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三十二章 乱战

  “我擦!”
  “我耳朵聋了!”
  “日他个仙人板板,吓死我了。”
  “胖爷不愧是海豹双煞,不止唱歌要命,叫起来也要命。”
  胖爷的惨叫依旧在继续。
  因为胖爷在石室里,所以观众只能看到她蜷缩的身子,看不到她扭曲的面容。
  但仅听声音,他们已经知道胖爷的痛苦了。
  这种痛苦,不是普通的疼,倒像是胖爷在生娃,不,比生娃还要痛苦万倍。
  加上胖爷尖细的声音,就像有人在用指甲挠黑板,让人听得又不忍心,又心烦意乱。
  “对不住兄弟们,我先出去安静会儿,再听下去我要疯了。”
  “以前,我以为胖爷唱歌要命只是说说,现在我信了。”
  “魔音!再听下去我要精神分裂了,再见!”
  顷刻间,直播间走了一大半人,人气下降很多。
  唯一留在直播间的是胖爷的脑残粉。
  他们选择静音,继续呆在直播间,只因为好奇胖爷究竟能不能转职成功。
  他们可以静音,游戏里的玩家就惨了。
  仁义无双领着兄弟们,本来严阵以待,准备狩猎会长,但听见这声音,登时成了一盘散沙。
  他们把衣服撕了,堵住耳朵,再用手捂住耳朵,各自躲在墙角,期待这声音快点过去。
  耗子帮的人平日里冷着一张脸,宠辱不惊,现在脸也变了形,再也顾不上纪律与风度,把耳朵牢牢捂住。
  “狗屎。”猎魔人咒骂一句。
  现在嗓音就这么刺耳,等她成了怪物,指不定多么难听呢。
  前所未见地,猎魔人威廉把耳朵堵上,先一步把剑抽出来。
  若非坚强之人,第一次药草试炼很难成功。
  更不用说,因为死了还可以复活,求生意志不强的勇士了。
  他们面对痛苦,很难死扛到底。
  最终,胖爷还是没有成功,成为了怪物。
  何时捂着耳朵,在看到石门震动,屋檐落下灰尘后,才知道胖爷已经变成怪物了。
  他放下手,招呼那些还在捂着耳朵的人,“行了,都准备好!”
  等***工会的人准备好,何时才把石门上的锁与铁链去了。
  然而,石门迟迟不见动静。
  最后,我要养猫按捺不住好奇心,走近,小心翼翼推开石门。
  他正要定睛细看,忽然,影子一闪,一怪物爪子伸出,直接抹了我要养猫的咽喉。
  一击即中后,不等玩家们上前,这怪物又躲进石屋。
  “这怪物继承了孽鬼战士的特点,喜欢躲起来,暗中伤人。”
  猎魔人依旧堵着耳朵,一点儿也没有上前的意思。
  一般而言,痛苦在控制人类,把人变作怪物后,也会把对方的特性加以利用。
  所以,猎魔人非常经验老到地继续堵着耳朵。
  “那怎么办?”仁义无双问。
  怪物躲在石室里暗中伤人,他们还真没什么办法。
  难道堵住门,等他饿死?
  “看你们那点儿出息,冲进去啊,你们人多,她一次又杀不完。”
  现任狗会会长,莽夫的代言人在旁边出主意,他身后公会的人纷纷出言赞同。
  说起来,狗会的会长在今天刚换了。
  上一位会长想连任,但因为在赛狗的时候丢骨头,把自己狗引到了岔路,偷鸡不成蚀把米,让这位走马上任了。
  仁义无双他们相互看一眼,觉得这是个主意。
  毕竟,现在唯一成功过的就是出主意的狗会。
  成功的经验总是要借鉴的。
  于是,***公会的玩家前赴后继的钻进了石室。
  石室不大,但伸手不见五指。
  现在石门打开,稍微好一些,但光线仍然不好。
  现在,这么多玩家挤进去…
  “他们干什么?”猎魔人惊讶地问。
  他一直捂着耳朵,不曾听到他们的对话。
  话音刚落,里面传来嘈杂声。
  “在这儿,我被袭击了,沃日…”
  “兄弟们,围住他,别让他跑了。”
  “谁!抽剑的时候看着点儿,划到我脸了。”
  “我泥马,看着点捅啊,捅到我肚子了。”
  “别推,踩到我了。”
  “我抓住她了,被推呀,我唔…亲到她了。”
  正在玩家们乱喊时。
  唔啊!
  怪物怒吼。
  声音之刺耳,让所有的玩家感受到了指甲挠黑板十倍的刺|激。
  院子里的玩家纷纷低头,捂住耳朵。
  纵然是依旧堵着耳朵的猎魔人威廉,也忍不住皱紧眉头。
  至于屋子里直面吼叫的玩家,自不必言说,那滋味,很难受。
  所有人都在手忙脚乱地堵耳朵,趁这机会,怪物夺门而出。
  猎魔人等他很久了。
  在怪物出现的一瞬间,猎魔人一个法印打上去,让怪物身子向后失衡。
  在他努力稳住身子的刹那间,猎魔人踏步上前,一剑插|进怪物肚子,直接拉出一道口子。
  怪物挣扎几下,慢慢倒在地上。
  “呼。”
  何时轻出一口气,不愧是胖爷。
  这是他们猎杀玩家变成怪物以来,遇见的最棘手的怪物。
  看耗子帮的人就知道了。
  他们这会儿也成了普通人,脸上全是受不了的表情。
  “行了,你们可以出来了。”何时招呼石室内的玩家。
  石室内的玩家被震得不轻。
  他们陆陆续续走出来,让何时见到了最诡异的景象:
  有的玩家肚子上插着剑;有的头上鲜血直流,还有的脚面被掉下去的剑劈了,走路一瘸一拐。
  最后,里面还倒了几个玩家,死透了。
  有被自己人刺死的,也有被怪物抓死的。
  “2333,这是我见过的最混乱的战斗。”
  “哈哈,逗死我了,学什么不好,学狗帮的莽。”
  黑白警长身为收尸队的成员,今天负责守门,不少被胖爷折磨的难民,到他们这儿看直播了。
  何时无奈地摇了摇头,把胖爷还有那几位玩家的尸体收拾了,丢进他们初生的石室。
  至于院子这儿。
  接下来进行药草试炼的是怀念熊,何时就不盯着了。
  他现在去查看一下叶青他们规划的种养殖如何了。
  不得不说,叶青的确是专业的。
  在她主持下,在后来的种植专家与镇上农夫的共同商议下,他们否定了何时开辟耕田的提议。
  他们的建议是在山崖上,大道的一侧,开辟成农田,然后在草场上放牛,放羊。
  发展养殖业才是正道。
  于是,在招募了种植专家后,何时又开始招募放羊与放牛的人。
  好在,这些活儿不用太高难度。
  因此何时选择在小镇的告示栏上张贴双语告示,勇士与镇民不限,皆可应聘这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