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六十九章 偷袭

  人气对胖锅锅很重要。
  他看着直播页面,酸得牙疼。
  现在胖爷直播间人气快与“衣不留行”不相上下了。
  再看看自己的直播间,直线滑落,不说胖爷,都被白小白远远地甩在身后。
  现在的游戏直播平台,在前面的只有两款游戏——《神界》与《梅里勇士》。
  《神界》占据榜首,这自不用提。
  作为一款风靡全球,有职业联赛的竞技游戏,《神界》一直有着庞大的人气。
  不说玩家,单说云玩家,都是其他游戏的百倍、千倍。
  倘若有一天,《神界》的人气不在榜首了,那是真出问题了。
  然而,《梅里勇士》可是实实在在的一款新游戏。
  它这上涨的势头,让许多以直播为生的主播惊讶不已,心动不已。
  他们这些做主播的最知道早搭上一个快火的游戏,会为自己的直播带来多大利益了。
  《梅里勇士》在海豹游戏平台的评分一度超过《洞中人》。
  虽然很快被《洞中人》的玩家和粉丝刷差评掉了下来,但还是让许多主播看好它的潜力。
  这不,现在平台上涌现出不少直播《梅里勇士》的。
  这还是《梅里勇士》在内测,没有放开玩家限制的情况下出现的。
  胖锅锅再看一眼胖爷直播间的人气,牙要倒了。
  他当初把《梅里勇士》删了作甚!
  若是不删,海豹直播平台上第一个直播《梅里勇士》的就是他。
  算了,他还是直播《神界》吧。
  神界是他的基本盘,就算以后《梅里勇士》火了,他转过去也有观众基础。
  胖锅锅点开自己的直播间,然后发现不少人在谈论胖爷……
  胖爷今天人气之所以很高,是因为很多观众被她的直播间标题吸引了过来:
  现场直播为自己绑架巫师导师。
  观众们玩过的游戏多了,但自己为自己请导师,还用“绑”这个字,那可就稀罕了。
  涌进来的观众,都是为了看胖爷他们如何绑架巫师拉夏。
  胖爷他们一直在酒馆呆到深夜。
  不只是入夜后好办事儿,也是为了给那个出言不逊的士兵一个教训。
  在几个士兵醉醺醺的起身,“吱呀”推开酒馆门离开后,胖爷打个眼色。
  玩家们站起来,陆陆续续出了酒馆。
  此时,维托小镇上的人大都已经睡着了。
  大道上人烟稀少,只有士兵,一条狗在晃荡。
  沿街的店铺门前挂着灯,让大道不至于一抹黑,什么也看不到。
  他们尾随在士兵身后,伺机而动。
  “咱们是不是得遮下脸?别暴露了身份。”一玩家问。
  胖爷:“有道理”
  她招呼大家,“快,都蒙上脸。”
  另一玩家问:“咱们蒙上面脸,还是蒙下面脸?”
  胖爷疑惑:“有什么区别?”
  “在西区电影里,蒙眼以上,西区的人看不出蒙面人是谁。在咱们东区,蒙嘴及下面,东区的人看不出蒙面人是谁。”这玩家说。
  他网名“一头师狮”,太绕口,大家称呼他为小狮子。
  胖爷:“咱们是东区人,蒙下面脸。”
  “可游戏里的土著明显是西区的人。”小狮子说。
  胖爷:“那咱们就蒙上面脸。”
  小狮子:“那也不成,万一因为人种不一样,东区人下面好认,西区人上面好认呢?”
  胖爷:“那咱们怎么办?”
  “要我说,直接全蒙上得了。”
  见他们争论不休,一玩家凑上来说。
  “这是个主意。”胖爷点头。
  “可咱们去哪儿整蒙面的头套去?”小狮子又问。
  胖爷:“对呀。”
  “你们怎么那么笨呢,咱们直接把他们的头蒙上不就得了?”
  仁义无双说着,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
  “这…”
  胖爷与小狮子等人面面相觑。
  最后,胖爷下结论:“与你们在一起,我的智商被严重拖累了。”
  “2333。”
  见他们争论半天,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所有观众乐了。
  “行,行了,明,明儿咱们再喝。”
  前面醉醺醺的士兵挥别同伴,向旁边的巷子走去。
  在城堡里当士兵的有许多是镇上自由民,散去后会各自回家去住。
  “这更方便咱们了。”
  胖爷挥手,让大家赶紧跟上去。
  等他们进入巷子时,“滋滋”,士兵正醉意朦胧地站在路边,对着排水沟撒尿。
  虽然看不见作案工具,但这一幕也挺不雅观的。
  “沃日,好不文明。”
  “海豹直播平台有史以来最大尺度的直播。”
  胖爷觉得这时候打断人家挺不厚道的,但这是最好的机会。
  她向仁义无双他们打一手势,快步向士兵走去。
  士兵被酒精麻痹了。
  一直等仁义无双他们到了三步之外,他才警觉地回头。
  “谁?!”
  他还不忘收起作案工具。
  仁义无双三步并作两步,举着外套向士兵头上蒙去。
  士兵既然是士兵,自然受过良好的训练。
  尽管喝了酒,但他的反应还在。
  士兵瞬间侧身,一低头,躲过外套后脚下一勾,让仁义无双摔了个狗啃泥。
  “我去,这招帅呀!”
  “行云流水,一看就知道是高手。”
  “高手个屁,这只是个小杂兵。”
  在仁义无双干脆利索地栽了后,后面的玩家愣一下才跟上。
  士兵一脚踹中一玩家胯下,右手抓住另一玩家的衣领把他甩到一旁。
  “一起上,缠住他!”胖爷闷吼。
  士兵抬头,在夜色朦胧中正好看见她。
  玩家们一拥而上。
  士兵或许训练有素,或许身经百战,但他缺少一样东西——那就是不怕疼,不怕死的勇气!
  好汉难敌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
  更不用说一个醉醺醺的汉子对一群什么都不怕的玩家了。
  士兵身上很快挂了一堆玩家,他的手、脚还都被玩家们死死地抱住。
  任由他拳打脚踹,玩家们就是不松手。
  胖爷在后面跟上,一外套把他蒙上,同玩家们一起把他绊倒在地。
  “你他姥姥,住手,给老子住手!老子是古德温伯爵手下的士兵,你们他姥姥的不想活了!”
  士兵骂骂咧咧,污人耳朵。
  “你姥姥!”
  胖爷气不过,一脚踹在他胯下。
  “啊!”
  士兵惨呼,在寂静的镇子上十分醒目。
  一玩家急忙堵上他的嘴巴。
  “沃日!胖爷,你也太狠了。”仁义无双爬起来。
  他被摔成狗啃泥。
  “狠个屁,胖爷,你还是轻了!”小狮子站起来。
  他刚才被士兵踹中胯下时,那才叫狠呢。
  游戏已经减弱了痛觉,但还是痛得让他躺一会儿才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