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八十七章 呵,男人

  几乎所有人在直播间,都在问候梅里老贼。
  一位观众觉得这是不对的。
  “是不是梅里老贼,得看结果才知道。”他说。
  “万一梅里老贼,呸,女神团队在这任务上打的不是这主意呢。”
  “有道理。”
  观众们醒悟,让胖爷他们快点儿去试,别在直播间磨蹭了。
  “当心趁你不在,拉夏把你的尸体调教了。”
  “观众老爷们说得对,咱们得试上一试才知道这主意成不成。”胖爷说。
  “我去!”
  小狮子自告奋勇。
  众人同意。
  “你想好话术,咱们只知道他的身份有猫腻,可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胖爷提醒他,深怕他把这事办砸了。
  “放心吧,我用柏…呃,我的性命起誓,绝对办不砸!”小狮子说。
  众人沉默。
  “小狮子,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把抢了的银币用在那柏莎身上了。”胖爷问。
  “怎么可能!”
  小狮子义正言辞,“我是那样的人?”
  “是!”
  群里齐刷刷地回应。
  小狮子:“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一群人上了游戏,小狮子趁人不注意时,从挂着异界“浴室”文字的帘子下钻出来。
  他左右打量,见无人看他后,迅速走到大街上。
  小狮子今天早上真长见识了,原来这世界那地方的代名词是“浴室”。
  为甚用浴室来取代那地方?
  柏莎告诉他,以前在公共浴室是男女共用的,不免发生一些奇妙的事。
  久而久之,那地方就与浴室合二为一,混为一谈了。
  至于真正的洗浴,湖里、水里洗一洗,自己在家烧水洗一洗也是可以的。
  要真想去外面痛快洗一场,名副其实的浴室也是有的。
  “找快活的时候,人们都是说去搓澡。”柏莎说。
  走在街上,小狮子觉得早上搓的澡真得劲儿。
  想起那种销魂,小狮子只觉阴阳交泰,身子舒畅,快活得不得了。
  最重要的是,他胯下那玩意儿被踢了后还能用。
  这差不多是他去浴室的主要目的。
  本来吧,他以为里面上演点带色儿的剧情,走个过场表示一下就行了。
  谁料到,居然来真的。
  “四个银币,太值得了。”小狮子感慨。
  他现在还记得自己在惊讶,意外,惊喜,激动而又懵懂中,躺在床上那无所适从的样子。
  好歹柏莎是个老司机,带他成功地脱掉了帽子。
  那体温,那香味,还有那奢靡的气息…
  “太他娘的真实,太他娘的舒服,太他大爷的销魂了!这游戏太他妈好玩了!”
  小狮子抬起头,朝着天空说:“梅里女神,以后你就是我的信仰!谁要敢说你坏话,我劈了他!”
  小狮子说完想哭。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单身二十多年,居然在游戏中付出了第一次。
  “怎么你就成女神信徒了。”一只手拍他肩膀。
  小狮子回头,见是自己玩家伙伴中的一位。
  “没,没什么。”
  小狮子直起腰板,打起腔调,“身为梅里勇士,我一直是女神虔诚的信徒。”
  “少来,这是游戏。”玩家翻白眼。
  “土鳖!”
  小狮子不屑地看他一眼。
  让他成为真正男人;一个无比真实,甚至可以摸到灰尘的世界,会仅仅是一款游戏?
  最重要的是柏莎。
  她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她与小狮子谈起过她的童年。
  谈起过她与人私奔,后被抛弃,家里不认他,沦落到浴室为生的经历。
  她还告诉小狮子,她现在晚上干活,白天去酒馆刷盘子。
  她一人打两份工,只为养活自己的父母。
  这是一个多么坚强,多么出淤泥而不染的姑娘,怎么可能是假的!
  他的手上现在还有她的余温。
  “你这什么表情!”玩家说。
  “鄙视你的表情。”
  他意味深长地对玩家说,“我告诉你,这绝对是个真实的世界,信仰女神,没错的。”
  玩家觉得小狮子玩得入魔了。
  不过也正常。
  他现在玩这游戏,有时候就分不清什么是虚假,什么是真实。
  “不说这个”,玩家猥琐地笑,“那地方怎么样?”
  “什么那地方。”
  “非得让兄弟挑明是不是?”
  小狮子再翻个白眼,“什么叫那地方,那叫浴室!”
  “浴室?”
  玩家用怪异的眼神看小狮子,心说你糊弄鬼呢。
  “当然了,在这个世界,浴室是那地方的代名词。”小狮子说。
  “我就说呢,你还在这儿给我装一本正经。”
  玩家拍下小狮子胸膛。
  他压低声音,“老实说,爽不爽?”
  不等小狮子回答,他又道:“你别告诉我,就是只能看不能摸,什么都做不了。”
  小狮子神秘莫测一笑,“我只能告诉你,太爽了!”
  “有多爽?”
  小狮子不再回答,只是笑而不语,带着一种过来人的骄傲。
  等到了山丘下,玩家们聚集在了一起。
  不时有人当面打趣,“小狮子,打听消息居然打听到那地方了。”
  “什么那地方,那是浴室!”小狮子说。
  “怎么,你在游戏里还要去浴室洗澡?也太讲卫生了。”
  小狮子对这些人的取笑不屑一顾。
  一群不知道享受,还只是雏儿的宅男,一点儿也不知道这游戏究竟有多厉害。
  他们不值得理会。
  一行人往山丘上走。
  玩家们留在半山腰,见机不对就跑路。
  小狮子则一个人上去。
  等到高塔前的平地时,小狮子紧张起来,深怕再冒出一道白光,让自己尝到死亡的滋味。
  好在,一直到他走到门前,门口都静悄悄的,什么动静也没有。
  小狮子深呼吸。
  现在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了。
  他敲了敲门,门半晌无声。
  想来也是。
  昨儿晚上这人刚被杀死,今儿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面前,拉夏小心是对的。
  “咳咳。”
  小狮子清下嗓子。
  “拉夏,我知道你在家,你有胆子玩手办,你有本事出来呀!”
  话音落下,还是寂静无声。
  正在小狮子准备再喊一遍时,叼着门环的太阳笑脸喷出一阵水汽。
  “你是谁?”
  太阳门环机械地问。
  “你别管我是谁,我知道你是谁!”
  门环安静下来。
  小狮子知道他在等自己答案。
  他故作高深莫测地一笑。
  “我知道你不是太阳神庙信徒,你欺骗了古德温伯爵。”
  门环再次安静。
  小狮子忐忑不已,万一他们猜的是错的,他们可就只有下毒这一条办法了。
  吱呀。
  门被错开一条缝,足够让小狮子挤进门去。
  “小子,进来,看来我们得谈谈信仰的问题了。”
  门环用截然不同的声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