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八十四章 乡巴佬

  何时见这位伯爵往城外去了。
  不知道他们大张旗鼓地去做什么。
  待骑兵消失在视野外,何时告别草药师,去见了书商。
  他在书商那儿又订了一批梅里卡。
  最后他又去买了几把剑,丢到牛车上。
  现在神庙什么都缺,铁匠铺产能也不足,何时能赚一份是一份。
  等他把一切置办好,出了古德温城堡,穿过维托小镇时,被路边发生的事儿逗乐了。
  那些复活的玩家,此时被一群士兵押着,站在路边。
  “说!”
  一头目挥一下鞭子,在空中打响一朵鞭花。
  “谁!你们谁昨天打了他,还抢了他金币?”
  头目手指着有俩黑眼圈,被打成了猪头,头上缠着绷带的士兵。
  玩家中的小狮子皱眉,他明明抢的是银币,哪有什么金币。
  “不是…”
  小狮子刚要问,被仁义无双踹一脚。
  “什么?”
  头目看着小狮子。
  小狮子眼珠子一转,谄媚地笑:“长官,我说不是我们做的。”
  “不是你们做的?”
  头目一脸威严,“好,我让他指认,要是被认出来,你们所有人全得被吊死!”
  何时勒停牛车,准备收尸。
  牛车起步价两铜币,可不管离神庙近不近。
  而且被吊起来后,是不能原地复活的,因为复活了还得被吊死。
  也就说,他这钱赚定了。
  然而,猪头士兵在玩家面前走来走去,就是指认不出打他的人。
  “怎么?”头目看着他。
  “打,打我的那女的不在这儿。”猪头士兵说。
  “你头被打坏了?你可以污蔑他们呀。”何时在旁边建议。
  玩家们全翻白眼,“大爷,把我们吊死,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们说呢?”
  “我去,大爷,你好黑心。”玩家们纷纷向何时竖中指。
  “肃静!”
  头目挥一鞭子,回头瞪何时一眼,“有你什么事儿?一边玩儿去。”
  何时不说话,玩家们抢答,“先生,他在等着为我们收尸呢,你们要吊死就快点。”
  “对,我赶时间。”何时说。
  头目懵了,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你们来自什么地方?”头目问。
  “海边小镇。”何时说。
  玩家们也一起点头。
  “原来是一群乡巴佬。”头目不屑地说。
  他回头问猪头士兵,“你真认不出来?”
  “我的太阳,我昨天晚上喝醉了,被打之前,就认出一个姑娘。”猪头士兵说。
  “好吧。”
  头目回头看着这群玩家,“算你们走运,这次放过你们。”
  他只是一个士兵,真要送这些人上绞刑架,还得经过法庭审判。
  不过,吓唬他们一番还是可以的。
  “我警告你们这些乡巴佬,最好让你们那只管娘们生孩子的女神保佑你们不要被我抓到把柄,不然我要把你们通通送上绞刑架!”
  “长官,我有个问题。”小狮子举起手。
  “说!”
  “您是同性恋?”
  头目下意识后退一步,“我只喜欢女人!”
  “那您太太以后生孩子吗?”
  “当然。”
  “那您得小心以后您儿子生下来没**。”小狮子说。
  头目闻言,怒不可遏地抽出长剑,“你敢诅咒我!”
  “不是,我是提醒你,现在你这么取笑女神,当心自己生儿子的时候缺一些东西。”
  “哼。”
  头目不屑,“我们的太阳之神会保佑我的。”
  “倒是你们,最好别被我抓到把柄。”
  头目指着自己的双眼,“我会盯着你们的。”
  玩家们无所谓。
  他们死都死不了。
  又被头目训几句话后,他们就被允许离开了。
  何时没看到热闹,悻悻然地赶着牛车启程,赶回海边小镇。
  中途,何时任由老牛走着,自己退出游戏用饭。
  也就在这时,他被女神告知出了怀念熊这么一位玩家。
  至于仁义无双这些玩家,他们分散开,各自找地方打听巫师拉夏的消息去了。
  ……
  胖爷直播间,今天的直播标题是:直播变成手办第一天。
  至于直播内容,变成了巫师拉夏的日常。
  刚开播,胖爷的直播间就涌进来一大批观众,人气一度高过怀念熊。
  这些观众期待镜头里再冒出一些福利。
  然而,巫师拉夏年纪大了,身子经不起折腾。
  从早上开始,他就一直呆在书房,不断地翻阅着书籍。
  还有就是不断地去方便。
  直播间的观众们严重怀疑,这位巫师的前列腺不太好。
  在外面有动静时,拉夏又出去一趟,回来后就在端详胖爷。
  “完了,要调教胖爷了。”一观众说。
  胖爷也担心起来,她已经准备好断线了。
  巫师拉夏用手摩挲着水晶,最后直起身子,用手杖向胖爷轻轻一点。
  耀眼的白光闪过,胖爷出现在镜头中。
  “来了,来了,调教开始了。”
  “胖爷,坚持住,我相信你可以反调教这老头的。”
  “哎,胖爷,这老头好色,你可以色诱完成任务呀。”
  “你别说,这是个好法子。”
  “去,一群畜生,胖爷是随便的人?”胖爷说。
  “对,胖爷随便起来不是人。”
  直播间的观众回应。
  拉夏戒备地看着她,“你在和谁说话?”
  “一群畜生!”
  “畜生?”
  拉夏回头,环顾四周,“我怎么看不到?”
  “哦。”他明白过来,“敢骂我是畜生,看来你吃的苦头还不够。”
  胖爷忙摆手,“不,不,导师,你误会了,您不是畜生。”
  拉夏懒得再理这茬,他急于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
  “你们是什么人?”
  “梅里勇士。”胖爷骄傲地说。
  “梅里?”拉夏更糊涂了,“神庙派你们来这儿的?为了什么?”
  难道神庙发现他的身份有问题了?
  “请您当我们的导师呀。”胖爷说。
  “什么?!”
  拉夏合不拢嘴。
  “请您当我们的巫师导师。”胖爷一本正经,“教我们巫术。”
  拉夏不说话,上下打量着她。
  许久后,他乐了。
  “你笑什么?”胖爷问他。
  “想不到,梅里的勇士居然请太阳神庙的巫师当导师。”
  他绕着胖爷转一圈,“黑暗纪元中,不知多少巫师命丧神庙之手,你们居然请巫师当导师。”
  “什么黑暗纪元?”
  知道这些人不是冲着自己身份来的,拉夏懒得再说话。
  他挥一挥手,用手杖刚准备把胖爷变回雕像,又饶有兴趣地停下来。
  他用手掌前端的水晶抬起胖爷下巴,慈祥地问:“想不想活命?”
  “要调教了。”
  “胖爷要下海了!”
  “卫生纸已经准备好。”
  “呸。”
  胖爷唾弃这些直播间观众。
  不料,拉夏误会了。
  “哼,脾气还挺倔。”他手一挥,“我等你回心转意。”
  “不是,哎,我不是唾弃你,唔…”
  胖爷又成了手办。
  “哈哈,活该,让你唾弃我们,被制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