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四十二章 倾巢而出

  何时与郡长站在神庙前面聊天。
  最近,在附近海域出现一些水鬼,让镇上的百姓不敢去捕鱼了。
  郡长来请何时,让一些玩家去帮忙。
  当然,最关键是出现一头蜻蜓怪。
  “昨天,老邦特的儿子就被拉到水里去了。”郡长叹一口气。
  何时点头,他昨天略有耳闻。
  不过,对于这头怪物,猎魔人大师威廉也觉得棘手。
  这头怪物在海里,不是在陆地上,而且很大,对付起来不那么容易。
  何时只能说尽量。
  毕竟,玩家的智慧是无穷的,或许他们可以想到更好的办法。
  譬如,炸鱼?
  当然,让巫师拉夏出手也不错。
  但巫师拉夏坚决不去。
  这老滑头说他晕船,傻瓜才信,他只是觉得漂浮在船上,不如在陆地上来得踏实。
  郡长也知道让何时他们对付蜻蜓怪有点强人所难。
  他点下头,“就按你说的办,我去请示领主,希望我们吝啬的领主可以出一部分赏金。”
  保护领地之民不被侵犯,这是领主的责任,也是一名贵族应尽的义务。
  当然,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只是领主们口头上说的。
  在这个大陆,有时候领主就是侵犯领地之民的人。
  古德温伯爵虽然不是太坏,但也好不到那儿去,让他出钱作悬赏,郡长觉得很有难度。
  再者说,这些赏金,超过海边小镇一年上缴的税钱了,伯爵十有八九不会答应。
  正在郡长为难时,许多玩家从神庙钻出来,还有一些玩家从梳子木桩跳下来,吵嚷着什么。
  何时疑惑。
  他拉住一个人,“你们干什么去?”
  “救女王!”
  “女王怎么了?”
  “女王被胖伯爵囚禁到高塔里了。”
  这位玩家说罢,挣脱何时,向前面赶去,“兄弟们,等等我!”
  “胖伯爵?”何时看郡长。
  郡长一头雾水,“伯爵是挺胖的,但女王…”
  他记起了什么。
  这几天,勇士们全在传王城剧变,所以他略有耳闻,现在…
  “不会吧,伯爵也背叛女王了?”他不敢相信。
  “我去看看。”
  何时让郡长放下心,“现在勇士正缺金币,少点也会有人接任务的。”
  他主要担心玩家们搞不定。
  郡长呆在原地,也不知道听懂何时的话没有。
  何时走到悬崖边,见玩家们陆续从镇子上钻出来,吵嚷着在山坡上集合。
  “后宫一团的,集合了,咱们有马车!”黑白警长吆喝着。
  这俩孙子居然公器私用。
  何时得扣他工钱。
  “后宫二团的!”
  “后宫三团的!”
  “国王团的,来集合了。”胖爷也在其列。
  何时脸上表情五味杂陈。
  这厮对药草试炼不如怀念熊上心,主张歇一天,试炼一天。
  这样可以空出一天时间玩游戏了。
  当然,这不是问题。
  毕竟,不是所有玩家都像怀念熊那么自虐,可以忍受痛苦,间隔一天也不错。
  何况,胖爷如果每天药草试炼,守在院子里玩家的耳朵也受不了。
  问题是胖爷这厮是女的,居然起了个国王团,这不是找抽么。
  果然,很快几个后宫团就对国王团有了意见,“胖爷,你是姑娘,你当个屁的国王。”
  胖爷挺胸,抬头,“谁说女的都不能当国王了?”
  几个后宫团的纷纷点头,“你平胸,你有道理。”
  一团长笑,“胖爷当国王也成,咱们当谁的后宫不是当?”
  “哈哈。”
  黑白警长招呼,“别笑了,女王还在高塔上受苦呢!”
  他振臂一呼,“杀胖子,救女王!”
  他们呼喊着,逐渐远去了。
  后面,紧跟着猫帮和狗帮。
  这俩帮派也有马车,不是收尸车,而是他们自己凑金币买的。
  没办法,狗帮和猫帮的人太多了。
  他们一人出一银币,加起来也够买马了。
  猫狗又是死对头,少不了相互竞争,在各方面压对方一头,所以一方有车,另一方也有车。
  也是因为人多,所以车坐不下,只能一群人做,一群人在后面跟着。
  狗帮头领没人权,自然在后面跟着。
  至于猫帮头领,猫大师现在还没进游戏呢。
  “这一群不务正业的。”何时觉得还是怀念熊像个玩家。
  他虽然成为了猎魔人,但训练依旧在继续,一刻也不放松,就这会儿,还在走梳子木桩。
  怀念熊现在所在的梳子木桩,不同于玩家抉择之路的梳子木桩。
  他的木桩是加料的——加了风车、钟摆与沙袋。
  不止如此,怀念熊现在上面练习的不是走路,而是跳跃。
  换言之,怀念熊在木桩上跳跃的同时,还得想方设法避开钟摆与沙袋的袭击。
  “注意转体,对,手腕灵活,灵…见鬼,这已经是你第三次被风车缴械了。”
  猎魔人训斥的声音不时地传来。
  现在只有怀念熊一个人成为猎魔人,所以威廉大师也只有这一个学生。
  不,仔细来说,还有一位学生——莱娅。
  虽然没有通过药草试炼,但成为猎魔人一直是她的愿望,因此她也跟着学一些猎魔人剑术。
  这时,是否经过药草试炼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怀念熊训练时间不及莱娅长,但在木桩子上跳跃时,平衡,敏捷,远超莱娅许多。
  何时这边刚夸完怀念熊,那边怀念熊从木桩上跳下来。
  “大师,我请假。”
  他擦了擦汗水,“我得去救女王。”
  “女王?”
  猎魔人疑惑,望何时这边一眼。
  “女王被古德温伯爵囚禁了,我得去救她。”怀念熊跳上自己的马车,追胖爷去了。
  何时在后面喊一句,“你们这是公车私用,这月扣五分之一薪水!”
  怀念熊摆手。
  他直播间内,现在已经有许多富豪出手打赏,让他去救女王了。
  这五分之一薪水,洒洒水了。
  猎魔人威廉也由他去了。
  “我就知道,信仰太阳神教的人都不靠谱。”
  威廉说话的同时,不忘瞥正在教导学生的巫师拉夏一眼。
  巫师拉夏眼皮抬也不抬。
  他同意威廉说的,因为他是太阳之神的仇敌——黑日教派的信徒。
  不过,他手下的几个学生也蠢蠢欲动。
  “我劝你们死了这条心。”巫师拉夏说话慢条斯理,“一个法术也用不出来,你们去是送死。”
  梳子木桩上,耗子帮的人在窃窃私语后,也不再练习,坐上收尸车去了。
  “哎,你们也去?”何时惊讶。
  说好的专业,说好的冷酷呢,怎么也去凑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