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五十一章 文明岁月

  在这座令人震撼的艺术面前,莫晓晨震惊了。
  他站在原地,久久不说话。
  他已经找不到别的形容词。
  这游戏太牛掰了。
  居然把大教堂做成了一间堪比现实中顶级艺术馆还厉害的存在。
  不止如此,无论雕塑,头顶彩绘,还是墙上挂着的铜版画,它们的艺术风格有别于现实中莫晓晨曾见过的艺术风格,而且彼此之间相得益彰,主题明确。
  不说这些艺术品,单说这布置,搭配,就需要极高的艺术的审美。
  别的游戏中也不是没出现过艺术馆这样的场景,大都以现实中艺术馆为模板,照葫芦画瓢而已,艺术品的艺术风格都不见得能还原出来。
  这间大教堂则不一样。
  它的风格独树一帜,这些绘画,雕塑更是独树一帜。
  以莫晓晨离着最近的铜版画举例。
  近距离看,这幅版画上的线条在刀刻力度轻重变化下,搭配组合之间衔接融洽而自然,透漏出了艺术家稳定及深厚的绘画基础与基本功,在其中运用的极其复杂的绘画手法,显然不是一人一朝一夕可成。
  这种手法,想必是长时间的积累,一代又一代的传承,最终才在这幅铜版画上大成。
  莫晓晨自认为是学富五车之人,但他在现实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绘画手法。
  他下意识的认为,大教堂的一切艺术,在现实中都无迹可寻。
  这是游戏自己创造的,一种成熟的艺术流派!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莫晓晨就摇头否认了。
  不,不可能。
  从无到有,需要天才般的灵感。
  从有到不朽,需要的则是文明在岁月中的积累。
  从来没有一种艺术,一种文化,一种信仰,从创造出来就成为不朽。
  而是经过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间或有天才闪现,在前人的肩膀上创造,才能创造出不朽。
  这个游戏不可能办到,
  或许,这间大教堂是借鉴某个不知道埋没在哪个犄角旮旯的古文明教堂建造的。
  “嗯,一定是。”莫晓晨暗自确定。
  就像管风琴。
  他得知《安魂曲》由管风琴演奏后,亲自去查过。
  在现实中确实有过管风琴这种乐器,十分古老,具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然而,因为管风琴造价太高,保养太麻烦,演奏机会太少,往往蒙尘。
  于是,在上个世纪末,管风琴彻底的退出了历史舞台,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后面的集团化斗争中,它的一切资料,更不知道被丢到哪个故纸堆里去了。
  只有一些书籍上,还有只言片语的记载。
  这就是莫晓晨迫不及待想进入游戏的原因。
  他想看一看,传说中都鲜少提及的管风琴,在游戏中出现后是个什么样子。
  是不是游戏团队从故纸堆中,把管风琴的构造挖掘出来了。
  现在,他说同样的想法。
  这个大教堂的布置,或许也如管风琴,是游戏团队从某个故纸堆里考古挖掘出来的。
  莫晓晨这般想着,但还是想深究一下。
  于是,他利用客户端自带的镜头,把铜版画,天花上的绘画,雕塑都拍下来。
  他准备回头在微博上问一问那些艺术家。
  他们或许知道这些艺术品的来历。
  虽然认为这些艺术品,全部来自现实,游戏中只是复制。但这游戏太逼真了,逼真到让人分不清虚假与现实,所以徜徉在这艺术的大殿中,莫晓晨极为享受。
  “呼呼。”
  它的小猪跟在莫晓晨身后,百无聊赖。
  莫晓晨一一欣赏过去,并拍下来。
  在走到雕塑旁边,他正要靠近,“呼”,小猪横在他面前,大叫起来。
  一直在旁边沉默,任由勇士参观的修女也拦住他。
  “勇士,请对女神保持尊敬!”修女横眉看他。
  莫晓晨醒悟过来,忙答应:“好的,好的。”
  他可不想继被猫杀死的柠檬水之后,成为被猪杀死的勇士。
  这时,他也记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管风琴…”莫晓晨问修女。
  “这儿。”
  修女走上圣台,拉开硕大的帷幕,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莫晓晨面前。
  在修女身边,有一复杂的演奏台,一共有三层手键盘和一层脚键盘,演奏时,演奏者需要手脚并用。
  演奏台头上,琴身高达五层楼。
  它依照教堂建筑特色量身定“建”,密密麻麻的排列着上千根金属音管,令人震撼。
  “手摇风箱在后面。”修女说。
  莫晓晨不语。
  面前的管风琴,与他看到的书籍上,只言片语记载的样子一模一样!
  他已经沉浸在其中,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不同于王恋花,莫晓晨喜欢乐器,善于用不同的乐器,谱写出不一般的曲子。
  所以,他熟悉许多乐器的音色。
  但管风琴这样的庞然大物,莫晓晨第一次见。
  他走近管风琴,痴迷的抚摸着,宛若在抚摸情人的肌肤,不敢用力,珍惜万分。
  即便在他看来,这管风琴只是个样子货,但依然让他震惊了。
  “大祭司待会儿要演奏管风琴,勇士若喜欢的话,可以在下面看。”修女说。
  莫晓晨激动地抬头,“真,真的可以演奏?”
  修女点头,“当然。”
  这时,莫晓晨回过神,知道自己这是在游戏中。
  至于演奏之类的,估计是大祭司在上面装模作样,然后游戏自动播放出音频。
  不过,这游戏既然如此逼真,想必这管风琴运作时也是栩栩如生吧。
  “好。”他答应了。
  就是在游戏中看下管风琴演奏,听一下它的音色,也足以让莫晓晨期待了。
  ……
  在斟酌许久后,何时的告示终于写就。
  他拿着告示,提着新做的告示板,刚走到圣所前的回廊。
  “哈!”
  一人跳到他面前。
  何时被吓一跳,手里告示板霎时间打向来人。
  “哎呦,别打别打,是我,梅里勇士我要养猫!”来人嚷道。
  何时停下,“原来是你啊。”
  他还以为有怪物跑到神庙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何时问。
  我要养猫揉了揉被打的头,“那个,大爷,我有一笔生意要与你谈谈。”
  “生意?”何时上下打量他,“说来听听。”
  我要养猫指了指自己脚下的猫咪,“猫饿了…是不是要吃饭?”
  何时点头。
  “我会做猫粮!”我要养猫得意,“我这生意,您觉的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