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二十四章 药草试炼

  待指引者被赶出去后,何时让玩家们严阵以待。
  他悄瞥那些指引者是小白鼠的人。
  他们的站位很有意思,三人呈掎角之势,相互之间有照应。
  一看就知道练过的,
  他们身子挺得笔直,犹如一支蓄势待发的箭,随时可以射出去。
  现在何时可以肯定,虽然他们不曾对外宣扬过,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以耗子为指引者的玩家,一定是训练有素的,属于某个组织的人。
  十有八九是海豹集团的人。
  《梅里勇士》在被封不掉,还放出“天空之门”的消息后,应该引起集团高层警觉了。
  不过,何时对他们的身份不在意。
  只要能为他所用就成。
  怀念熊的直播间。
  他的人气本来就很高,今天他要转职成为猎魔人,更是引来大批观众。
  整个直播间的人气,现在已经超过正在直播的《神界》联赛,登顶榜首。
  《神界》联赛次之。
  排在第三位的直播间,既不是胖爷,也不是胖锅锅,而是《梅里勇士》的官方直播。
  安妮女王在遇见神殿骑士团后,在骑士团护佑下正在穿过大半国土,向西北的古德温伯爵领地进发。
  亲王的三个骑兵团,火焰教派组建起来的红蔷薇骑士团在后面紧追不舍。
  一路上,有背叛女王的领主,也有站在女王这一边的领主。
  一路上,战争不断,死亡不断,刀光剑影不断。
  观众们正在经历一场细节到令人发指,残酷到让人胆寒,真实到令人惊讶的战争。
  自然而然,每天定时报道,前来观看的玩家有很多。
  整个海豹游戏平台,现在多出一大堆云军师,不时地指点一下江山,模拟一下战场。
  有玩家的地方就有江湖,云军师也是如此。
  当女王一个决策作出,或将要做一个决策时,总有两拨人,三拨人提出自己的意见。
  意见相左,打嘴仗总是免不了的。
  乌合之众特有的属性在于,我说不过,但我可以骂你。
  于是直播间里唇枪舌剑,口水乱飞,每天丢失爹与娘,让人看得心惊胆战,又大呼过瘾。
  言而总之,现在的女王的逃亡路,在直播间里很火。
  遇见《神界》联赛菜鸡互啄时,女王逃亡甚至高过那边的人气。
  回到怀念熊直播间。
  所有人盯着怀念熊,看着他进入石室。
  “竞猜了!”
  星痕作为房管,打开竞猜,“念神成功的押胜,失败的押负。”
  “我押胜!”
  星痕率先押上自己的时间。
  “我也押胜!”
  “念神的意志力不用说,我相信念神能成功。”
  怀念熊直播间的粉丝们,纷纷力挺怀念熊。
  “我押负!”
  一些观众更相信狗策划。
  “梅里老贼:看来你们对我一无所知!”
  “我相信策划的节操丢了,他不会捡起来的。”
  伴着石门被关上,直播间镜头暗下来。
  石屋内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根蜡烛在燃烧。
  怀念熊盘腿坐下,把药草试炼的药剂取出来。
  刚才威廉大师那么郑重其事,让他有些紧张了。
  “我现在开始了。”
  他对直播间的观众晃了晃手中药剂,同时鼓励一下自己。
  深吸一口气后,怀念熊打开瓶塞,仰头一饮而尽。
  哗!
  药剂一入喉,一股腐败、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
  其中就有被他杀死的蟹蜘蛛毒腺的苦与臭。
  呕!
  他忍不住想吐,却吐不出来。
  “太难喝了。”
  怀念熊吐出舌头。
  “我去,这声音…”
  直播间的观众狂乱了。
  念神的嗓音变得沙哑,难听,宛若地狱中的恶魔。
  怀念熊正要再说话,痛苦由胃囊蒸起,钝刀割肉般折磨着他的胃。
  “啊!”
  怀念熊睁大双眼,不敢置信。
  这种疼,不是他预料之中轻微的疼,而是百分之百的疼痛,是超越了他所有认知的疼痛。
  这不是游戏应该出现的疼痛!
  “唔啊。”
  他忍不住大叫出声,盘腿而坐的身子前俯,试图寻找什么借力的东西支撑身体。
  此时此刻,痛苦在身体里蔓延,从胃部一直钻到五脏六腑,一直钻到四肢、头部。
  怀念熊觉得头成了气球,在不断地被胀大又胀大,随时会爆开,让他的脑浆落一地。
  “你大爷的,狗策划!”
  怀念熊现在知道自己被狗策划坑了。
  这之后,怀念熊再也叫喊不出有意义的词了。
  他在地上打着滚,嘶哑地喊着只有恶魔、怪物才临死前才能喊出来的嚎叫,十分地瘆人。
  在外面听着的何时,甚至怕怀念熊把自己的嗓子喊破。
  怀念熊的直播间,此时非常安静。
  他们被怀念熊的嚎叫,不可思议弯曲的身子,青筋毕露、扭曲全非的面目,还有鲜血也洇红的眼睛吓坏了。
  屏幕一闪,直播间断了。
  所有人愣一下,然后才回过神。
  “刚,刚才…是,是演的吧?”
  “应,应该是。”
  “可也太真实了。”
  “你,你们说,有,有没有可能是真的?”
  “靠,那狗策划就是畜生!”
  星痕:“不会,不会,狗策划是有节操的,这一定是过场动画。”
  虽然他这般说,但头皮发麻,心跳加快,身上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太恐怖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这么痛苦。
  幸好,镜头关了,不然他会做噩梦。
  冷静下来后,直播间的观众纷纷选择投奔胖爷直播间。
  胖爷直播间一下子多出许多难民。
  在这儿,稍微要好一些,见不到怀念熊痛苦的样子,但凄厉的嚎叫声依然可以听见。
  即便何时与猎魔人密封了石室,声音还能清晰地传出来。
  胖爷听得头皮发麻。
  “这,这他娘的不会是真的吧?”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其他人摇了摇头,呆若木鸡。
  莫说他们,耗子帮的那些人此时也脸色煞白。
  好在,叫声慢慢小了下去,一直到悄无声息。
  院子里的玩家,直播间里的观众悄松一口气,终于完了。
  刚才那叫声,真的太恐怖了。
  “过去多长时间了?”
  胖爷动一下酸疼的身子,忽然发现自己背后全是汗水。
  “一个多小时了。”我要养猫告诉她。
  “什么,这么长?”胖爷惊讶。
  这游戏转职用时也太长了。
  也不知道念神在里面怎么样了。
  即便是走过场动画,看着自己身子扭曲,听着自己惨叫,心里估计也会留下阴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