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非洲酋长 > 第五章 德古拉摩
(感谢冷寒、健康第一的大盟捧场!)
  
  援非医疗队对同胞非常热情,就算曹沫是过来消遣他们的,也非常热情的帮他将能做的检查都做了一遍。
  
  “久旱逢甘露,洞房花烛夜”大概能形容医疗队在异域国度为同胞看病的热情。
  
  黄昏时最后两份报告出来,都没有检查出什么异常症状,检查的所有数值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医疗队甚至还觉得可惜,不能留曹沫多住两天院。
  
  曹沫直接办理出院,让卡布贾开车送他与宋雨晴回公司宿舍。
  
  东盛集团西非分公司前期在德古拉摩的业务,以发展代理商为主,促进公司的建筑型材等产品,在卡奈姆乃至整个西非地区的销售。
  
  作为卡奈姆的旧都,十六世纪中叶之前,就有欧洲商船进入德古拉摩设立贸易点。
  
  到十七世纪中叶,这里则成为整个西非的贩奴中心。
  
  欧美白人主导的奴隶贸易,在最鼎盛的一百年间,前后总计超过两百万的当地黑人,从德古拉摩被惨无人道的贩卖到美洲大陆。
  
  曹沫在德古拉摩闲着无事,逛国内各大BBS,看到有哪个喷子崇洋媚外舔洋人道德高尚,就恨不得将卡奈姆的黑暗历史贴对方脸上去。
  
  十八世纪末,连同整个卡奈姆都沦为英国的殖民地;德古拉摩作为英属卡奈姆殖民区的首府,可以说是得到畸形的发展。
  
  即便六七十公里之外的伊波古等部落,荒芜得像没开化的原始之地,但作为卡奈姆的旧都,一直以来的经济与商业中心,西非最为繁华的港口城市,此时的德古拉摩多多少少展现出现代都市的繁华气息。
  
  特别是殖民者当年的集中居住地,如今作为德古拉摩市商贸中心的咸湖岛,更是高楼大厦林立,现代气息浓郁,与西边的伊科依岛、维多利亚岛以及北面的大陆区域,有高架桥梁连接。
  
  东盛集团完全可以在咸湖岛租下一层现代化的办公楼,作为办公场所,但杨德山最终决定将分公司的办公地点,选在西岸区的肯尼特大厦。
  
  殖民时代,当时服务或受殖民者奴役的当地黑人,主要集中居住在咸湖岛以西的大陆沿岸地区。
  
  在这个基础上,陆陆续续发展出来的城区,则是德古拉摩目前占地最广、人口最密集的西岸区。
  
  三四百年来,西岸区也一直都是德古拉摩的贫民区,或者说是混乱、贫穷、落后以及无穷暴力及诈骗犯罪的代名词。
  
  随着德古拉摩城市的发展,西岸区也陆续建造宽敞、平坦的公路以及一些现代化的高楼建筑,但与铁皮棚建筑为主的拥挤贫民窟犬牙交互,城区面貌显得支离破碎而陈旧、混乱。
  
  西岸区的治安差,至少要比商业中心的咸湖岛区、当地富人集中居住的伊科依岛区以及作为使馆区的维多利亚岛区差那么一些。
  
  不过,这两三年陆续进入德古拉摩闯荡发展的华商、华资企业,以及最早六十年代从香港等地迁入德古拉摩定居的一小部分华侨,都主要集中在西岸区西岛大桥下的肯尼特大厦以及附近区域。
  
  一年多前刚下飞机抵达德古拉摩市,就遭遇到持枪抢劫的经历,怀着抱团取暖的心思,杨德山决定将分公司的办公地点选在肯尼特大厦。
  
  而曹沫与郭建、宋雨晴他们居住的宿舍,就位于肯尼特大厦背后的一座居民社区里,是一栋英式小别墅。
  
  …………
  
  …………
  
  曹沫他们从医院开车回来,社区里就一片漆黑,远处还有几声沉闷的枪响传来。
  
  这一年多来在德古拉摩,曹沫他们对市区里不时传出的枪声,都已经产生免疫力了;只是这闷热的夜晚,没有电,真是叫人难以忍受。
  
  这社区里相邻的几户华商以及华企员工,商议着要筹资买一台柴电发电机。
  
  然而发电机运作时躁音巨大,谁都不想将它放在自己租住的楼内,但又没有专门的设备房可用,这事暂时就搁置起来。
  
  “你没有什么事情?”
  
  西非分公司总经理杨德山,作为东盛集团创办初期就跟随老董事长丁学盛打拼的老人,他今年才四十岁出头,中等身材,头顶已经稀疏到清晰能见头皮,戴着一副金边眼镜,身体微微有些福,有些赘肉堆积到脸颊跟脖子上,显得有些笨拙。
  
  餐厅里点着蜡烛,光线还算明亮。
  
  杨德山与郭建坐在餐桌前商议着事情,看到曹沫、宋雨晴他们走进来,打量了曹沫好几眼,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现在没有什么事了……”
  
  曹沫知道自己此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症状,甚至都没有大病初愈后的虚弱感,杨德山多半是怀疑郭建之前的汇报言过其实了;然而杨德山一副阴晴不定的脸,曹沫就有一种将穿了几天没换的靴子脱下来捂他脸上的冲动。
  
  不过,曹沫他没有什么好忐忑的,要解释,也是郭建跟杨德山解释。
  
  谁叫郭建是他的直接主管呢。
  
  这锅他不背,难道砸掉?
  
  既然没有什么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杨德山接下来就很不客气的数落郭建、曹沫休息日私自拿公司用车外出。
  
  宋雨晴算是被殃及池鱼,被杨德山训斥没有尽监督的职责;曹沫苟在那里,看宋雨晴对杨德山的训斥也就是听听而已。
  
  当然,曹沫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奇怪。
  
  西非分公司包括杨德山在内,仅有四名从国内派遣过来的员工,但阶层分明。
  
  杨德山是分公司总负责的总经理,郭建是市场及行政主管,曹沫则是打杂的角色;宋雨晴作为专职财务,是集团财务部派过来的员工。
  
  虽然就这么点人,但有什么事情,杨德山每次也都是直接吩咐郭建,很少理曹沫。
  
  公车私用这事,即便杨德山心里不满,通常说来也只会私下里敲打郭建几句。
  
  直觉告诉曹沫,杨德山此时的不快,不是因为他觉得郭建夸大其辞,也不是他真担心手下员工发生意外,令他难以对集团交待。
  
  当然,杨德山一直都认为他是公司斗争的牺牲品,才被打发到非洲来,他平时就很懈怠,主要时间都留在国内,即便隔两三个月到德古拉摩跑一趟,也是一脸谁都别惹他的样子。
  
  现在杨德山这样子,曹沫还真不清楚是他一贯的臭脾气呢,还是遇到别的什么事了。
  
  说到派遣德古拉摩,曹沫不知道整天担忧国内娇妻有可能被人勾结的郭建到底是什么滋味,反正他苟得很舒服。
  
  三年前他从看守所出来,家里没有收入,他又不是那种能做出妹妹缀学打工供他读书的凤凰男,就直接到东盛当了一名技修工。
  
  他一年前能争取到外派德古拉摩的机会,工资加上津贴,收入要比留在国内高三倍,食宿也有公司负责,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虽说公司不重视这边,但你们拿着公司给的薪水,至少不能在德古拉摩搞出难以收拾的事情来。再说了,你们真要出什么事,公司最后出点赔偿,换其他人过来,不会有多大的损失,但你们的家人呢?”杨德山还是想着他手里就这么三两只虾兵虾将,教训过一通后,话气便往回绕过来,以示他这番数落,主要还是关心郭建、曹沫他们个人的安危。
  
  曹沫坐在一旁,注意到杨德山训话时,眼神时不时往宋雨晴领口露出的那一抹白嫩闪烁。
  
  曹沫特厌恶杨德山这种内心贪婪却又一本正经的样子,当然他也不介意往那一抹白嫩多瞄两眼。
  
  德古拉摩到处都是黑妹,放国内都能有八十分往上的宋雨晴真是太养眼了。
  
  嗯,真香。
  
  宋雨晴眼神看似放空,但她双臂垂放身体两侧,腋部的肌肉微微收缩,通过这个小动作,令自己的胸部更挺耸。
  
  虽然宋雨晴下意识做这个小动作,眼神谁也不看,但直觉告诉曹沫,他才是宋雨睛眼里的那个流着口水的眼馋男人,他是不介意对他小卖弄一下风情。
  
  今天真是见鬼了。
  
  虽然曹沫一直以来都很注意观察别人的神色变化以及肢体上的细微动作,但也没有今天这么直接而敏锐啊,都快赶上心灵感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