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三十一章 死歌

  “这游戏是我见过的最牛掰的游戏,转职居然这么难。”
  “梅里老贼虐玩家为乐呗。”
  “这是狗策划的恶趣味。别的游戏再难,考验的也是操作水平和反应速度,这垃圾游戏倒好,考验的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天赋,意志力。
  他们第一次见到有游戏在转职时,需要考验玩家这种很虚的东西。
  “我觉得这就是个垃圾游戏,狗策划故意设难度。”
  这些天,因为玩家成为巫师需要天赋,而猎魔人又迟迟不见有人成功,所以对游戏质疑的人越来越多。
  不少玩家认为,策划是在故意在为难玩家。
  一些游戏策划在微博上也发表了一些意见,认为《梅里勇士》根本不是游戏,而是来玩人的。
  这导致许多玩家为游戏打的评分又降低许多。
  后面进入游戏的玩家,大多也选择休闲玩法,很少有玩家再踏上梳子木桩。
  然而,即便《梅里勇士》的口碑跌到了低谷,观看《梅里勇士》直播的观众还是很多。
  在直播效果方面,无论风景,美食,还是其他,《梅里勇士》的实力毋庸置疑。
  回到游戏中。
  在惨叫声消失,安静片刻后,石室内传来怪物的怒吼。
  何时叹口气,看来这位勇士也失败了。
  因为服用的是巨食尸鬼的诱发物,所以玩家失控后,变成的也是食尸鬼一样的怪物。
  不同于怀念熊的钳子。
  耗子帮成员变成的怪物,有着长长的爪子,尖利的牙齿,四条腿着地,如同狗一般利索。
  在战斗时,他会向玩家猛扑过去,用爪子撕裂玩家身子,或者一口咬住喉咙,直接咬断喉管。
  这次在院子里参与围杀怪物的是那些认为何时的偏心的乌合之众。
  这次,何时成全了他们,让他们体验一番被怪物收割的感觉。
  不过,他们败得也太快了,眨眼之间就被怪物撕了一地,最后还是猎魔人出手,料理了这怪物。
  怪物排出的药剂,何时让调制药剂,继续为下一个耗子成员用。
  这是耗子帮的人自己提出来的。
  他们准备一天内,所有通过抉择之路的玩家,全部经过一次药草试炼。
  这样一来,充分利用了药剂,也充分利用了药草试炼后恢复时间,提高了效率。
  何时对此是很乐意见到的。
  不止如此,这么多怪物,还提高了玩家猎杀怪物的技巧。
  终于,在第五天,也就是怀念熊自觉的第七天,玩家在被怪物不断收割下大有长进,出现了第一个杀死怪物的玩家。
  出乎何时预料,他不是出自耗子帮,也不是出自收尸队,而是出自一群莽夫的狗会。
  在不断失败后,狗会的莽夫们灵机一动,想出一个好办法。
  他们发扬狗的精神,以狗围猎怪物的大无畏,在怀念熊变成的怪物出现时一拥而上。
  何时以为他们会被怪物再一个猛冲,又一个横扫打败。
  怎料,这些玩家十分有血性。
  他们就地一滚,死死抱住怪物身体,对旁边被踩死的玩家视而不见。
  余下的玩家也前赴后继,有的死了,有的被打半残,但都死死抓住怪物的身体不松手。
  在怪物被玩家们死拖着,行动不便时,有一玩家绕后,一剑刺进怪物后脖颈。
  何时目瞪口呆。
  猎魔人大师威廉也一脸错愕。
  这些玩家,充分发挥了不怕死,不怕疼的优良作风,疯狗一般地把怪物给咬死了。
  胖爷忍不住向他们竖起大拇指,什么叫莽夫,这他妈的才叫莽夫。
  后面的几天,玩家们继续猎杀玩家变成的怪物。
  何时本来想让巫师拉夏手里的巫师也练练手的,但被拉夏拒绝了。
  “一个月之内,你还是别想了。”
  不用一个月,两天后,何时就不想了。
  因为这天,发生了三件事。
  第一件,胖爷终于通过抉择之路考核,可以参加药草试炼了。
  ***工会的人为此提前一天,由仁义无双领着玩家,进入石桥上的树林,猎杀了一头孽鬼战士。
  他们取了孽鬼战士的心脏,购买了草药,让修女为胖爷调制了药剂。
  胖爷是这天第一个药草试炼的人。
  她很紧张。
  尤其在见过怀念熊,还有耗子帮的那群人在试炼时的痛苦后,她心里直打鼓。
  直觉告诉他,那种千奇百怪痛苦的喊叫,绝对不是过场动画那么简单。
  怀念熊在一次又一次失败后,也不止一次隐晦地提醒他直播间的粉丝:“这游戏绝对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相信我,兄弟们,我以我的人格保证,痛苦是真痛苦,但痛苦过后…”
  他神秘莫测地一笑,“不止游戏,你的人生也将达到新的高度。”
  对此,玩家中流传着两个说法。
  一个是怀念熊在吹牛皮,收了工作室好处,故作神秘地帮《梅里勇士》做宣传。
  另一个是怀念熊说的都是真的,他知道什么内幕。
  更多的观众倾向于第一个。
  他们不认为这游戏真的痛苦,那么怀念熊每天做那么枯燥的事儿,可想而知。
  但死忠粉倾向于第二个。
  怀念熊现在为了药草试炼,把直播的时间压缩到了很短,肯定不是为《梅里勇士》宣传那么简单。
  其实,想要知道正确答案,问耗子帮的那群人最好。
  但耗子帮的人,大部分板着一张脸,不言不语,对人也不搭理。
  倒是有几个交际能力强的。
  但从他们嘴里又套不出什么实话。
  他们总有办法岔开话题,而且还让你听的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忘了自己本来目的。
  现在,胖爷作为他们双方之外的另一方,终于有了验证的机会。
  紧张不已的胖爷,在公会成员,还有直播间观众的鼓励下,进入石室。
  与此同时,一大批观众涌入胖爷直播间,等待着她服下药剂。
  这是他们第二次观看猎魔人药草试炼直播。
  怀念熊在第一次直播服用药剂后,后来再也不直播石室内了。
  在胖爷进入石室时,仁义无双他们守在了院子里。
  用白小白的话说,他们的会长,他们要亲自狩猎。
  终于,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了。
  在直播间观众的倒计时下,胖爷仰头把药剂一饮而尽。
  “我去,一股馊味。”胖爷还来得及抱怨几句。
  然后……
  啊呜!
  一声怪异的惨叫,传遍神庙,同时也传遍现实中大都市的东西南北。
  几乎所有听到的人,身子都不由自主地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