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十六章 小鱼干

  “哦,对了。”
  矮人大叔指着一个玩家,“你的剑等一下就好。”
  于是,余下的玩家把农具分了后又等一会儿,让那个玩家把剑拿到手。
  他们出了低矮幽暗的铁匠铺,白小白和胖爷直播间里的观众一看,全乐了。
  三十多个人的手中举着全是些草叉,粪铲,不像猎杀怪物的勇士,倒像准备干活的农夫。
  “2333,笑死我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寒酸的勇士。”
  “当真休闲游戏,干一次农活,增加三十点经验哟!”
  玩家们拿着也觉着别扭,一时间哭笑不得。
  胖爷没理这茬,她招呼唯一手里提剑的玩家,“哎,那个提剑的兄弟,剑兄!”
  提剑的玩家无奈地说,“胖爷,我有名字,我叫仁义无双。”
  “哦。”胖爷示意自己明白了,“剑仁,你的剑上有属性吗?”
  “你才贱人呢,胖爷,不带你这么嫉妒骂人的。”仁义无双说着,如得了新玩具般把玩着手里的剑。
  “你才嫉妒骂人呢,胖爷是那样的人吗?”胖爷指了指剑,“你的剑有属性吗?”
  “属性?”仁义无双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剑,“重七斤十三量,长三尺,宽一指…”
  “大爷,谁问你说这些了。”胖爷翻了个白眼,“我是说,有没有游戏里那种武器的数值?”
  “这个啊…”
  仁义无双扫一眼,摇头,“这就和我们现实中见到的剑一样,不过要锋利一些。”
  胖爷点头,开始说自己的猜测,“刚才咱们都断过腿了…”
  “胖爷,我们没断啊。”众玩家忙撇清自己,我要养猫也在其列。
  胖爷把他拉出来,没好气地说:“你断没断,心里没点…数吗?”
  “我断了?”我要养猫见躲不过去,尴尬一笑,“是哈,我忘了。”
  “2333,我要养猫你太不要脸了。”白小白直播间的观众纷纷谴责他。
  “废话,他要要脸,就不会当人妖了。现在想起以前养猫的嘤嘤嘤,我就恶心。”
  “恶心+1。”
  “搭配现在养猫的胡茬子脸,恶心加倍。”
  游戏里,胖爷说回正题,“大家刚才也见识到了,断腿就失去了行动力,站不起来只能爬。通过这个,我怀疑,这个游戏是拟真的同咱们现实差不多。那么,咱们就不能用玩别的游戏套路来打怪了。”
  “胖爷,你想说在这游戏中,咱们打怪同现实中打架一模一样?”我要养猫说。
  “我杀你时,就只打了太阳穴。”胖爷表示,她就是那时候想到这一点的。
  “那看来,我死的还是很有价值的。”我要养猫得意。
  直播间很快飘过一屏幕的“不要脸”!
  接着,玩家和观众们又对胖爷的猜测议论纷纷。
  我要养猫:“若是真的,那这游戏可就划时代了。”
  游戏直播间里的观众们表示,“天啦撸,这游戏要逆天!”
  “哎。”一个玩家说,“真要同现实一样,咱们不就可以一招制敌,一击必杀了?”
  不用再拘泥于兵器、技能的伤害,只要功夫深,一个小破匕首也能一发入魂。
  “经你这么一说,刺客岂不是很爽?”另一玩家说。
  一击毙命才是真正的刺客。
  别的刺客,全是虚假刺客。
  “啊啊啊。”
  吾爱真理,更爱短发在白小白直播间里大叫,“刺客之王在此,跪求内测资格!”
  “你也是刺客之王?!正巧,我也是,来,刺个痛快吧。”“梨园之刺”的观众说。
  “咱们杀怪方便,但怪杀咱们也方便了呀。”我要养猫为他们泼冷水。
  “对,别谈论了半天,是咱们被怪物敲了天灵盖。”玩家们笑着说。
  他们大致明白胖爷要说的意思了。
  “行了。”胖爷一挥手,“我这只是猜测,是不是真的,还得遇见怪物后才知道。”
  “咱们现在得先去找怪物。”她招呼自己的猫,“小狮子,小狮子?!”
  招呼了两声,听不到猫的回应。
  玩家这时候也注意到,自己那不老实的猫不见了。
  他们回头寻找,惊讶的看见,一群猫正蹲在鱼摊前,目不转睛的望着店主人挂在横木上的鱼干。
  “小狮子?!”胖爷大喊一声。
  小狮子回头“喵”了一声,继续看着鱼干。
  别的玩家也开始叫自己的猫,“二货”,“小白”,“我最帅…”
  所有玩家扭头看我要养猫,“我最帅?”
  “对呀。”
  “你们谁用尿滋醒他。”胖爷说。
  “哈哈。”众人大笑,直播间更有尿黄之辈,纷纷请命。
  不过,任由他们怎么叫,猫都在鱼摊面前无动于衷。
  胖爷无可奈何,去鱼摊前用三、四个铜币买了一条小鱼干,提着把自己猫引过来。
  “喵。”小狮子紧追不舍。
  “想吃?”胖爷抖了抖小鱼干。
  “喵。”小狮子绕着胖爷转。
  “你把我们领到附近怪物处,我就把小鱼干给你。”胖爷说。
  别的玩家也如法炮制,把自己的猫引过来。
  “哈哈,这些猫还是被女神眷顾的指引者,居然因为一点儿鱼干,差点叛变了。”直播间里的人大笑。
  不过,这倒衬托着小猫们更加可爱了。
  也有观众有不同意见,“我严重怀疑,这些猫是狗策划做出来故意骗玩家氪时间的。”
  “我甘愿氪时间,只求一内测码。”
  直播间在热闹时,小狮子已经被胖爷手里的小鱼干说服。
  它领着一群玩家,一群猫,浩浩荡荡的杀到镇子外面。
  他们一直向南,不上他们来时从山坡上下来的路,而是沿着山崖继续往南。
  从这儿往南,山崖往后缩,距离海岸也原来越远,为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场让出路。
  站在一草坡上放眼望去,左边尽头是从山坡上蔓延下来的树林。
  一条河从树林里流出来,然后分成一大一小两支。
  一条大道从脚下延伸,在跨过远处一座石桥后,绕着树林去向远方。
  至于去向何处,泽被树林挡住了。
  “哎,看那儿!”
  眺望的白小白刚要收回目光,忽见丛林中闪过几道身影。
  玩家们放眼望去,见白小白所指处,树林边缘活动着几个矮小的身影。
  他们穿着破碎的衣服,但绝不是人。
  因为他们个子不及矮人高,身子干枯瘦弱,光着头,而且他们的手很长,与人的比例不同。
  他们也望见了玩家,然后四脚着地,吓的慌忙逃进了丛林,不见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