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一章 起源

  公元2146年,天上出现一道门。
  门巍峨,白玉石构成,门紧紧地关闭着,浮在白云间,一动也不动。
  这座天空之门,在任何时间,任何国家与地区,无论白天,黑夜,晴天还是雨时,抬头都可以看到。
  曾有大型集团派飞行器上去查探过,飞行器直接穿了过去,碰不到这座天空之门。
  天空之门不存在于现世间,仿若海市蜃楼。
  亦或者是投影。
  至少百姓们这样认为。
  他们觉着这又是某个集团在故弄玄虚,在为某个产品做广告,从而赚取人们被压榨的本已不多的时间。
  然而,一天天过去了,还是没有集团站出来承认这是他们在为新产品造势。
  天空之门在出现之后,始终呆在那里,门不曾开,不曾为世界造成任何影响。
  久而久之,人们也就不在奇怪天空之门的存在。
  或许,只有门开,或者消失了,才会再次引起人们的热议。
  在22世纪,平民很忙,忙着用今天的时间去换取明天的时间。
  倒是那些时间无忧的富人,忽然出现的天空之门,宛如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他们头上。
  他们深怕有一天醒来,那把剑落下,如此一来,再多的时间也难以活下去了。
  ……
  何时站在窗前,望着窗户外的天空之门。
  在这个世纪,科学家已然攻克了永生难题。
  人们发现,人的身体内有一道基因,只要控制这个基因,便可以控制人的寿命。
  然而,资源有限,于是人们借助基因手段,在每个人出生时设定60岁的基础寿命。
  在这60年的时间内,集团将保证人们的基本生活保障。人们若有额外需求,可以用这60年基础时间支付,或者用自己劳动赚来的时间来支付。
  等基础时间耗尽,人们再想多活一天,都必须依靠劳动去赚取。
  于是时间成为了货币。
  何时现在居住于一硕大的蜂巢建筑中。
  每个胶囊公寓就是一个蜂窝,里面只有一张床,翻身也不允许,躺在里面,如同躺在棺材里。
  这蜂巢建筑在22世纪被认为是最伟大的建筑。
  它成功将集团为居民提供的居住成本压缩到了最低。
  当然,何时这个公寓较别人的要大一些,有窗,有桌子,有自己卫生间,差不多前世的一室。
  何时的床被改成了虚拟仓,是他用五年时间换来的豪华版。
  床两侧有按钮,按下后会推出集团提供的饮食,足以果腹,但味道不大好。
  此时,床上面打开的虚拟仓上,正投下一道幻影——一身着白色长裙,一头白发,肤色白皙,身姿挺拔,自称为神的女神,目光中泛着冷波,眨也不眨的盯着何时,等他答应。
  “这道门打开的那天,寒冬将至?”何时收回目光,惊讶地看着她。
  女神冷冷地说:“白霜正在各个位面蔓延,那道门正是白霜的仆人留下的。现在白霜教会正忙着吞噬许多位面,他们一旦吞噬成功,腾出了手,就将降临这个世界,灭绝所有生命。”
  望着女神,何时依旧难以置信。
  “这不是广告吧?”他问。
  虚拟仓经常弹窗,豪华版亦然,唯一的目的就是丧心病狂的赚取用户的时间。
  女神不答,双目凌厉,直直的盯着何时,精致的下巴让何时失神。
  “好吧。”何时换下一个问题,“为什么选中我?”
  “正如我方才所言,我与你一同来到这个世界的。”女神说。
  作为一名位面将要被毁的位面之神,女神趁白霜教会不注意,穿过白霜教会在她位面的门,寻找其他位面之神的帮助,但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她刚进入门内就被白霜教会的人发现。
  她在仓促逃跑中跌入时空乱流,与何时穿越的灵魂纠缠在一起,一同借助那道门进入了这个世界。
  之后,何时附身在这具身体上,而女神暂时栖息在虚拟仓的数字世界中。
  “你现在当务之急是驰援我被侵袭的位面,帮助他们抵御白霜教会。”女神一脸严肃的说。
  “我?”何时双手一摊,“我只是个平常人,而且…”
  女神冰冷得打断他,“一旦我的位面被白霜占据,我将陨落,而你将为我陪葬。”
  何时一怔,“凭什么?”
  前世他刚找到工作,还没活够,就被高空坠物——一酒瓶子砸到了这个世界。
  正好,这身子的主人也被人敲一棒子,直接死过去了,这才给了何时附身的机会。
  他刚要好好活呢,怎么又要死了。
  “我说过,我们纠缠在了一起。”女神说。
  “另外…”
  女神一指何时手上腕表,“你胳膊上的时间也不多了,这辈子还想好好活,就得听我的。”
  何时看一下腕表。
  这腕表上记录着一人余下的时间,一旦为零,人将自动死亡。
  现在腕表上的时间只有十几年了。
  能剩下这么多,已然不错了。
  这副身子旧主人毫无理财观念,被各种广告忽悠,买了高端虚拟仓,又买了这间大点的公寓。
  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遇到了时间劫匪,在争抢逃跑之余,被对方敲了一棒子。
  当然,要不是他倒霉,估计还轮不到何时附身。
  想到此处,何时抬头,刚要说,女神道:“这具身体是我用残存的神力才得以修复的。”
  “你知道我想什么?”何时惊讶。
  女神不开口,声音在何时念头里响起,“我说过,我们被纠缠在一起了。”
  “那为什么我不知你心中所想?”何时问。
  “因为我是神!”
  “行吧。”何时被说服了,他只能上了面前这位女神的贼船。
  问题是……
  “我能帮上你什么忙?”何时问,“帮你联系这个位面的神?”
  女神摇头,“这个位面是科技位面,暂时还没有出现自己的位面之神。”
  她告诉何时,不同位面有不同位面规则,也有不同的位面之神,位面之神乃位面规则所化。
  一般而言,科技位面只有在走到科技尽头的时候才会出现自己的“神”。
  “那怎么办?”何时问。
  他虽然穿越了,但现在也是一个可以被一酒瓶子撂倒的货色。
  “它!”
  女神一指虚拟仓,“游戏!”
  “游戏?”何时疑惑。
  女神惜字如金,懒得多言,但把这部分的内容放开,让何时自己读取她的意识。
  原来,借住虚拟仓这么多天,女神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她发现,由于集团赡养人类的关系,人们娱乐方式很多,其中最大的一类就是游戏。
  在游戏中,人们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时间、精力,还有潜藏在骨子里的暴戾。
  “这些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女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