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四十四 血染石桥

  玩家们欢呼着,向维托小镇冲去。
  维托小镇的镇民起初不以为意。
  几辆马车而已,不至于让他们惊慌。
  但在这些车停在城堡前,见人不断地从车上下来后,镇民们呆住了。
  守在城堡前的士兵则从散漫,变得如临大敌。
  城堡的大门里面,立刻涌出一队士兵。
  治安官从门里走出来。
  “狗屎,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你们聚在这里做什么?”
  治安官质问众人。
  在见到他们身上全背着剑以后,他也握住自己的佩剑。
  “我们是来救女王的!”
  “对,把女王放了。”
  勇士们七嘴八舌,一点儿也不害怕。
  “殿下在城堡里休息,她不是你们这些人可以打扰的!”治安官不客气的说。
  “胡说,女王明明被你们伯爵抓起来了。”
  “见鬼,你们在胡说些什么!”
  治安官怒了。
  古德温伯爵囚禁女王的消息被封锁得很好,这些人怎么会知道。
  “兄弟们,不必多说,冲进去救女王了!”
  “慢着!”
  胖爷挥手拦住他们。
  他们得先把指引者送到安全的地方。
  这时,黑警长也复活了。
  他从车厢里跳出来,手里拿着吹箭,“都让开,先让我试试这武器!”
  说着,他把树枝放在唇边。
  噗!
  毒针并没有射出来。
  吹箭也得需要肺活量。
  但这成功把治安官惹怒了。
  他手一挥,“见鬼,他们居然有林地矮妖的毒箭,把他们抓起来!”
  话音落下,他拉响旁边警报。
  玩家们见士兵们要动手,也不再客气,向那些士兵冲过去。
  一时间刀光剑影。
  结果是玩家们一面倒。
  古德温伯爵手下的这些士兵,即便不是兵油子,也是训练过的。
  不是玩家们混混打架的招式能比的。
  他们进退有度,相互之间还有配合。
  更不用说,他们身上还有铠甲了。
  几乎一瞬间,士兵们就把玩家们压了回去。
  鲜血不断,把桥头溅红了。
  “靠!”
  胖爷后退一步。
  这些士兵势大力沉,玩家们毫无章法,毫无配合,根本招架不住。
  胖爷他们公会的玩家,近些天在围剿孽鬼的时候,有过一些配合。
  但与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胖爷一个不小心,被大肚子的治安官,一剑插进了心窝。
  “菜,太菜了。”
  直播间的观众见了这一幕,不忍再看,“这菜下饭的可以把人撑死。”
  好在,这时怀念熊同耗子帮的人也到了。
  怀念熊提剑上前,瞅准时机,一剑向治安官胸口刺去。
  治安官试图格挡。
  不等挡住,怀念熊脚步上前,手握半剑未开刃部分,上前一提。
  剑刃直接抹过治安官的护腕。
  幸好有护腕,治安官才躲过一劫,不然,他的手腕必然见血。
  即便如此,他的剑也被怀念熊向后一拉,卡着剑格缴了他的械。
  “我去!”
  “念神牛掰啊。”
  “不愧练过的。”
  一套动作下来,干净利落行云流水,,剑掉在了地上,治安官才惊醒过来。
  “猎,猎魔人?”他语气中有惊讶,也有几分厌恶。
  怀念熊也惊讶。
  他刚才的动作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同在木桩上对付沙袋差不多。
  对人还是第一次用出来。
  玩家们见此,振奋起来。
  他们呼喊着,再次杀上前。
  乱拳尚且能打死老师父,遑论悍不畏死的玩家了。
  他们一拥而上,还真杀了几个士兵。
  只不过,他们死的更多罢了。
  城堡里又冲出一队长矛兵,向桥头支援过来。
  耗子帮的众人对视一眼后,提着剑也加入战斗。
  相比于玩家们的杂乱无章,他们的配合更有层次,而且有序得多,大大缓解了玩家们压力。
  “见鬼了,这些人都疯了!”
  治安官侥幸活下来,退到了士兵后面,“你们挡住他,我去报告伯爵。”
  他快步离开了,留下士兵们努力顶着。
  镇子上,所有的镇民都出来了,惊讶地望着面前这一幕。
  他们傻眼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有一堆人去强闯城堡。
  不过,镇民们并没有上去帮忙的打算。
  他们被领主逼得已经活得很艰难了,就不必去为自己找不自在了。
  耗子帮的成员不少。
  虽然长矛兵借着长矛,为他们造成不少麻烦,但还是很快被他们攻破了。
  何时趁机赶着牛车出现在石桥旁边,为那些已经死去的玩家收尸。
  石桥虽宽,但玩家们更多,不是所有人可以挤到前面去的。
  一位在后面加油呐喊的人,在见到大爷后,惊讶了,“大,大爷,你什么时候来的?”
  “早来了,就等着为你们收尸了。”
  何时把尸体丢进牛车,顺便催促一句,“你别喊呀,快冲上去,死了我还收尸。”
  “你大爷!”
  玩家向何时倒竖大拇指。
  哒哒。
  玩家们正杀得四起,从城堡里杀出一队骑兵,直奔玩家们而来。
  骑兵的冲击力不是开玩笑。
  在他们的冲击下,耗子帮成员之间的阵型很快被冲乱。
  一些玩家躲闪不及,被骑士一剑穿胸而过。
  其余的玩家,不是被马蹄践踏,便是被骑士的长剑刺死了。
  何时见机不对,赶忙拉着尸体撤退。
  至于留下的尸体,就让他们在石桥上躺着吧,待会儿再收。
  在骑士的帮助下,石桥上的玩家很快被肃清了。
  只留下一个人——怀念熊。
  因为他在梳子木桩上常躲沙袋与钟摆,所以刚才躲过了骑士的冲击。
  不过,他并不好受。
  一连串的躲闪与格挡,让他气喘吁吁。
  此时,所有骑士面对他,他凶多吉少了。
  “你是谁?”
  骑士们分开一条道,古德温伯爵走过来。
  怀念熊不答。
  他举起手中剑,“叛徒不配过问我的姓名!”
  他踏前一步,身子纵跃,试图一剑刺中古德温伯爵。
  杀不死他,让他受个伤,怀念熊也是赚的。
  然而…
  怀念熊望着插入胸口的长剑,慢慢地倒了下去。
  “哼,不自量力。”
  古德温伯爵收起带血的长剑。
  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论杀人技,他一点儿也不差。
  “查清楚他们哪儿来的。”古德温伯爵吩咐手下。
  治安官跟在他身后,忙答应一声。
  至于怀念熊。
  他点击神庙复活后退出游戏,“兄弟们,我刚才的回答帅不帅?”
  “话说得挺硬气,就是吧…”
  “亏你是猎魔人,居然被人一剑杀死了。”
  “猎魔人的脸被你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