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六十五章 小乳猪

  夜已深,山路上寂静无人。
  茂盛的草丛中,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让莫晓晨心惊胆战。
  他现在认为开直播间是自己做过的最明智的事。
  至少,弹幕后面还有一堆观众在与他聊着天。
  “呼。”
  莫晓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大晚上走路,太可怕了。”
  他不时戒备的望着四周,深怕冷不丁的钻出个怪物来。
  说着,他又仰起头,望着夜空,“不过,这星空真的灿烂啊。”
  不同于都市中因光污染或者空气污染造成的隔阂,游戏中碧空如洗,星辰明亮如新。
  莫晓晨甚至可以看到一条星河,在空中闪亮。
  直播间内,一些观众回应着莫晓晨,同样惊讶于星空的美丽。
  “我去,这星空好假,怎么这么多星星?”
  “前面的,你也太杯具了吧?同情你。”
  “同情+1,不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星空。”
  “感觉就像近视眼忽然戴上了眼镜,那么的清晰。”
  “我现在知道《星空》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何处了。”
  封棠忍不住发表议论。
  《星空》是现实世界一副名画,上面星星繁多,瑰丽,令人心醉。
  议论这一句后,封棠同一些观众又探讨起了艺术。
  “《死神与骑士》上刻画死神的线条真的绝了。”他说。
  他今天真的受益匪浅,以至于大晚上了还特别有精神,不时的分享自己心得。
  有时候,一些恍惚的领悟,在交流中会越来越清晰。
  “封大师,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成不成。”
  莫晓晨看着黢黑的四周,头皮发麻。
  就是因为那幅铜版画,他才害怕的。
  上面的死神太传神,太邪性,太让人印象深刻了,以至于莫晓晨念头一闪,死神都会浮现。
  这游戏中有女神,自然也有死神。
  万一死神冒出来……
  莫晓晨表示自己虽然死了还能复活,但被吓一跳总归是不好的。
  “你放心吧。”
  直播间的观众说,“你又不是骑士,死神不会来找你的。”
  莫晓晨:“就算死神不来找我,大半夜的冒出个怪物,把我啃了怎办?”
  直播间观众乐了。
  “你放心,就是冒出怪物来,也是先啃你怀里的小乳猪,你可以趁机逃跑。”
  小乳猪是莫晓晨为自己的指引者起的名字。
  莫大一愣,望下怀里的小猪,“还真是个主意。”
  “莫大,你定制一头小猪当指引者,不会就是打的这主意吧?”
  “2333,小乳猪表示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才摊上这么一个主人。”
  “既然如此,莫大不如自己先烤着吃了,哈哈。”
  “小乳猪:一群坏淫!!!”
  “小乳猪在莫大怀里瑟瑟发抖中。”
  “莫大,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莫晓晨很少玩直播,以为被一些粉丝们误会了。
  他忙澄清:“开个玩笑,我怎么会真把小乳猪吃了。你看它…”
  莫晓晨把小乳猪举起来,“我俩一个样。”
  直播间内刮过一屏省略号,只有封棠他们依旧在谈论艺术。
  “莫大,作为我的偶像,你想和猪一样我也不拦着。但你能告诉我,你俩怎么一样了?”
  “2333,莫大承认自己是猪了。”
  莫晓晨:“不是,我是说我俩在这黑夜中都被吓的瑟瑟发抖。”
  出神庙的时候,小乳猪死活不出去。
  后来是莫晓晨把它抱在怀里,在小乳猪杀猪般的叫声中,他们才出来的。
  “怪只怪这游戏做的太身临其境了。”莫晓晨说。
  星空下,黑影婆娑。
  不时有风呼啸而过,青草翻动。
  空气冷了下来,起了轻雾。
  雾气中传来“咕咕”声,伴着一串的笑,让莫晓晨风声鹤唳,胆战心惊。
  虽然直播间的观众告诉他那是猫头鹰的叫声,但他还是怕。
  “这路怎么还没到?”莫晓晨问,“还远吗?”
  镇子就在山崖下面,他却必须远离镇子,绕远路才能下去。
  “快了,快了,快到断腿崖了。”
  观众好心提醒他,“千万别跳崖,跳崖你就断腿了!”
  这些人无疑看过白小白的直播。
  “对,一断腿你就得在野外呆一晚上。”
  “就是自杀了,你也得原地等着复活,收尸人去维托小镇了。”
  “你等复活没事儿,关键你死了,小乳猪在野外不被怪物吃也被野狗吃了。”
  “对,官方说了,所有指引者性命只有一次,死了不再来。”
  小乳猪现在已经深得直播间观众的欢心。
  封棠也不忘说一句,“小莫啊,虽然是游戏,但你也得对生命负责呀。”
  说来也怪,虽然他们游戏游戏的说着,但早已不把小乳猪当数值,而是当作一个真正的生命。
  尤其小乳猪这大半天一直在直播间里晃悠。
  在莫晓晨直播雕塑时,它还一脸戒备的看着莫晓晨,防止他靠近、亵渎女神像。
  它的有灵性,有猪生活习惯的一举一动,逗乐不少观众。
  “放心吧。”莫晓晨说,“我现在还得为这位爷找吃的。”
  在黑警长直播间出现的“莫晓晨快饿死了”,其实是小乳猪快饿死了。
  至于莫晓晨自己,暂时还可以忍受饥饿。
  神庙倒是留他了。
  但莫晓晨谢绝了,他答应过使者,不在神庙用饭。
  当然,他主要怕使者大人回来给他算账。
  正在莫晓晨与直播间的观众聊的热火朝天,恐怖稍去时。
  忽然,雾气被破开,从雾气中走出一高大的身影,几乎与树高。
  “这!”
  莫晓晨被吓的止住脚步。
  小乳猪更是把头埋进他怀里。
  直播间里的观众这时也看到了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
  “这,这是什么?”
  “不会真是死神来了吧,那莫大可以改名乌鸦嘴了。”
  “不是死神,死神哪有这么高大!”
  莫晓晨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这怪物从山坡上下来,拐向大道,同莫晓晨要去的方向一致。
  呼哧,呼哧。
  怪物喘着气,把雾气都搅动了。
  亦或者,这雾气就像它鼻子喷出来的。
  怪物若有所觉的扭头,敲着莫晓晨所在的方向。
  莫晓晨一动不动,浑身颤栗,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这游戏也太逼真了。
  不是看起来的逼真,而是不玩一把,真的体会不到的逼真。
  他年轻时也玩过不少游戏,但从没玩过这么惊艳的游戏。
  这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终于,怪物收回自己的目光,踩着草,发出“沙沙”的响动向前走去。
  “呼。”
  怪物的身影消失在雾气中,在听不见“沙沙”脚步声后,莫晓晨才站起来。
  “吓死我了。”
  他擦了擦额头,惊出一身冷汗。
  “这怪物哪儿来的?”
  莫晓晨不敢向前走了,“不会去小镇吧?”
  莫晓晨靠近山崖,见小镇灯光三五点,偶有狗吠,沉浸在一片祥和之中。
  “我去提醒下大家?”莫小新说。
  “去!去!”
  直播间的观众催莫晓晨快点儿去。
  莫晓晨备受鼓舞,朝着前面走一段路后,又听见了沙沙的响动。
  “你得绕近路。”
  一位观众建议,“我肯定你已经过了断腿崖,你可以安心跳崖了。”
  断腿崖断腿,走过断腿崖,高度又降低一些,应该断不了了。
  莫晓晨觉着这位观众说的很有道理。
  他抱着小乳猪,小心翼翼的靠近山崖,小心翼翼的踩住,准备贴着山崖滑下去。
  然而,脚下石头一松动,莫晓晨直接身子朝下…
  啪,摔在山崖下。
  小乳猪求生欲很强。
  在关键时刻,它挣扎着跳出莫晓晨怀抱,滚落到一旁。
  “哎哟。”
  莫晓晨呻吟着站起来,这游戏也太他娘的逼真了,疼痛居然也做出来了。
  虽然不是很疼。
  “小乳猪,小乳猪呢?”
  直播间里的观众只关心小乳猪。
  至于莫晓晨,死就死了。
  莫晓晨抬头,见小乳猪安然无恙。
  “它没事儿,但我就不妙了。”莫晓晨吸着冷气站起来。
  “那就好。”
  直播间的观众自动忽略了后半句。
  “你们这些损友!”
  莫晓晨向他们竖个中指后,才查看自己的伤势。
  “我的脚似乎骨折了。”他说。
  具体怎么样,他也不知道,反正扭曲的样子让直播间里观众触目惊心。
  “咦,断了,断了!”
  直播间观众说,他们在报莫晓晨竖中指之仇。
  “难道断腿崖还没走过去?”
  方才出主意的观众说,“我也就是在胖爷直播间看过,心里约莫有个数。”
  “约莫?你刚才说的是肯定!”
  莫晓晨坐起来,“这下怎么办?万一刚才那怪物袭击了镇子…”
  “不用担心。”
  又一直播间观众说,“我已经去柠檬水直播间,警告他们了。”
  “这也行?”
  莫晓晨一愣。
  “对呀,我们怎么没想到?”
  方才出主意,鼓励莫晓晨去报信的观众们恍然大悟。
  “话说,咱们直播间一群大佬,想不到这个?”成功报信的观众问。
  “咳咳,游戏玩的少,玩的少。”
  封棠打个哈哈。
  “现在怎么办?”
  莫晓晨问直播间观众。
  他现在走不动道了,若在这儿呆一夜,小乳猪命将不保。
  “为了小乳猪,我舍下脸皮,再去柠檬水直播间,求他帮下忙。”方才观众说。
  “同去,同去。”
  直播间内闪过弹幕后,观众们一窝蜂的涌到柠檬水直播间。
  “哎,留几个人在这儿聊天呀。”莫晓晨说。
  这荒山野岭的,还有野狗、怪物出没,少人陪着,他没安全感。
  “这不还有我们。”封棠说。
  “对。”艺术家们又冒出来,“咱们再聊下《死神与骑士》。”
  “封大,我觉着这幅铜版画的主题立意非常棒。”苏小小小说。
  莫晓晨翻个白眼,还不如不聊呢。
  好在,离开的观众很快回来了。
  “柠檬水生意刚开张,走不开,他托一位朋友来救你。”他们说。
  莫晓晨舒一口气。
  今晚不流落荒野,保住小乳猪生命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