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五十五章 薅羊毛

  莫晓晨找到何时时,何时刚从镇上回来。
  他让我要养猫请了一顿酒,并向酒馆老板借了几个金币,投给了我要养猫。
  “学琴?”
  在得知莫晓晨的来历后,何时呆住了。
  他在游戏设定上出了纰漏?什么时候改成音乐在线教学了。
  莫晓晨点头。
  何时打量他一番,“身为勇士,你不应该猎杀怪物,拯救苍生?”
  莫晓晨挠了挠头,“我还是对乐器最有兴趣。”
  只要是他有兴趣的乐器,他就一定要上手。
  “行吧。”何时最终点头,“学琴也不是不可以,但是…”
  “但是什么?”
  “指引者定制,你欠神庙三枚金币。学琴也得交学费,不多,五个金币。”
  何时取出自己的小本子,“一个月为限,连本带息得还上。”
  “没问题!”
  莫晓晨答应的很爽快。
  游戏币而已,又不是时间,就是时间,莫晓晨也富裕的很。
  大不了他用时间换金币。
  何时一愣。
  他摸了摸后脑勺,他是不是要少了。
  管风琴很复杂,学费应当贵一点。
  “要不,改成六个金币?”何时问。
  “成!”
  莫晓晨答应的很干脆。
  又要少了!
  何时又想改口,毕竟大祭司嬷嬷的精力不同于旁人,更加珍贵。
  但见修女在向他打眼色,于是悻悻然收口。
  何时在小本子里记上,“一共九个金币。”
  “行了,你可以向嬷嬷请教了。”何时收起本子。
  莫晓晨当即高兴的往大教堂走。
  “哎,对了,食宿不包啊。”何时在后面喊。
  莫晓晨点头,头也不回。
  直播间的观众见到游戏里NPC居然有如此市侩一幕,不由地哈哈大笑。
  知道游戏的观众不忘为大家介绍,“这位是游戏里面的收尸人,活人坐他车也得交钱。”
  总之,与这位大爷打交道,费钱,所以游戏里的玩家都叫他钱老。
  当然,也有的叫他尸老。
  任由这位玩家在直播间里卖弄,莫晓晨急匆匆赶到大教堂。
  “大祭司,使者已经答应我了。”莫晓晨说。
  大祭司正在小心地擦拭着弹奏台。
  闻言,她支起身子,不复方才和蔼,一脸严肃的看着莫晓晨。
  “既然你想要跟我学琴,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导师了。”
  大祭司走下来。
  “你是女神眷顾的勇士,我不会要求你同我其他学生一样,每天向梅里女神祈祷做早课,学习梅里女神传下来的药学,医学与农学,也不会让你学习女神的智慧、公正与审判。”
  至于为孕妇接生,更是不方便莫晓晨学了。
  “但一些规矩还是要有的:信仰女神,助人为乐;不得让女神因你蒙羞:按时完成导师功课。”
  莫晓晨点头,一口答应。
  大祭司又和蔼下来。
  “我每天要教导修女们功课,下午要与使者大人商量诸事,唯有下午茶时有两个小时。”
  大祭司看着莫晓晨,“你觉着怎么样?”
  她知道这些勇士不属于这个世界,有时候也会离开。
  莫晓晨点下头,“没问题。”
  他可以把一切事情推掉。
  “很好。”
  大祭司又教导莫晓晨:“你要有准备,学琴不比战斗更简单,它劳心劳力还劳神。”
  大祭司仰头,带着莫晓晨望着整个庞然大物。
  管风琴可以说是最难的乐器。
  演奏台上有若干键盘,脚下还要控制一个键盘,对协调性要求很高。
  在简单介绍管风琴后,大祭司把抹布交给莫晓晨。
  “学琴,首先要了解管风琴,学会保养管风琴,你今天先从擦拭管风琴开始。”
  “呃…是。”
  莫晓晨木木的接过抹布,还要问话,见大祭司已经往大门走了。
  “2333,我怎么觉着莫大被忽悠了。”
  “大祭司神棍无疑,鉴定完毕。”
  “这里面的NPC都好聪明啊,不止坑玩家钱,还让玩家干活。”
  “关键难道不是这里面的NPC,可以当往家导师,教玩家学琴吗?”
  “对啊。”众人惊叹。
  刚才大祭司指点莫晓晨的时候,各种信手拈来,融会贯通,不是他们日常所见的AI可以达到的。
  “嘶,这游戏的NPC也太智能了吧?”
  观看直播的王恋花也惊讶。
  他想,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进游戏看一下?
  这般想着,他打开了海豹游戏平台,搜索起了《梅里勇士》。
  ……
  望着莫晓晨离开,修女有些于心不忍。
  “使者大人,收这么多金币,你是不是太狠了?”
  “狠吗?不狠吧,你看他都答应了。”何时振振有词。
  “再者说,我刚借了钱,当然逮住肥羊薅羊毛了。”
  修女:“那您也不能逮住一只羊薅吧?”
  “也对。”
  何时承认自己太贪心了。
  他拿出迪魔金镣铐,往告示板走去。
  “我应该多找几头肥羊薅羊毛。”他说。
  何时蹲在告示栏下,视野之内,胖爷他们急匆匆的从远处大道上跑过来。
  他们围到何时面前,抬头看着告示栏。
  “嘿,还真和伪娘说的一样。”胖爷惊奇的说。
  “你才是伪娘呢,你全家伪娘。”在外面挤不进去的我要养猫说。
  “嘁。”胖爷挺一下胸膛,“我还需要伪吗?”
  众人:……
  大爷正坐在他们面前,挺起的胸膛似往大爷面前塞。
  何时不得不看着,忍不住说一句实话,“还是要伪一下的。”
  场面一时间安静。
  接着,现场,还有胖爷的直播间,爆发出一阵笑声,把树林里的鸟儿都震飞了。
  “哈哈,大爷也太为老不尊了!”
  “啊,别拦我,我要踹死他!”胖爷怒吼着,非要冲上来踹何时一脚。
  “胖爷,胖爷!”
  众人急忙拦住她。
  “这是一位大爷,大爷!你忘记你昨天撞倒一位大爷发生的事了?”
  “对,对,你难道还想和大爷谈人生,谈理想,谈到黑暗纪元去?”
  众人拉着她,好不容易把胖爷安抚下去。
  何时一本正经,十分无辜。
  他说:“我说的有错吗?明明大大咧咧像个男人,这性子不伪装一下,怎么像个女人?”
  “呃。”
  众人再次安静。
  片刻后,仁义无双说:“也有道理哈。”
  “敢情是我们想错了。”
  直播间的观众也纷纷说道:“是我们误会大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