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七十二章 赎罪券

  滥杀无辜,奸**女,诱拐儿童等重罪,在何时制定的《梅里法典》中将被梅里女神直接制裁——禁止登录游戏。
  对于别的罪行,譬如盗窃,抢劫,诈骗、传销等。
  何时主张把玩家与土著同等对待。
  也就是说,玩家在被法律制裁时,必须要达到一个条件:
  玩家必须经历了王国或神庙审判,被定了罪。
  具体到小狮子身上。
  如果士兵不报案,警察不捉住小狮子,小狮子就不会被定罪。
  “如果一些作小恶的玩家不被抓到,咱们真就不惩罚他?”梅里女神问。
  玩家们的身体是梅里女神给的。
  她只要有神力,可以查看任何玩家的活动轨迹,自然可以知道凶手是谁。
  “当然要惩罚,咱们可以发布悬赏任务,让玩家去抓。”
  这样玩家就有任务,有目标去忙了。
  “万一他们也抓不到呢?”女神说。
  “不要小看玩家。”
  何时提醒梅里女神,“不要忘记,你的世界有巫术。”
  梅里女神的法术里就有时间回溯。
  想要抓到犯罪的蛛丝马迹,很容易。
  如果真的抓不住,累犯不止,神庙再出手也不迟。
  “我们不是保姆,不一定要面面俱到。”何时说。
  定罪后,玩家面临的自然是惩罚。
  重罪将被禁止登录游戏,这自不用说。
  关键在罪不至死的惩罚中,何时即便再主张把玩家与土著同等对待,也得结合实际:
  让玩家坐牢不现实。
  何时在这儿引入了赎罪券。
  赎罪券,顾名思义,玩家要用金币为自己的罪行恕罪。
  在盗窃,抢劫,诈骗中的非法所得,将全部用于恕罪。
  倘若在犯罪过程中伤到了人,造成别的损失,还要额外恕罪。
  此外,在游戏中,玩家被王国法律惩罚后,如果罪轻,神庙将追加处罚。
  譬如,如果玩家抢了一贵族一千枚金币,给了别人,然后自己被贵族抓住了。
  贵族追查不到自己的金币,只能把玩家杀了泄恨。
  在这里,死亡对玩家来说是很轻的处罚。
  这时,玩家如果想复活,必须用一千枚金币向神庙购买赎罪券。
  玩家不归还,不上线,同伙则必须向神庙购买所得赃款相应数目的赎罪券。
  否则,神庙有权利强制收回同伙非法所得。
  梅里女神在旁边看着。
  “你别说,看到你制定的《梅里法典》,我有点儿期待勇士去抢贵族金币了。”
  “你真的是女神,不是穷神?”何时问。
  他觉得梅里穷神更贴切。
  梅里神庙现在可真的是债台高筑。
  何时只能想这些办法,既惩罚人,又能捞金币了。
  何时根据《梅里法典》,洋洋洒洒制定了许多条文,一直忙到深夜都不觉得累。
  ……
  游戏中,玩家们出了镇子,上到山丘上。
  山丘上种着农作物,在夜风下发出沙沙的声响。
  不经意间的回头望,玩家们惊呼起来。
  远处的湖面平如镜,天上繁星倒映在湖面上,竟让人分不清谁是湖中倒影,谁是天上繁星。
  尤其位于湖上的城堡,黑影中如坐落在星空之上。
  “哇!”
  “好漂亮啊。”
  “美极了。”
  “这城堡应该改名星空之堡吧。”
  “截图,当壁纸了!”
  “游戏团队也太有心了。”
  “现实中都见不到这么美的景色吧,我醉了。”
  玩家们坐在田埂上,静静地望着这一片星海湖,舍不得回头。
  偶有波纹泛起时,星辰摇晃,如梦似幻。
  “我说。”小狮子开口了,“这里好美呀。”
  “是啊。”
  胖爷点头。
  “我决定了,我要挣好多金币,争取在这儿买一套房子!”
  仁义无双站起来,豪迈地拥抱着这个世界。
  “倘若有一天,游戏玩不下去了,把这儿当作一个散心的地方也挺好。”
  “我也要。”小狮子站起来。
  “想一下,六十岁以后,我们劳累归来,躲进游戏里来到这儿,饮一口酒,吹一吹风,看一眼星空,再多的疲累,再多的不顺心也会烟消云散的。”
  “我们一起。”胖爷说。
  她望着湖光,展望着未来。
  “约上三五个好友,不时来这儿喝一顿酒,尝一顿美食,何等幸事!”
  经他们这么一说,众人开始畅想那惬意的未来。
  少了蜂巢蜗居的逼仄,少了大都市的喧嚣,少了一天说不了几句话的寂寞。
  他们可以看山,看海,看湖,看漫天星空,看日升日落,看山野花开。
  不用整天面对单调的蜂巢建筑。
  “那样的生活,可真好啊。”
  直播间的观众,在弹幕上缓缓地打出一行字。
  “是啊。”人们说。
  胖爷人气颇高的直播间,在这时少了很多弹幕。
  许多观众也都陷在那美好的未来不可自拔。
  这时,玩家中冒出一位不合时宜的。
  “万一游戏关服了怎么办?”饭祷爱问。
  胖爷他们回过神,一挥手,“揍死这丫的。”
  玩家们一拥而上。
  直播间的观众加油助威,顺便让胖爷替他们多打几下。
  “哎呦,疼,真疼。”
  饭祷爱捂着头,等众人住手后才放下来。
  “我这是先你们之忧而忧。这游戏,一看投资就很大,要是不回本,工作室破产了……”
  他后面的话不说,众人也知道什么意思。
  “说得也是。”小狮子点头。
  “这游戏怎么还不开充值渠道,我还想氪点儿时间支持他们呢。”他说。
  “对呀,我现在捉襟见肘,猫的小鱼干都快买不起了。”
  “我已经买不起了,今天我分明看见我的指引者在鄙视我。”
  “身为猫奴,不能让主子衣食无忧,我失职呀。”
  “怪只怪狗策划,不开氪时间渠道。”
  “对,狗策划。”
  ……
  正在查找资料,撰写法典条文的何时打了个喷嚏。
  他抬起头,疑惑地问:“谁在骂我?”
  梅里女神摇头,她正沉迷于《洞中人》不可自拔。
  “这游戏真挺不错的。”
  梅里女神问何时,可不可以把这游戏放到《梅里勇士》中去,让梅里大陆的人也见识一下。
  在梅里女神信仰体系中,人死后会去往安乐乡。
  洞中人的洞外,与安乐乡有异曲同工之妙。
  “别,最多把文本翻译过去。”何时说。
  他才不给自己自找麻烦,何况那样会不伦不类。
  女神:“你写?”
  “不,柏拉图写。”何时说。
  《洞中人》的哲学观,与他前世的先哲柏拉图《理想国》理念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