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零二章 大爷心善

  不止她在听,莫晓晨直播间里的封棠等人也在听。
  他们这些搞艺术的,最喜欢听这些东西。
  “难怪《死神与骑士》有不同流派的痕迹,原来是巴伦早期作品。”
  “早期作品都这么厉害,那自成一派的《殉道者》岂不惊为天人?”
  “小莫,你快催催。”
  封棠说,“让他说说巴伦自成一派后的风格。”
  这对他们也是一种启发。
  奈何,拉夏这时住了口,不再往下讲了。
  他回到桌子后,轻轻地敲了敲,“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测试了吧?”
  过把瘾就行了,别把测试拖到晚上,到时候还得加班。
  “我…”
  苏小小想说自己是来看画的,但看到拉夏让她画图后,她选择坐下来。
  画画她可以应付
  最开始画苹果树。
  苏小小在绘画上缺乏天赋,但洞察力还是有的。
  她很快在背后画出来。
  拉夏不断升级题目,后面的更难,但苏小小依然做了出来。
  迷宫在她皱眉之间,掐着时间点过去了。
  至于马赛克,苏小小虽然没有全部还原出来,但八九不离十。
  “咦,还真出现一个厉害的玩家。”
  “膜拜大神,这也能完成?我看得都头晕,别说画了。”
  “6666,我服气了。”
  “咦?”拉夏也有了兴趣。
  他又拿出几张高难度的,苏小小完成度都在百分之七八十。
  最后,拉夏把一闪亮的小球穿在细绳上,让她一直盯着。
  苏小小很快双眼迷离。
  但她脑子里有一根弦,一迷糊,立刻绷紧,让她继续盯着小球。
  她就这样一直鞭策自己,让自己一直努力地盯着小球,一直到双眼发涩发干。
  “好了。”拉夏把珠子收起来。
  “你的天赋还差点儿,但胜在努力。如果你通过了原力测试,只要坚持努力,你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巫师。”拉夏说。
  “牛掰,终于有一位玩家通过了。”
  “就着还天赋差点儿。”
  “不容易啊。”
  “会不会是作弊,故意让她通过的?”
  “你二吧,这些题与前面的题不一样?再说,这么多人在监考,拉夏怎么作弊?”
  “不是,我的意思是她与拉夏谈那画,触发了某种条件,游戏作弊让她通过了。”
  巫师拉夏很快给了他们答案。
  “你的洞察力还可以,做什么的?”拉夏多问一句。
  大半天面试下来,只有这一位勇士通过了面试,拉夏不免有些好奇。
  “画画的。”苏小小说。
  “难怪。”巫师拉夏说道:“巴伦也是一位巫师。”
  “等你成为巫师后,可以到圣索伦当面向他请教。他现在是圣索伦的皇家顾问。”
  “他还活着?!”苏小小惊讶。
  “他还活着!!”
  莫晓晨直播间的钉子户们齐刷刷打出一行弹幕。
  在他们的共识中,一致认为《死神与骑士》的作者已死,这些画作是游戏工作室在哪个犄角旮旯掀出来的。
  现在巫师拉夏却告诉他们作者还活着,他们如何不惊讶。
  难道是真的作者,游戏工作室把他进行了艺术加工,放在了游戏中?
  还是游戏工作室对大师不敬,把他的作品按到了另外一个游戏人物身上。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这些画作正是游戏中巫师巴伦的作品。
  不过,所有人都没往那儿想。
  “当然。”巫师拉夏说,“巫师的寿命很长。”
  他告诉苏小小可以出去了,他还得继续面试后面的勇士。
  不过,苏小小不准备离开。
  她想呆在教堂里继续欣赏这些画作。
  在向修女保证她不会打扰巫师的面试后,修女们允许她留在教堂。
  苏小小离开了,但对于她的议论还在。
  “这巫师测试原来有人可以通过。
  “刚才赌的人呢,谁说没人可以通过的?”
  “你少在这儿放马后炮,刚才你怎么不下注?”
  当然,更多的玩家关注的是什么样的人才可以通过测试。
  在他们议论纷纷时,封棠道:“画画的人,在洞察力上是不弱。”
  “纯粹的细节观察,记忆、瞬时对比思考和还原能力,这些是画家所应具备的一种重要素质。”
  “对,同样的还有艺术设计、电影等行业的人。”另一位画家说。
  “还有建筑学家。”马达冒出来。
  他刚进来。
  围观的观众被他们这么一说,若有所思。
  “也就是说,这游戏里的巫师测试当真是在考察人的洞察力?”
  “那这样说的话,一些玩家面试不上也在情理之中。”
  “少叽歪,玩个游戏,选个职业,又不是当画家,考这些干什么,我看就是狗策划刁难人,水军别洗了。”
  带节奏的人立刻冒出来。
  直播间的观众一听乐了。
  “嘿,居然有人说封大是水军。”
  “哈哈,封大晚节不保。”
  “他晚节早不保了,年纪那么大还娶了个小娇妻!”
  节奏无处不在。
  “沃日,你这话说得。信不信,你绝对死在封大前头!”
  “那我也不会老牛吃嫩草!”
  这下直播间的节奏彻底乱了。
  唯一的好处是玩家们对游戏心平气和很多。
  他们现在明白,游戏不是不让玩家成为巫师,也不是凭运气让玩家成为巫师。
  它有一个标准在那儿。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标准为了什么,但看起来很专业,很高端。
  当然,问候设这标准的狗策划是在所难免的,反正他们已经问候顺口了。
  或许是苏小小带来了好运,又淘汰三四个后,一个男玩家成功通过了面试。
  不过,他的天赋比苏小小更低。
  莫晓晨在旁边问他,“你也是画家?”
  “当然不是。”
  男玩家站起身。
  “我记忆力天上就好,还有我平时喜欢玩连连看,大家来找茬儿。”
  作为经典游戏,这两种游戏在这个时代也有人玩,而且难度更高,图案更多。
  “我去,这也行?”
  “我现在就去玩。”
  ……
  巫师那边暂时稳下来,何时放下了一半的心。
  另一半的心被吊着,是因为猎魔人威廉的考核马上也要开始了。
  这时,何时已经按照威廉要求,把木桩栽在悬崖边,做成一排梳子木桩。
  这种木桩略细,只容得下半个脚掌。
  在几乎成一条线的悬崖边上,看上去同曲折的梳子差不多。
  当然,木桩也是分难度的。
  何时在直线悬崖上栽得略微密集一些,供给初学者试用。
  悬崖蜿蜒之处栽得稀疏,这是高段位玩的。
  在玩家的帮助下,何时迅速大功告成,所以他也不吝啬,免车费券又洒出去一些。
  至于啤酒就算了。
  让他们饮上几口,何时那一小橡木桶就得见底儿。
  胖爷他们忙完后在旁边歇着,看面试巫师玩家的热闹,等候猎魔人测试。
  “大爷。看不出您心还挺好。”她对何时说。
  “特意在悬崖边栽些木桩,怕我们掉下去?放心吧,我们没那么傻。”
  “呵呵。”
  何时一笑,去请猎魔人威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