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三十五章 对战

  在玩家的注视下,梅里牌开打。
  “一张孽鬼。”何时放下。
  “嚯,还挺小心。”酒馆老板丢出一张孽鬼战士。
  孽鬼战士技能为造成对方两点伤害,直接杀死了何时的孽鬼,丢进墓场。
  “食尸鬼。”
  何时放下一张卡,选择发动技能吞噬,吞噬墓场里的孽鬼。
  接着,何时投掷骰子,正好为一点,选择把食尸鬼异变为巨食尸鬼。
  巨食尸鬼战斗力很高,酒馆老板选择放弃。
  第二局开始。
  在最初,酒馆老板三张孽鬼,对何时一张巨食尸鬼,何时暂时领先。
  眼看将输,酒馆老板打出了孽鬼酋长。
  “孽鬼一个不足惧,三个战斗力加一,若有了酋长。”何时苦笑,“那就是翻倍了。”
  他此举是在为玩家讲解,说罢,他选择了放弃。
  “这…有点儿意思。”
  玩家们饶有兴趣的看着。
  白小白和胖爷直播间内的观众,也把游戏里里的牌局看了个清清楚楚。
  “下一款游戏,送两款游戏,这游戏良心啊!”
  “卡的立绘真棒!”
  也有观众识货,觉出了梅里卡立绘的不同寻常。
  “游戏规则挺简单的。”观众们评头论足。
  一直到了第三局的最后。
  酒馆老板依旧铺了一战场的孽鬼,与何时两头食尸鬼相比,战斗力持平。
  打到现在,俩人的牌都不多了。
  此时,酒馆老板打出一张卡,仿若点燃了引线。
  “石桥上的勇气,所有孽鬼战斗力加一。”酒馆老板放下玩家卡,“我赢了。”
  轰!
  引线燃尽,瞬间爆炸。
  “沃日!”
  围观的玩家们惊呼出声。
  “沃日!”
  直播间的观众无言以对,唯有以同样两个字来表达自己的敬仰与震惊。
  “居然是玩家卡,纪念玩家昨天在石桥上的战斗。”
  “还是一张关键时刻可以扭转乾坤的卡。”
  “我对这个卡牌游戏有兴趣了,跪求内测资格!”
  游戏中,何时惊讶地说:“这可是最新卡,拉德老兄,你居然有这张卡了?”
  他把卡放过来,故意让玩家们看,“这后面还有名字呢。”
  “仁义无双。”
  玩家们伸长了脖子看,不由自主的念出。
  “我,我!”仁义无双激动的指着自己,“这卡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旁边的玩家们酸了,“怎么没有我的名字?”
  “这套卡一共三十张。”
  “别的卡,或许有你们名字。”酒馆老板说。
  他把卡收起来,三局两胜,他已经赢了。
  仁义无双忙拦住酒馆老板收牌的手,“老板,这张牌,就这张牌,卖我,怎么样?”
  酒馆老板停下,瞥何时一眼后点头,“行呀。”
  “多,多少钱?”仁义无双忙问。
  “一张卡五个银币。”酒馆老板说。
  “这么贵?!”仁义无双惊讶。
  他们在这儿饮一杯酒,也才十铜币。
  “不贵了,这可是限量版,只要这三十套上面有署名。”酒馆老板按何时教他的说。
  “你要是不买,我收起来了。”酒馆老板又收拾。
  “买,我买!”
  仁义无双压下酒馆老板的手,果断付钱。
  金币、银币,只不过是游戏中的钱,对玩家们而言,他们根本不在乎。
  以后,这游戏肯定开充值系统,他们到时候再往里面充时间兑换点金币就成了。
  自己署名的卡到手后,仁义无双小心地把玩着,甚至不让别的玩家动,深怕他们弄脏了。
  “这立绘,这价值,啧啧…”
  仁义无双叹道:“这就是张艺术品!”
  “艺术品你大爷!”
  胖爷一把推开仁义无双,“老板,你还有这卡没?我要一张…石桥上的勇气。”
  “有。”酒馆老板看何时一眼,从吧台后面利索的拿出一叠卡。
  “别的卡要不要?”他问,“孽鬼卡也有很多。”
  “以后再说,先来一张玩家卡。”胖爷说。
  酒馆老板递给她一张,胖爷翻到背面一看,白小白的。
  胖爷递给白小白,接过她的五个银币,回头刚要买,人已经被别的玩家挤到了外面。
  “老板,我要一张。”
  “我也要一张。”
  “你大爷!”
  胖爷在后面跳脚,朝着前面喊,“有我名字的卡记着给我,我知道你们暗恋我,千万别私藏!”
  “2333。”直播间的观众乐起来。
  “我酸了,好想也有一张署自己名字的卡。”
  “放心吧,官方后面肯定还会出这样的卡,到时候一起努力就有了。”
  “话说,我们是胖爷直播间的观众,胖爷有署名卡,不就是我们有了?”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也想私藏一张。”
  “你是暗恋胖爷吧?”
  “胡说,我暗恋的从始至终都是胖爷的**!”
  在酒馆老板忙碌时,何时深藏功与名,悄悄出了门,上了牛车。
  他知道,梅里卡至少现在是成功了。
  不出半天,集市上商人就会把卖卡的钱送到神庙,何时安心等着即可。
  现在神庙欠债颇多。
  发给玩家的金币是借的。
  制卡的钱虽是杜林夫人义务设计的,但书商那儿还欠着呢。
  建造梅里神庙还欠着古德温伯爵、城堡里商人一笔巨款,这还是古德温伯爵夫人资助神庙一大笔钱的情况下欠下的。
  何时万万想不到,自己在现实位面,时间所剩无几。
  到了梅里女神这儿,好歹也是一神了,居然倒欠一身债。
  “我严重怀疑,你拉我入伙就是为了还债。”何时说。
  “你多想了。”梅里女神说,“还债只是对你小小的考验,我们的征途是再现女神荣光!”
  何时撇嘴,他信女神就有鬼了,也不知道谁见到金币就眉开眼笑。
  回到神庙,何时嘱咐大祭司嬷嬷几句,让她收到金币后,莫着急还钱。
  “把钱留下,我有用。”何时说。
  他又问莱娅:“附近有马场吗?”
  “马场?有。”莱娅点头,“古德温伯爵在城堡外有一个小型马场。”
  “买马的话,多少钱一匹?”何时问。
  莱娅犹豫一下,“小马驹差不多十个金币,大马的话,至少二十个金币。”
  何时咋舌,“这么贵!”
  “当然,一匹占马值二十头奶牛呢。”莱娅说。
  至于神庙里仅有的一匹马,那是信徒捐赠的,而且已经是一匹老马了。
  “淘汰下来的老马,十个金币以内倒是可以买到。”莱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