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五十七章 建筑学家

  游戏中,公告板前。
  见玩家一起点头,何时尴尬。
  他不贪财,只是神庙现在欠着不少外债,他也有压力。
  再者说,这迪魔金镣铐只有一个,给了胖爷他们,万一别的玩家抓住拉夏呢?
  所以,还是租最合适。
  问心无愧的何时挺直腰背,“你们租不租?”
  “租!”胖爷说。
  不租,他们哪有能力把巫师拉夏活着带回来。
  “租的话,一个小时一个银币。”何时说。
  众人惊讶,“这么贵?!”
  “这任务不止你们去做,别的勇士也要做。当然要贵点,以免被一个人整天拿在手里。”何时说。
  “你说的有道理。”胖爷说。
  “是吧。”何时得意。
  他觉着自己太聪明了,既可以把巫师拉夏带回来,还可以挣银币,两全其美。
  “那我们能不能把巫师拉夏抓住以后再租?”
  胖爷提出另外一个方案,“这样,哪伙人抓住了巫师拉夏,哪伙人租!”
  “哎,这个主意更好。”玩家们一致同意。
  巫师拉夏又不是傻子,会乖乖地让玩家把迪魔金镣铐绑到手上、脚上。
  当然是把他制服了,玩家们才能用上迪魔金,让他在被押来的路上不作乱。
  而现在的难题正是怎么制服巫师拉夏。
  这个相对的要花更长时间。
  “大爷,你看这主意成吧?谁成功抓住拉夏谁用镣铐,谁也影响不了谁。”胖爷说。
  “这…”
  何时懊悔不已。
  百密一疏啊,群众智慧果然无穷,这主意都想得出来。
  “这主意你要不答应,那借此牟利这罪名你可就坐实了。”胖爷又补一句。
  “成吧,我租。”何时说。
  人要有长远目光,不能计较一时得失。
  帮助他们把巫术拉夏请回来,才最符合何时利益。
  现在不到中午。
  胖爷他们在告示板前商量一番后,决定兵分两路。
  我要养猫与几个休闲玩家在镇子上建猫粮小馆。
  胖爷带人去古德温城堡外的高塔,暂时不动手,先观察一番。
  倘若能动口就把巫师拉夏请过来,更好。
  他们原打算步行去的,但何时是谁,他能错过这么好的赚钱机会?
  于是,牛车启程,一人六个铜币的优惠价,带着众人向古德温城堡走去。
  ……
  在海豹微博上,莫晓晨上发布的游戏截图依旧在发酵。
  在苏小小转发,一些画家对截图中的几幅画作不吝溢美之词后,这些截图开始在圈子里流传。
  渐渐地引起一些热度,但还不够进入大众的视野。
  一直到业内大佬,知名画家封棠加入进去,转发并点评。
  “这些作品的绘画技法、构图,甚至线条组合与透视原理,都值得借鉴与学习。
  尤其《死亡与骑士》这幅铜版画,自由轻松的画面语言,充满故事的画面,值得研究。”
  封棠认为,“截图上这些画作自成一派,主题也以宗教为主,应当出自古代大师之手。”
  他这番话,一时卷起千沉浪,整个圈子都沸腾了。
  许多艺术家冒出来,在微博上转发、欣赏和点评。
  然而,这些画作、艺术品,他们越来越心惊。
  根据他们入微的观察,这些铜版画,雕塑,绘画,不是一家的流派与风格,而是多家。
  在一些画作中,在找到前面画作痕迹的同时,还可以找到别的流派的痕迹。
  这些痕迹在告诉这些业内人士,流派不止他们见到的这些,还有别的流派不为他们所知。
  “这感觉,就像一座新的艺术大殿的大门,在缓缓地打开。”封棠说。
  这座大殿里,有许多与世界现存的风格、流派截然不同艺术流派,在等待他们挖掘。
  说了这么多,封棠最后问出一个关键问题。
  “这座大殿从哪儿冒出来的?”
  现在社会温饱解决,人们寿命绵长后,所有人都开始关注精神生活。
  上层集团钟情于曲高和寡的音乐会、雕塑、古董、绘画等艺术品。
  下层六十年无忧的人,则钟情于电影、游戏、流行音乐等雅俗共赏的艺术。
  这导致这些艺术行业在上世纪末迎来爆发式增长。
  这也是《安魂曲》,还有这些艺术品,在微博上得到快速传播的原因。
  喜欢音乐,懂得鉴赏艺术品,喜欢艺术品的人太多了。
  与受众相伴的是,各个艺术流派的都得到了充分发展,被世人所熟知,鲜有被埋没的。
  换言之,在这样的追捧下,不可能有艺术流派,现在还不被人所知。
  那么,这些艺术品从哪儿冒出来的?
  难道是挖到了某个古代遗迹?
  也不像啊。
  这时,又有一位名叫马达的建筑学家在微博上冒出来。
  不同于上述提到的艺术家遍地走,建筑学家在这个世纪已经没落了。
  这个世纪,在建筑学上,更多的是建筑复制家。
  因为不仅是集团上层需要,大爆炸的人口也只需要一种建筑——蜂巢建筑。
  其他建筑,大多是在蜂巢建筑上的变种。
  有人曾讽刺建筑学,说不知道怎么设计建筑?去野外找一蜂窝就知道了。
  当然,这话只是调侃的话,因为现在的野外,蜂窝已经很难见到了。
  唯一与稀有动物同样稀有,配得上建筑学家称号的人,一般只为集团上层服务。
  建筑学家们,为这些时间充裕的人,设计他们的住宅、歌剧院、博物馆等等。
  所以这些名副其实的建筑学家,一般都有真材实料。
  马达转了那张神庙的图片,“没人注意到这座建筑?”
  “在这座建筑上,我们可以看到各种自然形态事物的表达。在立面,大大的花窗令人耳目一新;建筑内部,一排排柱子宛如向天国生长的植物,秩序井然,恢弘而大气。”
  “当然,最让我喜欢的是它的蛛网肢肋顶,有一种天堂般高远莫测的玄妙和神秘感。”
  马达连发三条微博,最后终结道:“从古至今,在我所知道的建筑中,从来没有这样的风格。”
  得,又是一种新流派与新风格。
  现在这些艺术圈内的人,还有吃瓜群众,特别想知道,这些艺术品与建筑从哪儿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