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非洲酋长 > 第七章 原委
(红票、月票砸过来……)
  
  “啊!”
  
  曹沫扣动扳机的那一瞬时,郭建、宋雨晴都吓破胆的尖/惨叫起来。
  
  “啪!”
  
  枪口窜出一缕火苗,曹沫撇撇嘴,撮起嘴吹了吹枪型打火机的火苗,看着火苗犹自摇曳,自以为露出一个霸道狂狷又带有那么一眯眯不羁的笑容,说道,
  
  “郭经理啊,我这么老实的一个社会主义好青年,怎么可能会有枪呢?再说了,我刚过二十岁,怎么可能想着下半辈子在监狱里渡过呢?当然,你要真把我惹急了,我戳瞎你两只眼睛,国内最多也就判七八年,进监狱里表现好点,差不多二十四五岁就能出来,还真就很值得了……”
  
  “你真是发疯了!”
  
  虽然是虚惊一场,宋雨晴还是被吓得心脏砰砰乱跳,这时候更是气得脸色发白,捂住挺立的胸脯,极其不满的骂道。
  
  看把宋雨晴吓得够呛,曹沫拖了一把椅子,坐到餐桌旁,说道:
  
  “雨晴姐,你刚才也听到郭经理说了。我这一年多来听他差遣,没有半点对不起他的地方。我听卡布贾说伊波古有当地人开采金矿,觉得可能是个机会,就第一个想到拉他去看。你看看他,仅仅是担心我剩一口气回到德古拉摩,有可能将这个秘密告诉你们知道,就将我扔在伊波古村,你心里气不气?我要不逗逗他,这个暗亏岂不是这辈子都要哑巴吃黄莲,不能将心里的苦说出来啊?说实话,要不是他到这时候还想着将我彻底甩到一边,转头去找杨总谈合作开采金矿的事,我也没有想过要撕破脸……”
  
  宋雨晴没有到伊波古村金矿开采点现场看过,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不管怎么说,郭建将生死不知的曹沫扔在伊波古村,确实是居心不良,她也不能怨曹沫小小年纪会耍郭建这么狠。
  
  再说,她虽然被吓得够呛,但毕竟没有闹出人命案子,也就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想再多说什么。
  
  稳住宋雨晴,曹沫将枪型打火机摆桌上,看向郭建说道:
  
  “现在我们算扯平了,郭经理如果想报警,请随便,物证我都可以交给你。为买这只打火机,花了我十美元,当时还挺心疼的。别说,看着还就像一把真枪,要不然还真未必能将郭经理你吓尿呢……”
  
  宋雨晴这才注意到郭建的裤裆处湿了一片,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安慰他的话。
  
  “你,你……”郭建气得直哆嗦,忍着痛勉强站起来,恨恨的问道,“我现在可以上楼了吧?”
  
  “腿长在郭经理你的身上,我还能怎么着你?”曹沫笑着问。
  
  郭建气得咬牙切齿,眼睛里的怒火恨不得将曹沫给撕了,最终将一旁的垃圾篓踢翻,恨恨的盯了露西、卡布贾两人一眼,才上楼去。
  
  宋雨晴多少有些手足无措。
  
  以前共处一个屋檐,虽然大家心里有些小算计,甚至还偶尔会闹点小矛盾,但作为公司派遣海外的同事,住在同一屋檐下,过两天也就融洽了。
  
  现在这场面,这以后还要怎么处?
  
  想到这里,宋雨晴就头大了三分,都有些后悔申请调到西非分公司来了。
  
  当然,以前曹沫在她的眼里,还是个有点城府、脾气却有点软弱的英俊大男孩,但今天曹沫的样子,却真是叫她大吃一惊,叫她都完全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了。
  
  虽然郭建最后都承认了,但年纪轻轻的他,怎么就如此肯定郭建居心不良,怎么就能确定郭建刚才送杨德山回中国商务中心,就是铁心要将他甩开?
  
  “啪——哗啦!”
  
  似乎是郭建回到楼里,抄起台灯或镜子类的东西狠狠的砸到墙壁上,传来玻璃碎了一地的声音。
  
  宋雨晴又是一阵心惊肉跳,她担心郭建控制不住冲动,又抄起什么家伙冲下楼来找曹沫干架。
  
  卡布贾也是担心看了楼梯口。
  
  “阿卡,你先开车回去,没有什么事情的。”曹沫拿起餐桌的车钥匙,让卡布贾开车回去。
  
  曹沫却不担心什么。
  
  郭建刚才上楼时的眼神看上去凶狠、恶毒,但近乎心灵感应的直觉告诉他,郭建那时实则更担心被他再一次狠狠的收拾。
  
  他现在跑上楼砸东西,曹沫想着他心里肯定不甘是一方面,主要还是表示一下愤怒,多多少少显得他不那么窝囊。
  
  这道理跟东北人扯着嗓子喊“你瞅啥、瞅你咋嘀”一样。
  
  色厉内荏,大概就是专门为他定制的词。
  
  他苟过了,现在怎么也该轮到郭建苟一把了?
  
  再说了,真要再动手的话,郭建这小身子骨都未必能从露西壮硕的怀抱里挣扎开,曹沫还怕收拾不了他?
  
  天时候也不早了,曹沫直接让卡布贾将车开回去,郭建定下的破规矩,什么“回家之前必须将车停在别墅前”之类的,也应该再踩上两脚。
  
  “我上楼休息了,管不了你们的事!”宋雨晴犹豫了一会儿,说了一声就先上楼了,摆明她不想掺合进来的态度。
  
  曹沫看了一眼宋雨晴扭动的丰满美|臀,他跟郭建翻了脸,就没有指望宋雨晴会站到他这边。
  
  宋雨晴又不傻。
  
  就算没有金矿的诱惑,他跟郭建水火不容,一定要有一个人离开西非分公司,有着决定权的杨德山,最后是留他还是留郭建,宋雨晴还能猜不到?
  
  …………
  
  …………
  
  宋雨晴上楼后,曹沫拉住还不是很清楚状况,却毫无犹豫帮他拉偏架的露西,坐到餐桌旁,将他与郭建翻脸的原委说给她知道。
  
  前些天卡布贾也是无意间听到有人提及卡奈姆西北部边境地区,有当地人开采金矿——卡奈姆到办公室,也只是当作一件趣闻告诉曹沫。
  
  当时郭建也在场,曹沫不确定郭建有没有留心,但他要借用分公司的车赶到伊波古了解情况,就绕不开郭建。
  
  当时,他也想到,真要在德古拉摩做什么事,还只能找郭建合作,这才怂恿郭建一起过去。
  
  他申请派驻海外,工资加上海外津贴,收入大涨三倍,但他高中肄业进东盛集团,在国内时工资也不三千,就算是涨三倍,才勉强达到年薪十万的标准。
  
  好在他在德古拉摩的一切开销,都是分公司负责,加上其他一些收入,这一年多来,他手里也就攒下两万美金。
  
  换作普通人,一年多时间就能净存下两万美金,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收入了。
  
  然而,哪怕是德古拉摩,想要投资做点什么,这点钱却还是很不够。
  
  曹沫与郭建刚进伊波古村,看到村落里除了学堂稍些像样子外,其他民居,就连老酋长菲利希安的酋长大院都相当的简陋时,心都凉了一截。
  
  这哪里是拥有一座正在开采的金矿的样子?
  
  郭建当时就打了退堂鼓,曹沫心里则想着,既然来了,怎么都要到金矿开采点看一眼才甘心。
  
  等穿过茂密的原始丛林,看到当地人的金矿开采点后,曹沫才算是搞明白,伊波古村为何拥有金矿却还如此穷破的原因了。
  
  一方面是金矿含金量较低。
  
  也正因为含金量较低,这里的金矿才没有引起早在殖民时代就进入非洲的欧美采金矿业集团的注意。
  
  除此,还有一个极重要的原因,就是如郭建所说,当地的金矿开采工艺,太原始、太落后了。
  
  当地人采金,先是用铁钎在含有金砂的岩壁上,凿出一到两米深的孔洞,装入炸药,炸出一堆含金砂的石块;然后将这些石块运回工棚后,用铁锤一点点砸碎,再用类似石磨似的传统工具,将碎石磨成粉末后再从里面淘洗出金砂。
  
  当地采金流程,唯一看上去有点现代化气息的,就是用了炸药。
  
  而在整个非洲大陆,绝大多数的工业品因为需要进口的缘故,都相当昂贵,唯一枪支、炸药价格低廉又极为泛滥。
  
  曹沫刚才拿出枪型打火机,郭建、宋雨晴都大吃一惊,当时却没有怀疑他手里的枪是假的,原因就在这里。
  
  在德古拉摩,想要搞一支枪,真是没有难度。
  
  德古拉摩的街头巷尾就有不少人暗中贩卖枪支,跟国内火车站哪个角落突然跑出来个农村妇女似的,鬼鬼祟祟的拉住你:“大兄弟,有新片了,人兽、突福来,来一张?”
  
  看过采金点后,曹沫都没有来及得跟郭建交流什么,就直接病倒了。
  
  不过,郭建是正经名牌大学工程机械专业毕业,到东盛也工作四五年了。
  
  在看过伊波古村的采金情况,高中肄业进机修车间干了不到两年技修工的曹沫,都能有一个大体的改进思路,郭建能想不到?
  
  就像郭建所说,当地人的采金工艺太落后了,一天用这种原始的手段,再亲苦,一天能打磨一两吨矿石,都未必生产十克金砂。
  
  而扣除投入的成本,伊波古村的采金点,能有什么盈利?
  
  然而,倘若能购入柴油发电机、碎石机、制砂机等等金砂开采及熔炼设备,对整个采金流程进行改造,每天哪怕是处理三五十砘矿石,产金量也就能相应的提高十几二十倍。
  
  还有一点,郭建刚才没有承认,但不意味曹沫就没有想到。
  
  当地人开采的是岩金,就是含金岩矿里的金砂,但采金点附近有一条溪河。
  
  含有金砂、金渣的岩石在成千上万的岁月里,受大自然的风化、腐蚀,大量的金砂被雨水带到河床土壤里沉积下来。
  
  那条溪河的沟谷、河床里,有没有砂金、有多少砂金储藏,还是未知数。
  
  国外的专业采金矿业公司,资本雄厚,通常都开采地底岩层里的岩金,但成套的设备动辄上千万美元,不是单打独斗的私人采金商所能承受。
  
  国内一些小规模的采金商,又或者说淘金队,瞄准的就是河床土壤里沉积下来的砂金。
  
  曹沫将这些原委跟露西解释,也是很明确他要找露西以及刚离开的卡布贾帮忙做成这事。
  
  露西、卡布贾,一个是厨娘,一个是司机。
  
  德古拉摩华资企业聘请的厨娘、司机,还真不能简单的跟普通村姑与社会青年等同起来。
  
  露西有中等教育学历,而卡布贾甚至有专科教育学历。
  
  当初不得不雇佣几名当地员工,为了稳妥起见,杨德山、郭建都对学历提出很高的要求,认为高学历的当地雇工,跟德古拉摩犯罪团伙里外勾结的可能性,怎么都要低一些。
  
  卡奈姆的整体教育水平,比国内五六十年都还要落后。
  
  试想一下,国内五六十年代的高中生、大专生,有多稀缺,就知道露西、卡布贾他们在德古拉摩,怎么都能算得上精英级人才了。
  
  也不要以为露西、卡布贾在东华西非分公司做厨娘、司机,就委屈了。
  
  虽然分公司提供给他们的薪资不到三万奈拉(当地币),也就是不到一百元美元的样子,却要比德古拉摩当地企业的白领高出一倍多。
  
  露西、卡布贾以前都有在当地贸易企业就职的经历,一年多前就是奔着西非分公司的“高薪”,跳槽过来的。
  
  曹沫略加解释,露西便明白原委。
  
  而卡布贾陪同曹沫、郭建去过伊波古村,刚才又目睹曹沫跟郭建翻脸,相信他心里更加清楚这里面是怎么回事。
  
  曹沫到德古拉摩有一年多了,但也很难融入当地社会。
  
  他想要做什么事,特别是想拦在郭建、杨德山之前,跟老酋长菲利希安谈成合作,并且在谈成合作后,组织当地的工人开采金砂,更离不开露西、卡布贾的帮助。
  
  “好了,先就这样,其他事等明天卡布贾过来,我们再谈。”曹沫让露西先休息,他也要回楼上房间再理一理思路。
  
  “要是郭经理与杨总合作,他们的资本似乎……”露西也能想到关键点,有些担心的问道。
  
  她很清楚曹沫在公司的地位,也就比她们这些当地员工强,手里应该没有什么积蓄。
  
  郭建刚才挑明了,一座金矿即便没有太大的技术难点,即便投资再小,一整套设备下来也需要十数二十万美元。
  
  这还不谈日后的运营投入。
  
  “没事,这事我有把握。”曹沫信心十足的让露西放宽心说道,但心里暗暗吐槽,他有个毛把握?
  
  要不是断定郭建送杨德山回商务中心时,已经将金矿的事跟杨德山和盘托出,并有心想甩开他与杨德山独占伊波古金矿,曹沫今晚说不定还真就继续苟下去了。
  
  郭建既然让他没有选择,那他怎么都要争上一争。
  
  有利益、有好处才苟;好处叫别人占尽了还苟,就纯傻了。
  
  再说了,他的直觉要是没错,老酋长菲利希安对他的亲切与期待不掺假,那他怎么也有资格跟郭建、杨德山他们争上一争。
  
  怎么说,他都是受伊波古眷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