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三章 猎魔人

  “女神,你这话也太伤人了。”何时说。
  他见女神往将要建好的建筑中走,正要跟上去,忽想到自己身上衣服还是原位面的,忙站住脚步。
  “他们看不见我们。”女神回头对他说,“另外,你可以叫我梅里。”
  他们走近神庙,工匠们当真看不见他们,从他们身体间穿过。
  进入神庙后,前面是一小花园,穿过花园是圣所。
  圣所同前世的教堂差不多,进去后,在教堂中央有立着神的雕像,雕像四位一体,有四个形象。
  居中的为一英气勃发的妇人,手持天平,象征着审判。
  左边为少女,无忧无虑,左手捏一棵药草,右手举着一根双蛇法杖。
  右面为一孕妇,双手平举,在为腹中的孩子祈祷。
  至于后面,则是一老妪,手里举着提灯,象征着智慧。
  “这是你?”何时来回打量,“不像啊。”
  “这只是信徒眼中的我。”梅里说。
  此时,神像下站着一少女。
  她上半身穿皮甲,下半身穿着长靴,短发,双手握着剑柄,轻吻剑柄祷告。
  “她父亲被树林里的奇奇摩杀死了。”
  梅里绕过少女,径直向前走去。
  “她前段时间去猎魔人学院上学,但因为体质缘故,难以通过试炼,被退了回来。”
  “猎魔人学院?”何时疑惑。
  梅里不答,又抛给他一段记忆。
  猎魔人学院是一所专门训练猎魔人的学校,专门猎杀那些突然出现在大陆上的怪物与恶灵。
  每年通过猎魔人试炼的人很少,因此在怪物和恶灵越来越多时,女神只能亲自谋出路。
  这才有了她与何时灵魂的纠缠。
  他们这时了圣所后面一间图书馆,书桌上有摊开的纸张与羽毛笔。
  “余下的事就交给你了。”梅里说。
  “成吧。”何时说话时底气不足。
  他玩过的游戏不少,但做设定之类的,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心里不免有些虚。
  “要不,咱们还是先用饭吧?”何时说。
  他们进来有一段时间了,有点饿。
  梅里摇头,“我们现在以神思降临这个位面,不需进食。”
  “我也是?”何时问。
  他以为他是第一个以玩家身份进来的。
  “当然,你现在也是神。我说过,我们灵魂纠缠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
  梅里说到这儿,觉着这话有点暧昧,于是住了口。
  她手一挥,一盘干面包,一盘烤马铃薯出现在面前。
  “你尝尝。”梅里说,好让何时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做好游戏设定。
  “就这些?”何时说。
  “这是信徒能拿的出来的最好贡品了。”梅里说。
  何时闻言不再说什么。
  他倒不是觉着寒酸,只是觉着太干了。
  他咬一口干面包,干之外,味道倒也还行,至于马铃薯,吃起来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何时这几天吃多了集团提供的口味永远不变的营养餐,早吃腻了,现在尝到这种返璞归真的食物,一时忍不住,两个马铃薯下肚。
  “玩家进来的话,可以尝到这些食物味道吧?”何时问一句。
  “当然。”梅里说,“除了身体由神力铸造外,他们几乎与这个位面的常人无异。”
  何时这下有了谱,提起羽毛笔,专心书写起来。
  既然这是个真实存在的位面,而且梅里在远离位面后神力有限,把他们精神传到这个位面,赐予他们身体已然不容易,所以,何时在沉吟一番后,把所有数据化的东西去掉了。
  打怪提升经验值,升级、技能点之类通通不要。
  但这样一来,何时又犯了难:打怪不能变强,那么玩家猎杀那些怪物的动力是什么?
  为了钱?玩家又带不出去,带出去也没用啊。
  “可以变强。”梅里说。
  何时抬起头,“你可以在他们打怪升级后,赐予他们力量?”
  若如此做,就又走向数据化的老路。
  不止如此,每个玩家的数值、公式设计,技能判定等,每种怪物提供的数值等等都要有。
  这样可就成为一个浩大工程了。
  纵然是神,若缺少系统辅佐,也会被烦死的。
  梅里摇头,这当然不行。
  “猎杀怪物时,锻炼的是他们的精神。一旦成长起来,日后怪物若入侵你们的世界,他们可以反抗。”
  在梅里看来,这相当于在游戏中,不带任何生死威胁的锻炼了人面对怪物的技巧与精神。
  在何时的世界,基因技术的成熟,让每个人的身体都趋近于完美。
  若精神上也变强,那么面对怪物入侵,将有更多活下去的机会。
  何时却摇头。
  玩家需要的是及时反馈,现实中身体变强什么的太虚了,在游戏前期很难吸引到玩家。
  “在你们的位面,人如何变强?”何时问。
  “在白霜教会入侵之前,他们都是普通人。”梅里说。
  这个位面虽然有精灵,地精,矮人,但他们与何时穿越前的古世界差不多,不存在法术。
  但在白霜教会入侵后,世界变的大不同。
  “天球交汇后,外界的混沌能量伴着怪物进入到我的位面。”梅里说。
  她将这种混沌能量称之为原力,而位面上的人们将之称之为法力。
  原力的本质为无序。
  伴着女神位面上的人们对原力的控制、镇压与利用,出现了三个职业:猎魔人、巫师与祭司。
  “等一下!”何时打断她,“猎魔人,巫师?”
  怪不得在刚听到天球交汇的时候,何时觉着这剧情有一点儿熟悉。
  现在一听到这两个名词,他全记起来了,这与他前世玩过的一款游戏里的世界几乎相差无几。
  梅里读到了何时的记忆,“我也不知你的世界为何会出现与我的位面痕迹。”
  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因为他们之间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梅里言归正传,继续说起这三个职业。
  “祭司不同于巫师和猎魔人。他的法力直接来源于原力,而祭司的法力则来源于梅里女神,也就是我。”
  既然位面上的人可以对原力进行控制、镇压和利用,梅里女神自然也可以。
  只不过,经过她对原力的控制与利用,祭司们得到的法力只能用于治疗,不能用于战斗。
  余下的两个职业中,猎魔人侧重于用身体战斗,只能用很简单的法术。
  巫师则主要控制、镇压和利用位面上游离的法力,用法术战斗。
  何时也暂时撇去记忆,专心到游戏策划中,“两个职业全部与猎杀怪物无关呀。”
  “不,他们晋级的途径是一致的。”梅里说。
  无论猎魔人,还是巫师,他们若想晋升,必须猎杀高一级的怪物,用怪物身体某个部位炼制魔药服用。
  不同的魔药配方,将为玩家带来不同的晋升途径。
  “此外,由于怪物身体中残存着原力,在死后还会保存怪物自身特性,因此他们的皮毛、骨头,甚至毒腺等都是猎魔人、巫师法杖、长剑、铠甲、长袍等武器的原材料。”梅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