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三十四章 嘲笑

  “身体?”
  观众们若有所思。
  他们想起了莱娅介绍中,成为猎魔人后身体的变化。
  “我记得,集团提出的超级人类计划貌似与猎魔人的身体差不多吧?”
  一位观众把两者联系到一起。
  超级人类计划很出名,也是世界各大集团接下来的目标,因此众人一点即透。
  “沃日!”
  “难道是…”
  “不会吧?”
  “真的假的?”
  直播间的观众霎时间震惊了。
  星痕:有可能,别忘了,生命科学院的专家还为他们检查身体了。
  生命科学院在超级人类计划中占据着主导地位。
  不止如此,生命科学院在集团中的地位也很高。
  事实上,海豹集团本就靠着生命科学院壮大,继而布局各大产业,进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会不会是巧合?”有观众问。
  “对呀,进行过药草试炼的人不少,怎么不见有人在网上分享?”
  星痕:其他参加药草试炼的是什么人?
  “都是耗子帮的人呗,怎么了?耗子帮的人再寡言少语,被人上门做检查应该会说出来吧。”
  “就是,耗子帮的人都经过药草试炼了,他们内部一分享,也会发现这个问题,然后分享出来。”
  星痕提醒他们:“他们内部?”
  “耗子帮虽然是约定俗成的说法,但看样子,他们显然是一个…组织…我擦!不会被胖爷说中了吧?”这位观众清醒了。
  胖爷在直播中不经意间提过,说耗子帮的成员定时定点地在梳子木桩上练习,十分有纪律,而且不苟言笑,同军人一样。
  这句话后来被观众们以讹传讹,也就流传出了耗子帮是军人的说法。
  大多数人认为这只是传言,很少有人当真。
  现在被这么一提醒,众人有醍醐灌顶之感。
  “如果他们真是军人,那是不会传出来。”
  “如果是军人,他们也来参加药草试炼,那说明…”
  “我去,兄弟们,不多说,预约游戏去了!”
  “等等我。”
  “嘁。”
  直播间的观众不屑,“一看就是新来的,念神直播间里的老粉丝,谁还没预约游戏?”
  星痕:就是,不多说了,我去把指引者改了。
  “我可以种田哎,游戏里还招种田的吗?”一位观众忽然记起来。
  种田可以直接进入游戏。
  “233,晚了,现在不招种田的了。在叶子青青的建议下,大爷决定改为畜牧业了。”
  叶青本来就喜欢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种植花草,培养小型生态圈的经历。
  现在到了游戏里更可以一展手脚,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分享的机会。
  她索性也开了一个直播间,把微博上的粉丝引流到了这边,面对面地与他们分享。
  自然,拉着大家一起商量,最后说服大爷的过程也被直播出来,被玩家们津津乐道,啧啧称奇。
  在《梅里勇士》以前,一直都是游戏设定了剧情走向,最多给玩家几种选择。
  这种玩家据理力争,继而改变NPC主意,改变游戏进程的还是头一遭。
  再次让人们见识到了《梅里勇士》NPC的智能。
  “那还招放牛的吗”这位观众还不甘心。
  “放牛招募的对象主要是玩家和NPC。”
  而且,因为玩家在大都市呆惯了,职业放牛、挤奶不在行,所以大多数被招募的还是土著。
  不过,也有几个玩家被招募进去,从学徒开始打杂,帮着土著一起放牧牛羊。
  “我看他们放牛了,哈哈,真的苦,与养真牛差不多,每天起早贪黑,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233,有内测资格干什么不好,去放牛,多无聊啊,还不挣时间。”
  星痕又冒出来。
  “谁说不挣时间了?放牛的玩家开了直播,愿意看他们吃苦受累的观众还不少,每天能收到不少时间礼物呢。”
  “就是,更不用说还有工钱了。我听说,虽然一个月才三枚银币,但在黑市,可以兑换一个月时间,就这还有价无市。”
  就这样,他们从超级人类计划,一路扯到了《梅里勇士》银币被人骗了的经历。
  一路向北的狗名,再次成为众人谈论的焦点。
  在他们谈天说地时,怀念熊已经走到了石室。
  他深吸一口气,把药剂一饮而尽。
  “啊!”
  怀念熊痛得大叫一声,打断了众人的谈论,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念神又开始受虐了。”星辰也提醒他们。
  他以为,怀念熊会同往常一样痛的大喊大叫,然后变成怪物,最后击杀一大堆玩家。
  这已经成为每天必看的精彩节目了。
  但这次有点儿不一样。
  刚才痛呼那一声后,怀念熊强忍着痛意,再也不大声呼喊。
  他提前把自己的上衣脱了,此时把衣服团成一团,塞进自己的嘴里,死死地咬住,嘴里发出闷吼声。
  他也没有匍匐下身子,而是直直地跪着,挺直了腰板,只是微微垂下了头。
  “咦?”
  观众们惊呼。
  在外面的何时也有点儿意外,扭头看了猎魔人威廉一眼。
  威廉点下头,至少现在怀念熊敢于直面痛苦了。
  直播间的镜头自动调整了亮度,让观众在黑暗中也可以看到怀念熊的表情。
  此时,他的面容扭曲着,豆大的汗珠不住地往下流。
  他的脊背青筋暴露,犹如一条条小蚯蚓,在怀念熊的脊背上爬。
  星痕:这要是真的痛…
  “难以想象。”
  “刚才的猜测要是真的,那我敬念神是一条汉子。”
  片刻后,怀念熊同水上捞上来的差不多,咬紧的牙关也浸出鲜血。
  “啊!”
  忽然,怀念熊身子后仰,头朝上,大吼了一声!
  在把观众吓一大跳的同时,观众们惊讶地发现:“念神这是…笑了?”
  “是笑了。”
  “笑了,笑了,我也看出来了。”
  起初,怀念熊只是微不可察的笑。
  慢慢地,他整张脸都笑起来,因为痛苦而闭上的眼也睁开了。
  “完了,难道念神被折磨疯了?”
  星痕:不,我觉得念神这表情,似乎是在嘲笑。
  “嘲笑,嘲笑谁?”
  星痕:嘲笑痛苦,
  猎魔人大师威廉曾经说过,痛苦即是力量,唯有直面痛苦,镇压痛苦,才可以获得力量。
  怀念熊现在明显已经可以直面痛苦,继而镇压与嘲笑痛苦了。
  直面痛苦,说起来简单,但真正能够做到的人,少之又少。
  尤其在看到怀念熊身体扭曲,面目狰狞后,他们更是知道达到这种程度的不易。
  围观的观众们不由地对怀念熊心生敬佩。
  “念神牛掰!”
  “念神加油,战胜丫的。”
  他们纷纷为怀念熊鼓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