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六十章 卖任务

  “这…”
  正摩拳擦掌的玩家们一怔。
  这些怪物也太会审时度势,见风使舵,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他们严重怀疑,游戏不止为土著们上了智能,为这些怪物也上了智能。
  直播间内,观众们被怪物的转进如风给逗乐了,为怪物配起了音:
  “对不起,打扰了。”
  “你人多,你厉害。”
  “沃日,这些人类扮猪吃老虎,太可恶了!”
  “惹不起,惹不起,兄弟们快走,咱们被埋伏了。”
  “怪物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最后,他们还唱上了。
  “这是林地小矮妖。”
  何时把陶罐放进车厢里,小布袋放到牛车上。
  “他们不如孽鬼灵活,但擅长用吹箭之类的工具。他们更残忍……”
  何时目指脚下的马尸,“栽倒他们手里,会被啃的只剩下骨头渣。”
  何时让玩家们去找找马车主人的尸体。
  “马车不会自己跑到这边儿来。”何时说。
  “有道理。”
  胖爷让众人在马车四处搜寻。
  彼此之间的距离又拉的不太远,不给林地小矮妖偷袭他们的机会。
  很快,一位玩家在一大树下找到两具尸体。
  或者,叫两具白骨来的更贴切。
  他们的衣物被撕碎了。
  分不清谁是车夫,谁是马车主人,散落了一地,找不出值钱的东西。
  不过,有玩家倒是在旁边草丛里捡到一枚金币,几枚银币,还有一铜戒指。
  玩家把金币丢给胖爷,这算他们公会的共有财产。
  “见者有份啊。”何时补一句,“我也有出力。”
  “呃。”众人看着他。
  直播间的观众乐出声,这大爷真成玩家了,居然同玩家分金币。
  “成。”胖爷说,“大爷,你要这么说,那酒…”
  “那算了。”
  何时摆手,铁面无私,“我身为神职人员,怎么能要你们钱。”
  一个金币多,众人一分,到手还不够一个银币。
  而这罐葡萄酒,至少就值一个金币。
  何时这账还是能算明白的。
  胖爷眼珠子一转,似乎这酒更值钱。
  她坚持:“大爷,你刚才说得对,见者有份,这钱一定要分。”
  “不行!”
  何时板着脸,“休想贿赂我,我是个正直的人!”
  “大爷,你的脸掉了。”
  “沃日,大爷太不要脸了。”
  “大爷,这么不要脸,爱了。”
  玩家同观众一起谴责他。
  直播间还飘过一屏幕竖起中指的表情,这是观众们对何时的赞美。
  众人又搜索一番,见就只有两具尸骨后,他们回到牛车旁。
  何时上了牛车,甩了甩鞭子,让老牛继续赶路。
  “看见没有。”
  在经过马的白骨时,何时指着对牛说:“看到没有,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哞!
  老牛叫一声,也不知道听懂没有。
  至少女神说过,这头老牛还是很有灵性的。
  差不多也就相当于,何时自己的指引者了。
  牛车继续前行,何时翻开木盒,观看着木盒里的信。
  这些信中充斥着父女俩的唇枪舌剑,夹杂着亚娜对那对母女俩的控诉。
  在信中,亚娜时不时的翻旧账。
  这让何时明白,那对母女俩不是旁人,而是亚娜的继母,与她继母带过来的女儿。
  在这个女人与亚娜父亲结婚前,亚娜与女人的女儿交好。
  在亚娜去她家作客时,女人对亚娜很热情,待她同亲女儿差不多。
  女人还让亚娜转告,说她愿意嫁给他父亲,而且以后对她会更好,比亲女儿还好。
  亚娜转告,后来还真把他们撮合成了。
  刚结婚时,继母对亚娜确实很好。
  但那只是装个样子,在她父亲被蒙蔽后,她就原形毕露。
  这位继母,不止让亚娜吃的同仆人差不多,还处处刁难她。
  到这儿,故事还算是正常。
  但到了后面,何时愣住了。
  “哦,父亲,你知道吗?在你外出时,她让我穿纸衣去采草莓,那时候是冬天!幸好有矮人巫师帮忙,我才成功交了差,不然今天您就见不到您美丽、善良、可爱的女儿了!”
  “当然,托她们的福,我从矮人巫师口里知道自己居然是一个源术士。我要感谢她们,不然我就不会有机会来到图萨女巫师学院学习,成为一名真正的巫师了。”
  “源术士?”
  何时疑惑,在念头里问梅里女神,“这是什么?”
  “你刚走出镇子,就发现一名源术士?!”
  女神很是不解,“我什么时候成幸运女神了?”
  何时:……
  女神告诉何时,源术士与巫师最大的不同在于感受原力的能力。
  所有巫师都有一种感受原力的能力。
  原力是无序的。
  巫师在施放法术前,必须对原力镇压、控制,继而根据个人利用原力,得到法力。
  但对源术士而言,他们对原力更敏感,感受到的原力更狂野,更暴躁,更无序。
  也更难镇压与控制原力,更容易被原力反噬。
  一旦他们镇压、控制不住原力,轻则误伤旁人,重则成为怪物。
  然而,倘若源术士学会镇压、控制与利用原力,就会成为更为强大的巫师。
  “图萨学院正是大陆上最擅长教导这些源术士的巫师学院。”女神说。
  何时了然。
  这样看来,这位亚娜巫师,日后前途无量啊。
  或许可以结交一下,万一有利用的价值呢?
  不过,何时好歹是女神的人,不,这片大陆上的神,结交一巫师太掉身价。
  再者说,神庙的人与巫师打交道多有不便。
  砰!砰!
  何时敲下车厢,他有人选了。
  胖爷他们探出头,“大爷,什么事?”
  何时把那一沓信,还有贷款凭证在胖爷面前晃了晃,“有个任务,你们接不接?”
  胖爷眼前一亮,“任务?接,接!”
  这游戏里任务太稀少了,傻子才不接。
  “好,交一个金币三个银币,这任务是你们的了。”何时说。
  不多不少,正好是胖爷他们刚才捡到的数目。
  胖爷:……
  玩家:……
  直播间……
  “哈哈,芽儿咯,笑死我了,这游戏里的任务得靠买。”
  “果然是最有个性的游戏。”
  “这是哪个狗策划想出来的?”
  “游戏狗策划不给大爷发工资?让大爷穷成这样了。”
  “大爷,收下我的膝盖,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直播,我告诉她,快来看,有人穷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