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六十八章 吃播

  “行吧!”
  莫晓晨无奈。
  他换一个办法,“我赊账买一只烧鸡,这总成了吧?”
  “也不成。”编号23说。
  “为什么?”
  “谁不知道你现在欠神庙十几个金币。”
  现在莫晓晨是整个游戏最“负有”的人,让他赊账指不定就成白食了。
  “我,我用时间买,这总行了吧?”莫晓晨说。
  编号23有些心动。
  但这生意不是他的,他得找柠檬水、白小白他们商量下。
  正在招呼客人的白小白听编号23这么一说,高兴地走过来,“莫老师!”
  莫晓晨打量她,“你是…白小白!”
  “是我。”白小白高兴地说,“莫老师,你还记着我呀。”
  “当然记得,这游戏里有管风琴还是你告诉我的。”莫晓晨说。
  白小白作为海豹直播平台上的唱歌主播,偶尔也出个单曲。
  一次编曲时,白小白曾求到莫晓晨那儿。
  “我得谢谢你呀。”莫晓晨说。
  要不是白小白告诉他,他也不会进入游戏了。
  虽然只进到游戏一天,但想想这经历,充实而又丰富。
  他不像在玩游戏,倒像去游学去了,感觉自己年轻异国时求学的时光又回来了。
  “嗨,谢我什么,当初您帮我编曲,我还没谢您呢。”
  白小白招呼莫晓晨坐下,“今儿这烧鸡,我请了。”
  “不用,不用,我还喂猪呢。”
  莫晓晨摆手。
  老师都喊上了,一点儿矜持还是要有的。
  “猪?”
  白小白低头看见了莫晓晨身后无精打采的小乳猪。
  “莫老师,这是您的指引者?”
  得到肯定答案后,白小白不失优雅地一笑,“还挺别致哈。”
  “那行吧。”
  白小白年纪小,不曾经受过社会的毒打,不知道谦让。
  “那我就不留您了。”白小白说。
  “不,那个,我…”
  莫晓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想你倒是坚持一下呀,我刚才都要用时间买烧鸡了。
  直播间观众大乐,“该,让你谦虚。”
  “这就是说假话的下场!”
  “行,那我喂了猪以后再回来。”莫晓晨说。
  他抬脚刚走一步,“哎哟”,莫晓晨趔趄,差点倒下去。
  白小白忙扶住他,“莫老师,你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走夜路的时候,从山崖上滑下来了。”莫晓晨说。
  白小白这才看到他脚扭曲的样子,“您也断腿了?”
  “也?”莫晓晨不解。
  “咳咳,这样,你在这儿坐着,我帮您喂猪。”白小白让他坐在店前凳子上。
  她抱起小乳猪,招呼编号23,“你招待好莫老师,一只烧鸡记我账上。”
  “好嘞。”
  编号23答应一声,拎过来一只烧鸡。
  “我警告你,白小白也是我的女神。”编号23低声说。
  “你究竟有几个女神?”莫晓晨无语了。
  “不多,现实中一个,游戏中一个。”
  编号23不忘教育莫晓晨,“做人呐,得分清纸片人和现实。”
  莫晓晨懒得理他。
  反正直播间的观众,已经在谴责这厮花心,起哄去掉他的23编号了。
  “莱娅女神的男友,必须对莱娅女神忠心耿耿!”
  “莫大,帮我向他竖个中指!”
  莫晓晨现在不用这些弹幕作伴了,他过河拆桥,不理他们。
  他把烧鸡撕开,浓郁的香气喷鼻。
  吃一口肉下去,酥香软烂、咸淡适口,唯一不足之处就是肉有点不够嫩与肥。
  想来也是,这鸡是镇民养的下蛋鸡,本就不是专门用来做烧鸡的。
  但不得不提的是,这散养鸡与现实世界工业喂养的鸡当真不一样。
  “嗯。”莫晓晨一脸享受,“这烧鸡皮儿香肉也香,回味无穷。”
  见莫晓晨手上全是油,嘴巴不停,吃得津津有味儿,顷刻间下去半只鸡,观众们馋了。
  “沃日,这是个什么鬼游戏啊,吃东西都做得这么逼真?”
  “我怀疑莫大收广告费了。”
  “莫大节操还是有的,这烧鸡是真好吃。”
  这位观众是看过胖爷直播吃鸡的。
  当时土著,胖爷还有黑白警长都吃得津津有味儿。
  “想不到啊,现在玩一款游戏都可以看吃播。”
  “友情提示一下,看主播吃鸡,与自己吃营养餐更配哟。”
  “我去,你这个小机灵鬼,我试试。”
  “试试+1”
  这些去试的观众,很快带来反馈。
  “你别说,看着主播吃烧鸡,我吃营养餐都有胃口了。”
  “这是大木木停播后,我第一次吃营养餐这么有胃口,一顿吃下去五块营养饼干!”
  “这游戏既然可以吃东西,那大木木岂不是又有一展身手的机会了?”
  “对呀,阿木木又可以出山了。”
  “欢迎阿木木出山,自从她停播,我吃饭都不香了。”
  阿木木是海豹游戏平台上的一名吃播。
  刚直播的时候,阿木木盘条顺亮,元气满满,胃口很大,一下子就俘获了观众的心。
  更重要的是,阿木木吃饭特别香。
  不提那些用时间购买的山珍海味,就是营养餐,阿木木小姐姐也能吃出花儿来。
  以至于观众直呼,集团免费为阿木木小姐姐提供营养餐简直亏大了。
  许多观众在吃营养餐的时候,也喜欢打开阿木木的直播,特别下饭。
  然而,在直播过程中,为了节目效果,既要时间长,又要吃得香,难免要吃多。
  吃多了胃又承受不住,不得不在下播后催吐。
  这样一来,吃得多,缺少锻炼,又频繁催吐,阿木木从元气满满的小少女,变成了腮腺肿大的大脸盘胖姑娘。
  这样直播太毁身体了。
  于是,在不久前,阿木木宣布停播,不再当吃播了。
  现在她的生活,是不断地锻炼,同时规律自己的饮食和体重。
  她经常在微博上晒自己的成果。
  然而,对于海豹直播平台的观众而言,阿木木离开后,他们吃饭都不香了。
  “走着,走着,请阿木木出山。”
  “微博约起!”
  “向阿木木推荐这牛掰游戏去。”
  莫晓晨依旧在大快朵颐中,这烧鸡做得太香了。
  他作为一名成功人士,时间充裕,经常下馆子,也吃过一些烧鸡。
  但这柠檬精烧鸡,绝对排在他吃过的烧鸡前列。
  是柠檬水厨艺了得,还是这游戏把人的味觉调整了,莫晓晨也不知道。
  他唯一知道的是这烧鸡绝了。
  他扫一眼直播间,对观众的约起、离开毫不在意。
  莫晓晨是一名作曲家,今天心血来潮的直播,只是让微博上的粉丝见识管风琴而已。
  捎带着让封棠他们见识下牛掰的艺术品。
  人气对他而言,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