
      岩层里的金矿,主要是以细小金砂或金渣的形态分布,偶尔会有天然形成的金块。这种金块又叫狗头金,小的三五百克,大的几十公斤都有。
  
      要是能采到足够大的狗头金,真可以说是运气暴棚。
  
      曹沫送给宋雨晴的瓜子金,就四克多点,值不得多少钱,但图个天然拙朴的造形。
  
      “好漂亮,像只熊,真送给我啊?”宋雨晴高兴的拿着瓜子金,举到眼前细看。
  
      之前三人在德古拉摩相处还算融洽,宋雨晴没有什么感觉。
  
      在曹沫与郭建撕破脸之后,宋雨晴出于现实的考虑,跟杨德山、郭建站到一起,就感受出区别来了。
  
      郭建可以说性格阴柔、又琐碎的那一类人,平时话也不多,又喜欢板起脸来教训当地员工,虽然这跟宋雨晴无关,却也觉得郭建不容易接近。
  
      而曹沫与郭建撕破脸,主要还是郭建居心不良。
  
      这事宋雨晴即便不想在曹沫、郭建两人之间选择什么立场,以免自己的处境变得尴尬难堪,但她心里也不可能对郭建这人没有芥蒂、提防。
  
      而即便曹沫跟郭建翻脸时,曹沫给她很强烈的陌生感,但细想曹沫这么做并没有错,只是出乎她所意料的成熟罢了。
  
      更主要还是大上三四岁的年龄,给宋雨晴带来心理上的优势感,因此看到曹沫还是更有亲切感些。
  
      难得曹沫现在干私活还能惦记着她,更叫她高兴了。
  
      “杨总找的那个湖南老乡,今天到德古拉摩,郭建开车到机场接他去了。”
  
      宋雨晴说实话,拖了小一个月郭建那里都没有什么进展,她对杨德山许诺给她的那份好处,也就没有太大的期待。
  
      再说,杨德山既然都不想跟曹沫撕破脸,还想着大家相安无事的都在卡奈姆找私活干,她就觉得没有必要再夹在当中做恶人。
  
      兼着曹沫今天讨她高兴了,她就直截了当的将郭建的行踪说了出来。
  
      “这么说,郭经理这一个月都没有什么进展?”曹沫笑着问。
  
      “哪里能像你这么好运,刚好有座金矿等着他?郭建又不是专业学探矿勘测的,借了几本破书,又没有设备,能找到什么?”宋雨晴多少有些失望,又好奇的问曹沫,“你那边的矿,怎么样?”
  
      “也不怎么样,”曹沫将黑塑料袋装着的金锭递给宋雨晴看,说道,“前后折腾了一个月,我变成野人似的,总共采的金子都在这里。”
  
      “啊,不多啊!”宋雨晴接过黑塑料袋,打开看了一眼,又掂量了下重量,有些失望的说道。
  
      在她的印象里,找到金矿就应该立刻飞黄腾达。
  
      要是每个月就仅仅这点收入,郭建当初将生死不知的曹沫丢在伊波古村,那真是更不地道了。
  
      “可不是嘛……”曹沫唉声叹气的说道。
  
      即便宋雨晴跟杨德山、郭建他们的关系也有所生疏,但曹沫既然选择苟,自然是要苟到底。
  
      目前采到这么多的砂金,并能令整件事持续下,曹沫他自己是满意的,但在宋雨晴表现得灰心丧气一点,除了财不露白外,也是想着杨德山、郭建通过宋雨晴打听他这边的消息时,心里能好受些,大家能继续和平共处下去。
  
      不管怎么说,西非分公司每个月开给他的工资加海外津贴,也有一千四五百美元。
  
      在这节骨眼上,伊波古村金矿那里,每个月能多一千四五百美元的投入,都至关重要。
  
      这次过来,曹沫就想拿到工资,给矿上添置上一辆二手皮卡,从隆塔市场采购物资更便捷。两辆轻型越野摩托这一个月,已经给他们折腾得不像样子,装载量也肯定没法跟皮卡比。
  
      当然,曹沫更需要一台挖掘机,这样差不多就能同时给三四台简易砂金机上料,产量就可观了。
  
      然而卡奈姆这两年基建速度也在加快,市面上看不到有二手挖掘机出售,而一台崭新的挖掘机,进口到德古拉摩,怎么都需要六七万美元。
  
      曹沫都怀疑年底之前,他能不能凑出一台挖掘机来,速度还是慢啊,还不知道会所嫩模在哪里朝他招手呢。
  
      “你这还是刚开始,等稳定下来,砂金产量肯定还会有提升。”宋雨晴也觉得一个月折腾,就产这点砂金,是有些少了,但她还是安慰曹沫说道。
  
      曹沫直觉的感到宋雨晴心里多少有些幸灾乐祸,心里吐槽,中国人就这德性,看不得人好。
  
      这叫宋雨晴那双雪白长腿的诱惑力,在他眼里顿时就下降了不少,敷衍的说道:“慢慢做,应该能比在东盛混到头就是一个小白领稍微要强点……”
  
      “这倒是的,你好歹也是算是一个老板了,”宋雨晴笑着说道,“你可要请我吃饭啊!”
  
      “啥老板啊,咱也是为当地部落首领服务,赚点小钱——不过说到请吃饭,那肯定行啊,附近有什么新开的餐馆,是雨晴姐看上眼的?”曹沫问道。
  
      他在原始丛林里熬了一个月,回到德古拉摩也想歇一下,请心思摇摆不定的宋雨晴吃饭,即便不想着别的,长腿雪肤大胸,看着也是极养眼的。
  
      “真的啊,那我可就当真了。海峡那边新开了一家海鲜餐厅,听说挺不错的……”宋雨晴说道。
  
      分公司所在的肯尼特大厦,就位于大陆西岸的出海口上,跟德古拉摩的商贸中心咸湖岛隔着一条细长的海峡相望。
  
      咸湖岛区的地盘还是太小了,受益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卡奈姆的财政收入这两年也相当可观,有心建设好旧都德古拉摩,有往西岸区扩大建设的趋势,沿海峡地带是最先受益的。
  
      临近海峡的贫民窟都差不多快被推平了,陆续建造了几家餐厅、酒店,看上去都算是地道,令人有身处繁华都市的感觉。
  
      卡布贾难得回德古拉摩一趟,要回去跟家人团聚。
  
      奥韦马嘛,曹沫打算兑换出一部分现金后,就直接让他带回伊波古村,用于接下来的柴油等物资采购,使得采金作业能不间断的持续下去。
  
      不过,他不能陪宋雨晴吃饭,就将露西丢下。
  
      见宋雨晴欣然答应下来,曹沫看天色也不早了,就上楼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直接拉上宋雨晴、露西,陪他们一起去露西之前踩过点的金店兑售金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