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二章 登录异世

  拯救位面如何与游戏联系在一起?
  何时还是不懂。
  女神又让何时读取她一段意识。
  原来,女神虽然离开了位面,但与自己的位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又有这天空之门在,虽不曾打开,但已然将让这个位面有了缝隙。
  这大大方便了女神把人们精神送到自己的位面成为玩家,为她杀敌。
  现在女神唯一要做的是用一道神力做一道传送门,然后伪装成游戏客户端,让玩家在游戏仓中登录。
  “这主意不错。”何时点头,“但如果玩家在游戏中死去呢?”
  女神早已考虑到这个问题,“他们只是精神传送过去,在游戏中死去,也只是精神被波及。”
  到时候,让这些玩家下线休息一个小时就可以了。
  “休息一个小时?”何时惊讶,“会不会太长了些?”
  女神摇头,“这已经是最短的时间了。”
  “行吧。”何时不再纠结这个,他向游戏仓走去,“你先做出客户端,送我进去。”
  既然是做游戏,他们当然得完善一些功能。
  女神消失不见。
  等何时躺下,游戏仓打开后,“嗖”,面前白光一闪,他出现在一片草地上。
  草地青黄交加,历经风霜。
  一望无际的草地尽头,有一座高山,高山盖雪,在黄昏蔚为壮观。
  何时畅快的呼吸一口,想要大叫,一纾胸中的浊气。
  不论穿越前,还是穿越后,他都在城市里呆了太久,早已经忘记了这混杂泥土、水还有草香的空气。
  他转过身,不远处是断崖,断崖下是惊涛拍浪的大海。
  女神就站在断崖上,静静的望着海面,海风席卷起她的长裙,还有长发。
  方才,何时只是惊艳于她的美。
  现在,或许到了自己位面的缘故,女神气质尽显,让何时竟然有些想要膜拜。
  “你在看什么?”何时走过去。
  女神颔首目指前方,“天空之门。”
  何时抬头,极目远眺,惊讶地发现在遥远的天边,也有一个天空之门。
  不同之处在于,这道天空之门很大,在徐徐打开。
  出乎何时预料,门后面是一球体,近的出奇,球体上的陆地轮廓清晰可见。
  伴着门的打开,他们所在的位面出现了地震,狂风、海啸,远处的雪山喷发,化为一座火山。
  大地成了一头狂怒的野兽,在颤抖,在怒吼,在发泄自己一腔的怒气。
  在动荡中,不知大海靠近了天空之门,还是天空之门靠近了大海。
  与此同时,门对面的球体,与门的距离也在缩短。
  大地抖动的更剧烈了。
  何时惊惧不已,但在看到脚下大地纹丝不动后,他才放下心。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咚”,整个世界抖动后,门落在天际处,借助那道门,两个世界相连。
  许多怪物、危险生物迫不及待地从们中钻出来,争先恐后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时间再次被按下快捷键。
  周围风云变幻,经历了冷秋,进入了冷酷的寒冬。
  大海沉寂,死了一般,方才让何时心旷神怡的景色,现在一片狼藉。
  水鬼,恶灵,女妖,冰巨魔跨海而来,在何时的不远处上岸,身上的恶臭,恐怖让何时反胃。
  食尸鬼、血棘尸魔和高级吸血鬼,从北面大陆绕过,从何时身边经过。
  他们对何时视而不见,一路南下。
  在女神指引下,何时的目光穿过了高山,树林,峡谷,见到他们遍布整个大陆。
  一个又一个村庄、城镇被毁,一个人又一个人被杀。
  回头再看天空之门,在沧海桑田之后,与大地融为一体,化为一座延伸向大海的山脉。
  女神手一挥,他们与门距离拉远,云挡,雾遮,海浪回,再也看不到那山脉了。
  方才,他之所以能够看到远方的一切,全是女神用神力让他看到的。
  女神沉默一会儿后说道:“大陆的历史学者把这次入侵称之为世界交汇。他们认为,不同维度之间的世界发生了碰撞,世界之间被连接并互相渗透,这些怪物正是渗透的物种之一。”
  “历史?”何时疑惑,这些是已经发生的?
  “我可以操控时间与空间。”女神解释的很简练。
  何时点头,他方才已经见识过了。
  “他们说的都对,唯有一点,这些怪物不是渗透进这个世界,而是被赶到这个世界的。”女神说。
  不同维度的世界太多了,白霜教会分身乏术,不可能一一入侵。
  于是他们选择了一个简单的法子,便如面前这般,对他们腾不出手来入侵的世界,先赶进怪物。
  等怪物把这个世界折腾的支零破碎后,白霜教会再进入这个世界。
  “他们会利用任何手段,瘟疫,战争,饥饿等等,把世界毁灭,迎接白霜入住。”女神说。
  届时,整个世界将陷入黑暗与冰冷之中。
  “明白了。”何时点头。
  时间已经在走。
  他转身,见方才的草原,现在已经成为泥泞的沼泽。
  怪物栖息之中,他甚至看见一个人被一汽车大小的怪物,用爪子插住,喂到自己狰狞的口中。
  何时忙扭过头问:“那咱们怎么办?”
  女神不答,只见周围沧海桑田迅速变化,昼夜、四季,走马观花的在面前走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时间停下。
  “这是现在。”女神说。
  何时环顾,见海平面退后很远,人们在悬崖下建立了村庄。
  山崖也不在陡峭,有了一铺满青草的山坡过度。
  至于身后,起了大树,成了落叶林,林里迷雾弥漫,沼泽依旧在,只是被层层树叶盖上了。
  在山崖靠向树林的地方,有一块草地。
  此时,一群衣衫褴褛之人,正在建一座神庙。
  “这是…”
  “我的神庙。”女神说。
  她在前几天进入本地女祭司的梦境,指引他们来此建立神庙。
  “这里将是玩家开始的地方。”她说。
  何时打量一番,面朝大海,背朝树林,沼泽与山脉,的确是做新手村的好地方。
  “嗯,不错,接下来呢?”何时看风景时问。
  虽然大变模样,但不得不说,这里依旧让人心心胸开阔,不是整天窝在胶囊公寓能比的。
  无人回答。
  何时回头,见女神冷冷地看着他。
  “怎,怎么了?”何时心莫名一虚。
  “余下的就交给你了。”女神说。
  “我?”
  “不然要你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