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三十三章 误会太多

  胖爷退出游戏。
  她的直播间还有许多观众。
  他们在笑方才的乱战,还在讨论胖爷刚才的魔音贯耳。
  这些,胖爷全不知道,也懒得去问。
  她现在很累,也很痛。
  这种痛,是精神上的痛,进而引起了头晕、头胀等不适。
  这种感觉,就像喝了假酒。
  “胖爷怎么不说话?”
  “胖爷,刚才当怪物什么感觉?”
  面对观众的追问,胖爷只竖起一根大拇指,用尽力气吼道:“大爷的,狗策划,我诅咒你永远娶不上老婆!”
  这还不过瘾。
  她又补充一句,“就是娶了老婆,你也短得不能用。”
  直播间的观众:??
  “胖爷,什么仇什么怨?”
  “难道是变成怪物毁了胖爷的形象?”
  “不,我觉得是暴露了胖爷唱歌要命的秘密,所以胖爷生气了。”
  “胖爷唱歌要命这不是公认的?不然,你们觉得双煞这名头怎么来的?”
  能把海豹歌姬带成双煞,足见胖爷的功力。
  “不是因为这个。”胖爷的脸色有点儿苍白。
  她心有余悸,“念神说的没错,喝下药剂后会真的疼,而且特别疼,比生孩子还他|妈疼!”
  观众们本来还调侃胖爷怎么知道的生孩子有多疼,但见到她惨白的脸色后,察觉一些不寻常。
  “真的疼?”
  胖爷点头。
  “死去活来的疼!我现在头都要炸了,真不知道念神怎么坚持下去的!”
  胖爷有一腔怒火,想要诅狠狠地咒游戏策划,却痛得精神疲惫,懒得再说。
  “不行了,我得去休息一下。”
  她摆了摆手,“等我醒了,我去问念神,再见了大家。”
  不等观众反应过来,胖爷直接关了直播。
  直播间的观众:……
  “念神说痛,胖爷也说痛,难道真的痛?”
  一些本来怀疑怀念熊话的观众,这下犹豫了。
  话分两头。
  在观众们猜疑不定时,现实中的胖爷退出游戏仓,丧尸一般拖着身子往床那边赶。
  身为海豹主播,她每天收入很多,自然不会委屈自己。
  她现在住的公寓虽然不大,但在有游戏仓的同时,还放得下一张大床——她喜欢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感觉。
  然而,就在头昏脑涨,只有一睡方可解忧的胖爷准备上|床时,敲门声响起来。
  胖爷疑惑。
  作为一名主播,很少会有朋友或亲人在她直播的时间段上门来打扰。
  她好奇地走过去,门刚打开一道缝,一胖婶儿挤进来。
  “哎呦,姑娘,我们是住户委员会的,来给你们送温暖的…”
  在经历一系列检查,把他们送走后,胖爷晕乎乎地倒在床上。
  她没有怀念熊的想象力,没有把药草试炼同这次送温暖联系起来。
  不过,这送温暖也是一团谜。
  住在这公寓很久了,胖爷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住户委员会。
  她怀着这两个疑惑,很快睡着了。
  中间昏昏沉沉,起床去过卫生间,但都是拖着身子去的。
  一直到第二天,她被饿醒,精神上的疲倦才一扫而空,真正地清醒过来。
  “咦,奇怪。”
  再看一下时间后,胖爷惊讶了,她想不到自己居然一睡就是一天。
  “有问题!”
  胖爷从来没有一次睡这么长时间。
  “难道是药草试炼?”
  胖爷自然而然的怀疑到罪魁祸首的头上。
  于是,在用过早饭后,她迅速进入游戏,在神庙前的梳子木桩上找到了正在练习的怀念熊。
  怀念熊虽然早过了梳子木桩,但一直在练习,业精于勤荒于嬉么。
  胖爷把怀念熊从梳子木桩上拉下来。
  “哎,哎,你干什么?”怀念熊身子稳如磐石,把她拉几下后才跳下来。
  直播间的观众见到这一幕,打趣起来。
  “完了,胖爷看上念神了。”
  “这一大早的就打情骂俏,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胖爷不理他们的吐槽,问怀念熊,“你待会儿还要进行药草试炼?”
  “当然。”
  胖爷伸出手,摸了摸怀念熊的额头。
  怀念熊被吓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你,你干什么?”
  “你没发烧啊。”胖爷一脸困惑。
  “如花少女当街威胁英俊少男,世风日下啊。”
  “胖爷,矜持一点儿,念神都被吓坏了。”
  “放开念神,让我来。”
  大早上的,直播间也热闹起来。
  胖爷问怀念熊,“药草试炼那么痛,昨天差点把我给痛死,你,你为什么还参加?”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什么意思,还真的很疼?”
  “难道念神和胖爷说的是真的?”
  “都别说话,看念神怎么说。”
  听到胖爷这个问题,怀念熊神秘一笑。
  “药草试炼后,你也被住户委员会送温暖了吧?”他委婉地提醒。
  “对啊,不止送温暖了,生命科学院的什么专家还上门为我检查身体了,你怎么知道的?”胖爷狐疑。
  “咳咳。”怀念熊想要委婉地提醒她。
  “你咳什么,这两者之间…”说到此处,胖爷睁大双眼。
  她看着怀念熊,“不会吧?药草试炼与,与生…”
  “嘘。”
  怀念熊示意她别说出来。
  耗子帮这时从他们身边走过,直接把俩人分开了。
  耗子帮中擅长交际的人,拉走了怀念熊,“来来,念神,今天你的药草试炼由我们来守卫。”
  望着怀念熊的背影,胖爷陷入震惊之中。
  不止他们,直播间的观众也很惊讶。
  “生命科学院?送温暖,检查身体?我怎么听不懂?”
  “貌似是说,念神和胖爷都被检查身体了。”
  “为什么?”
  “因为药草试炼?”
  “玩游戏而已,与生命科学院有什么关系,生命科学院不是研究生命科学的?”
  “说的也是,难道药草试炼还能让现实中玩家的身体变厉害?”
  观众们都知道,游戏中的药草试炼,主要目的是让玩家的身体变异。
  星痕:“你别说,现实中变厉害也是有可能的。”
  “怎么说?”
  星痕:“你们记不记得,念神说过,他用人格保证,痛苦过后,不止游戏,人生也将达到新高度?”
  “是说过。”
  “所以,这游戏里的药草试炼,十有八九与生命科学院有关系。”
  “我明白了!游戏中的真实痛苦,或许就是用计算机模拟的某些药物对人体的作用。如果通过了,这人在现实中就有机会突变为猎魔人?”
  “23,突变成猎魔人作甚?现实中有怪物。”
  星痕若有所思:“猎魔人只是代称,你把名号拿掉,看他的身体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