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非洲酋长 > 第十三章 筹备
    (感谢边荒醉客的大盟打赏……)
      “Mr.杨他们就这么走了,还同意我们先休假?”
      卡布贾颇为诧异的看着杨德山他们发动车,扬尘而去,很快就消逝在夜色之中。
      “这片土地,对很多人来说,本身就是一座未开发的金矿,大大小小的机会多得是,而杨德山他既然都动了干私活的心思,又有什么必要跟我们过不去?”曹沫推测杨德山心平气和离开的原因,笑着跟卡布贾说道,心里想,杨德山应该早就知道想发财就得先苟住气的道理啊,这点很值得他学习。
      “那你刚才提议他们也参与进来,Mr.杨为何毫无反应?我刚才就怕他顺口就答应呢。”卡布贾问道。
      卡布贾他也以为,老酋长菲利希安之所以同意跟他们合作,拒绝杨德山、郭建,主要还是对杨德山、郭建他们还缺乏必要的信任。
      不过,卡布贾担心等到杨德山、郭建真正厚着脸皮参与进来,拿出比曹沫多数倍的资金,购买成套的采金设备,在划给他们的区域干得热火朝天,每天开采多他们多数倍甚于十数倍的砂金,情况未必不会发生改变。
      看到杨德山最终毫无反应的走掉,卡布贾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一般矿脉都是呈带状分布的,在隆塔地区,目前看似仅有伊波古村产金,但其他部落领地更可能是因为勘测不够,暂时没有发现,并非没有黄金矿藏,”
      中国人历来都有“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野心,而有时候面子也比什么都重要,曹沫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跟卡布贾解决这里面的微妙区别,只是淡淡的卖弄起他也才学习到的金矿知识,说道,
      “他们心里或许在想,留在伊波古村受我的气,还不如找附近的部落谈金矿开采的合作呢。再说了,我们跟老酋长谈妥的条件又不会对外面嚷嚷着说开去,他们真要揽下一块地,承包年限、分红比例甚至我额外要收的管理费比例,还不是我说了算,还能叫他们舒舒服服的进来分一杯羹?”
      “……哦”卡布贾这才理解杨德山为何干脆利落的走掉了,压根就清醒的认识到曹沫不怀好意啊。
      …………
      …………
      夜色暗沉,老酋长菲利希安精力不济,打起磕睡就先回去休息,而部落里的少女、青年围着篝火载歌载舞还意犹未尽。
      曹沫实在没有乐感跟节奏感去跟着群蛇乱舞,让卡布贾继续留在广场上闹腾,跟村民们多熟络熟络,他则回到之前养病的草棚歇下。
      不管杨德山、郭建他们后续有什么打算,但哪怕是暂时能保持和平相处,对他也是有利的。
      不过,老酋长菲利希安这边顺利达成合作的协议,但不意味着事情就能顺利推进下去。
      这一年多曹沫在德古拉摩,也接触不少做工程设备贸易的华商,知道想在德古拉摩采购破碎、磨碎等设备并不难。
      在卡奈姆以及周边的西非国家,工业基础虽然是极其薄弱,但也有一些不成气候的水泥、钢铁及铝矾冶炼等产业。
      水泥制成、铁矿石的粉碎等等,都要用到这些设备。
      不过,这些行业所用的破碎、磨碎设备,动辄都是每小时能处理上百吨、数百吨矿料的大中型设备,售价高昂,不是他此时有能力采购的。
      而整个隆塔地区,电力供应极其紧张,伊波古村都没有电网接进来。
      没有电力供应,要靠多大功率的柴油发电机组,才能将这些大型设备破碎设备带动起来?
      他目前能购买的设备,以小型振动破碎机及制砂机为主,适用小规模采金队,处理矿石的能力,初步理想状况是维持每天在二三十吨左右的处理量。
      这个在德古拉摩市就未必能找到了。
      然而仅仅一两万美元的设备,要是直接联系国内机械制造厂商发货,会不会因为出关、海运手续太复杂,不被搭理?
      这恐怕还是要坑蒙拐骗,假借购买样品、在卡奈姆代理销售设备的名义,找国内的厂商买货?
      借着蜡烛微弱的光线,曹沫将这些想法都记录在工作簿上,心想等露西初步了解过德古拉摩的设备代理商之后,再作进一步的考虑。
      而外国人在卡奈姆注册成立代理贸易公司,相对宽松,但涉及到特种金属矿藏的开采,几乎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极其严格的限制。
      卡奈姆经济发展落后、治安混乱,却同时拥有一套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严密法律体系。
      目前有老酋长菲利希安拍板将金矿交给他来投资开采,暂时也不会有什么麻烦,伊波古村金矿的产量太少,甚至都不能称之为金矿。
      但是,他作为一名外国人,在当地的人脉关系仅仅涉及到老酋长菲利希安以及卡布贾、露西等极有限的数人,等到伊波古村金矿继续发展下,真正像块肥肉了,隆塔地区甚至奥约州有什么大人物来找他的麻烦,他如何逃避?
      在德古拉摩,除了治安混乱外,官员贪腐、黑心的程度同样叫人瞠目结舌。
      这时候要是留下把柄,日后被地方官员盯上了,就等着被人大敲竹杠吧!
      孤身在人生地不熟的混乱国度闯荡,苟才是硬道理啊!
      想到杨德山离开时的心平气静,曹沫又在工作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苟”字提醒自己。
      接管采金队,要考虑周全的问题就更多了。
      他在东盛集团的车间里,工作了近两年,较为常见的设备都接触过,操作、维修都没有大问题,但他目前对采金的了解,还浮于表面,仅限于互联网能搜索到的一些资料。
      即便小型采金设备的使用乃至一整套简易的采金流程,在技术上看着并不存在迈不过去的坎,但他没有上手操作过。
      他还是需要将整套流程摸熟,对整个采金队接下来要如何进行分工,才能做到心里有数。
      他这次要将原伊波古村的采金队都雇佣下来,但这些村民连最简单的电气机械设备都没有接触过,如何培训他们使用、维护这些简单的机械设备,也是个相当头痛的任务。
      采金矿从奥韦马往下,会不会听话,怎么叫他们听话以及黄金开采特别容易夹藏偷带,怎么防范偷窃,都是问题。
      采金队都是伊波古村的村民,他们或许不敢盗窍酋长菲利希安的财物,但金矿转移到他的手里,他要是还相信村民是纯朴的,就有些一厢情愿了。
      之前游手好闲,以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但真正要干起来,却发现连学猪跑都难。
      卡布贾精力折腾完,进草棚休息,曹沫还没有睡意,他坐在草席上整理思路,记录簿不知不觉间写了四五十页纸,等到两支蜡烛都燃尽,天边都泛青了。
      曹沫拿出手机看时间,都凌晨四点多了。
      他幸亏没有买国内正流行起来的彩屏手机,那种手机耗电太快,伊波古村都找不到一块蓄电池充电,老款诺基亚能顶五六天不需要充电。
      伊波古村也没有信号,除了看个时间,平时都可以关机。
      …………
      …………
      曹沫囫囵睡了两个小时,醒过来也没有半点困疲。
      他拉上卡布贾,就想先赶到隆塔市镇,找到手机信号联系露西。
      除了告诉露西他这边的进展外,他还要了解露西昨天联系设备代理商的情况。
      要是德古拉摩无法购买这些小型设备,就需要立即跟国内厂商联系。
      少女莉莉兴高采烈的跑过来,要跟着他们去市镇,出门就看到他们停在酋长大院里的两部林道摩托,围着好多看热闹的小孩跟村民,还有两人正跃跃欲试骑到摩托车上,可惜没有车钥匙开走。
      看到曹沫、卡布贾一大早出门,围观的村民就一哄而散。
      当地人作为主食的木薯,虽然口感差强人意,但耐干旱,淀粉产量高,田间管理也简单,村民每天顶多在田间劳作一两个小时,平时都相当的无所事事;部落里除了采金队外,普通村民也没有什么就业机会。
      部落里有点新奇的人跟事,就特别容易引起围观;曹沫早就习以为常了,卡奈姆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曹沫昨天跟奥韦马明确说了,在新的设备运过来之前,采金队还继续照传统的办法开采,但他这时候看到围观村民里,有好几个就是采金队的工人。
      他没有看到奥韦马的身影,也不清楚是不是奥韦马压根就没有将他的话放心里,带着抵触情绪,今天就直接开始放野马了。
      “你过来!”
      曹沫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青年喊道。
      昨天下午,老酋长菲利希安、奥韦马,就将采金队的工人跟他介绍了一遍,晚上又在一起喝酒,看他们跳舞,曹沫对这个青年有些印象。
      昨天采金队绝大多数人在他面前,都是相当拘谨。
      正常情况下,曹沫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有可能对这些工人有更深的了解,并进行区别。
      然而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青年昨天就对他接手采金队有颇为强烈的好奇心,也有着积极的期待。
      现在看他忐忑的样子,有着想上前过来打招呼的意思,曹沫就直接将他喊过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会开摩托车?”
      “我叫波图……”青年走过来,颇为羡慕的看着林道越野那流畅粗犷的车身,摇了摇头。
      “很容易的,你先陪我们去市镇,回来叫卡布贾教你。”
      曹沫接下来必须要考虑如何接手管理采金队,奥韦马还有抵触情绪,他就得从采金队挑选三五个人,作为典型拉拢、培养,慢慢改变当地村民以及采金队其他人对他的态度。
      简单聊了几句,曹沫发现波图英语不差,以前还在市镇读过书,接受过初等教育,甚至波图早就觉得采金队现在的生产方法太简陋,跟奥韦马提出建议,想着老酋长能添加一些小设备,但没有受奥韦马的答理。
      对曹沫这个外国人接手金矿,采金队大多数人都还觉得不可思议,波图却多少有所期待,奥韦马上午没有通知上工,他就跑过转悠,想接触曹沫,又有十分的忐忑。
      有些思路还没有理顺,曹沫暂时也不去找奥韦马的麻烦,就让波图直接跟他们去市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