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五十八章 信仰

  起初,偶尔有人说这些来自游戏,大家都一笑置之,压根不相信。
  在封棠看来,这些画作、艺术品上的流派,纵然是天才,也不可能一朝一夕,甚至一辈子形成,至少得是百年以上的积累。
  自然,更不可能是一款游戏自己设计出来的。
  建筑学家马达更是佐证了封棠的观点。
  他指出,建筑是用结构来表达思想的科学性的艺术,处理好功能、结构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
  他认为,图片上建筑的里的植物柱子,蛛网肢肋顶,虽然看起来新颖,而且十分大胆,但仔细看的话,在结构上是合理而且安全的,做到这样的合理,至少得经过经年累月的修改与验证。
  这绝不是游戏美术,一拍脑袋就可以画出来的。
  此外,这种建筑风格如此成熟,缺少实验的青涩,应该已经在许多建筑上得到了应用。
  所以,马达坚信,这绝不是游戏里的建筑。
  “即便在游戏里出现了,也应当是对现实中这样建筑的借鉴,游戏公司不可能凭空创造出这么美丽、合理而且结构、风格与它的功能相一致的建筑。”马达说。
  所有业内人士都认为马达的猜测很合理。
  唯一的问题是,这个现实中的建筑在何方?
  马达给不出答案。
  伴着他们热议,看到这些图片的人越来越多,提到《梅里勇士》的人也越来越多。
  最后,有人把莫晓晨直播链接甩上来。
  许多人进入直播间。
  在莫晓晨亲口承认这些截图来自他现在直播的这款游戏后,马达和封棠不相信也得相信了。
  ……
  苏小小转了转酸疼的脖子,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这幅画。
  画中,一个姑娘躺在一张床上,盖着一床被子,被子上覆盖着奇怪的植物。
  植物的叶子蔓延到姑娘的脖子并延伸到枕边,似死神在吞噬她。
  在床顶的棚子上,躺着一位与姑娘睡姿一样的骷髅骨架,骷髅面带微笑,手拿鲜花。
  画中,有一种对死亡的嘲弄的黑色幽默。
  至少苏小小是这样认为的。
  这幅画的意境与布局,以及对死亡的嘲弄,是苏小小从铜版画《死亡与骑士》,《安魂曲》,还有人们在祈祷时的信仰,阳光从彩色玻璃投下的圣光中得到的灵感。
  但苏小小对面前这幅作品,满意,也不满意。
  满意之处在于,她似乎窥视到了适合自己绘画风格的门径。
  不满意的是,她期待中的灵感,与现实中的画作相差甚远。
  似有一神韵,她不曾抓住。
  那神韵,应该是这幅画的画龙点睛之笔。
  不止如此,苏小小对自己的绘画技法也不满意。
  她难以稳定,准确的传达出自己要表达的情绪。
  至于传神,有感染力,更不用提了。
  这般想着,苏小小的念头里出现了铜版画上的线条组合与透视原理。
  “那幅《死亡与骑士》,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啊。”苏小小感叹。
  她无力的放下画笔,知道这些不足,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弥补的。
  她拿起手机,见莫晓晨的直播间依然开着。
  现在的莫晓晨正爬上爬下的擦拭着金属管,不时地闲聊着。
  完全是自己干活无聊,拿直播间观众来解闷了。
  不过,这也正中直播间观众的下怀。
  最初,关注他的粉丝,在向他问着管风琴,或者别的音乐杂七杂八的问题。
  但在封棠、马达这些大佬进入,微博上热议的人蜂拥而至后,问题转到了大教堂的艺术品。
  马达因为学建筑的人少,人微言轻,发表的弹幕被封棠他们的问题淹没了。
  封棠他们催着,让莫晓晨去直播那些艺术品。
  “不行,我导师说了,她交给我的功课,我必须按时做完。”莫晓晨说。
  话虽如此,在得知大佬封棠也在直播间后,莫晓晨忙站在艺术品前,把镜头对准它们。
  “嘶。”
  “啧啧。”
  “跟真的一样。”
  微博上慕名而来的人,对每幅作品评头论足。
  “这质感,还有刚才与现在不同光线下,画作不同光影的变化,明显比真的还真呀。”
  “这真的是游戏?”
  “这铜版画的透视原理,有点儿门道。”
  “这些线条,轻重不一,长短不一组合起来,居然有这么好的效果,高啊。”
  “你们看骑士人体比例和动态,堪称完美。再看死神,它的人体比例就很诡异。”
  “对,所以这死神单独看不恐怖,但两者在一起,衬托着死神很诡异。”
  一时间,一片绘画,雕塑或者油画、镶嵌画的专有名词在弹幕上闪过。
  那些从胖锅锅直播间转过来的观众,或自己进来的观众,在看到这些弹幕后,默默不说话。
  这游戏,太硬核了。
  在这以后,海豹游戏平台上,再有玩家提《梅里勇士》不够硬核时,就有玩家把莫晓晨直播间的截图甩上去。
  “什么叫硬核?这才是真正的硬核!”
  苏小小在直播间看的津津有味。
  在这些业内大佬的交流下,她更是获益匪浅。
  封棠:“《死亡与骑士》这幅画,最传神的还是骑士。”
  长短线的应用,线条轻重的变化,衬托出了骑士的坚毅气质与信仰的坚定。
  “做这幅铜版画的人,内心对于女神的信仰一定很坚定,感同身受才画的出来。”
  直播间的人赞同。
  “不错,这正是这幅画的点睛之笔。”
  “的确,死神相伴,食尸鬼来袭,周围阴翳而悲惨。但骑士的坚定与视死如归,把这幅铜版画的格调翻转了。人们看到这幅画时,注意到的永远不是悲惨,而是信仰的光明。”
  见直播间的人这么一说,苏小小呆住了。
  她现在知道自己缺的画龙点睛的一笔是什么了——信仰。
  人心中一定要有信仰,有一股气撑着,才会视死如归。
  这个信仰,或许是神,或许是人生的信条。
  苏小小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自己的信仰,但她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她要进游戏去学画画。
  既然莫晓晨可以学琴,她为什么不可以在游戏里学画画?
  主意一定,苏小小关了手机,走到游戏仓前,在海豹游戏平台上下载游戏。
  至于莫晓晨的直播间,封棠他们正争吵的不可开交。
  “这绝不可能是游戏自己的作品。”封棠说。
  “那你们在现实中能找到真迹?”莫晓晨问。
  直播间的观众无话可说。
  莫晓晨:“在你们在现实中找到真迹前,这些艺术品属于游戏是唯一的答案。”
  现在的莫晓晨,至少有一半把握。
  这是他与大祭司等人接触过,受到过大祭司的指导,在玩过这款游戏后得出的直觉。
  他口拙,说不上来。
  但大祭司、使者大人,乃至修女,就是与寻常游戏中的NPC不一样。
  他甚至觉着,自己正站在一片真实的大陆上,经历着一些真实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