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一十九章 周折

  《梅里勇士》新CG很快上了海豹微博热榜。
  有人为女王的颜值舔屏。
  有人为巫师劳拉的颤抖而营养不良。
  还有的人在为小雀斑的死而伤心不已。
  同时,小雀斑一身白衣,坐在狭窄的巷子中,一半黑暗,一半月光,半身鲜血,仰头轻笑的画面,被许多网友做成动图转发。
  这种唯美而凄凉的画面,让许多人为之惊艳。
  当然,CG的音乐也成功引起人们的热议。
  这次,不用别人扒音频了,何时直接把音频发布到了官网。
  一些网友立刻同CG一起转到微博上。
  “垂死病中惊坐起,我再来十套卷子。”
  “妈的,打我的孙子们等着,我要戴着耳机去报仇!”
  “来人呐,扶我上马,算了,狗也行!”
  一时间,微博上冒出一大堆骑狗的,统一六国的,还有最后一发子弹留给自己的。
  作为在游戏中学音乐的第一人,莫晓晨很快也发了一条微博。
  “在音乐史上,这首歌或许不如《安魂曲》,但在游戏音乐传播度上,这首音乐必然有姓名。这首曲子天生带有《梅里勇士》游戏内文化的基因,简单乐器,不一般的配合,令人叹服。”
  莫晓晨自己就经常做游戏音乐,他对游戏音乐再了解不过了。
  这首音乐做游戏的CG音乐简直绝了。
  昔日曾率先把《安魂曲》丢到微博上的王恋花,此时也冒出来。
  他也是游戏音乐的从业者。
  “真是壮观、恢弘而又具有史诗感的音乐,谁知道‘驴子乐队’的来历?真想交流一番,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老了,但只听了三遍,年轻时那颗可以在游戏里通宵三天三夜而不累的心又活了过来,关键问题来了,《梅里勇士》的内测码去哪儿能搞到?”
  下面有不少苦内测码久矣的玩家:“慢慢排吧,都说内测资格发的快了,我也没见到。”
  “你们懂什么,这是饥饿营销,故意不给内测码。”
  “太不要脸了。”
  “活该,你这样的人就不配有内测资格!”小鲜肉凡凡的粉丝又冒出来。
  一时云集者众。
  莫晓晨@王恋花:“你可以定制一头猪。”
  “滚,我还是喜欢狗,你没看见我微博下那么多明星的走狗?”
  封棠和马达也相继冒出来。
  “音乐是好音乐,艺术呢,那些艺术作品呢?强烈要求‘梅里工作室’把被毁神庙的建筑、画作资料贴出来!”
  有几位网友好奇,心想游戏怎么跟艺术作品联系到一起了。
  他们点开封棠的微博,然后拜服。
  一位大画家,最近几条微博全在呼吁梅里工作室放出画作资料。
  前面的微博,则一幅又一幅地分析游戏内的画作,各种术语让他们看得头晕眼花。
  “娘咧,这游戏好硬核!”
  他们想着,也去打开了游戏平台,点击下载。
  ……
  苏小小在登录游戏时,也看到了新CG。
  她看了一遍又一遍,若有所思。
  她最后把画面定格到巷子内小雀斑死时。
  小雀斑在临终前看到神迹时脸上的轻笑,让苏小小十分震撼。
  这种笑对死亡,视死如归,坚定的目光与笑容,同《死亡与骑士》那幅画中,骑士死时的笑容一模一样。
  这是一种虽死而不悔,虽千万人而吾往矣的笑容。
  这正是苏小小一直觉得自己的画所欠缺的点睛之笔。
  这也是苏小小一直苦苦追寻的点睛之笔。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苏小小明白,自己倘若想要补上自己画中所欠缺的这一笔,那么必须深入到信仰中,了解信仰能为人的心灵带来多大力量。
  只可惜,她在现实中一直缺乏信仰,也缺乏信条,更没有什么伟人让她来崇拜。
  “要不,去游戏中试试?”苏小小想。
  置身于信仰坚定的人群中,或许她就可以感受到信仰的力量了。
  这倒是有条件,神庙中最不缺有信仰的人。
  苏小小说到做到,当即进入游戏。
  她刚走出石室,正要进大教堂,在教堂门前的台阶上,见到了收尸的大爷。
  大爷坐在藤椅上,正闭目养神。
  一些玩家在为大爷捶着胳膊,腿,一些还端着水果,还有的为大爷斟上啤酒。
  “唔,舒服。”
  何时舒适地伸展一下身子。
  “大爷,这酒您也喝了,水果您也吃了,伺候您也伺候了,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当上骑士,学会那招从天而降的剑法了吧?”
  何时扫他们一眼,无奈地说:“我都说了,那是神殿守卫骑士,只要你们信仰女神,你们就可以成为神殿骑士。”
  “我们信啊,我们信!”
  “对,我们是梅里女神的勇士,我们不信,谁信?”
  “呵呵。”
  何时斜瞥他们,目光仿若可以穿过身子,直达内心。
  “你们信还是不信,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他站起身,接过玩家手里的陶酒杯。
  “你们不用来糊弄我。”何时意味深长地说。
  他离开了,留下玩家面面相觑。
  最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
  “他娘的,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都说大爷奸诈了。今日一见,果然奸诈!”
  信仰女神就可以成为神殿骑士,他们再也没听过比这还敷衍的回答了。
  旁边在听的苏小小却若有所觉。
  她本来就准备在游戏中感受一下信仰的力量,现在听了大爷的话,主意更坚定了。
  何时刚走出神庙,见到了身上衣服未干的猎魔人大师威廉,赶着牛车走过来。
  “哈哈,大师回来了。”
  何时忙把手里啤酒递过去,“专门为您准备的。”
  “狗屎!”
  猎魔人威廉下了牛车,把鞭子丢给何时。
  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下次别想再让我干这活儿。”
  “您这话说得,又不让您白干活,喏,一枚银币。”
  何时把银币递给威廉。“权当接任务了。”
  “这任务,一般不低于两个金币。”
  威廉收了银币。
  “这么贵?又不是让你狩猎美人鱼。”何时惊讶。
  看来收一路向北钱少了。
  “是不用干苦力,但知识也是金钱。”
  猎魔人没好气地说:“你以为知晓美人鱼的歌声与音律,继而一唱一和地交流很简单?”
  他整理着衣服,“我费了一番周折,才让美人鱼把他尸体从海底搬到船上。”
  何时点头,也对。
  美人鱼的语言与人不同,交流方式也不同,主要用优美的旋律唱歌。
  “不对呀。”
  何时又疑惑了。
  “美人鱼把尸体搬到船上的,你衣服怎么湿透了?”何时纳闷。
  交流也应该在船上啊。
  “咳咳,我说过了,费了一番周折。”
  不苟言笑的威廉,给何时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