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二十三章 药草试炼

  直播间内莫衷一是。
  怀念熊倾向于星痕的答案。
  不进入这个游戏的人,永远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真实。
  每个NPC,每个怪物,都为自己而活,不是为玩家而活。
  既然如此,怪物见敌不过,逃到别处也是理所当然的。
  怀念熊蹲下身子,把复活自己的小白鼠放到肩头。
  “走,咱们去找那头怪物。”
  吱吱!
  小白鼠头探左。
  怀念熊提着剑,在小白鼠的指引下,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这头怪物离开沼泽,钻进了树林。
  怀念熊最终找到它时,这头怪物正在拱一棵树,试图为自己找一根中空的木头,好及时换上。
  怀念熊见状,二话不说,提剑上去就砍。
  在树林中,怪物转身更为缓慢,处处被一些树木掣肘。
  虽然它一扑,扑倒一片树,钳子又夹断一些小树,试图砸死怀念熊,闹出不小的动静,但都徒劳无功。
  最后,怀念熊一剑砍开树木,一剑刺进去树木下的怪物小腹。
  噗嗤!
  唧!
  蟹蜘蛛向前猛扑,挣扎着想逃,走了几米远后,不甘心地瘫倒在地上。
  等怀念熊靠近时,见它身子起伏,只有出得气儿了。
  至于那两只眼珠子,哀伤地看着怀念熊。
  “忽然觉得这怪物挺可怜的。”
  直播间的一位观众有些不忍心。
  “他杀死念神的时候,可一点儿也没有手下留情。”
  “就是,跟怪物谈什么仁慈。”
  怀念熊没有理弹幕,他用剑利索地结果了蟹蜘蛛的性命,免了它的痛苦。
  但是,等怀念熊取毒腺时,他犯了难。
  “这…”
  怀念熊面对蟹蜘蛛这么大的尸体,挠了挠头,“哪个是毒腺?”
  观众们在旁边不断地出主意,对着蟹蜘蛛腹部拖出来的内脏,指点一二。
  怀念熊才不相信他们。
  他最终托星痕,让他去胖爷直播间,托胖爷帮他问一下猎魔人威廉。
  威廉的答案很快传过来:“有点儿泛绿,西瓜大小的便是。”
  怀念熊翻找一边后找到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毒腺割下来,放到准备好的布袋里,这才擦了擦额头的汗,往树林外走。
  这一战,真的累死他了。
  当然,收获也是有的。
  不止毒腺,怀念熊也明白一个道理:
  在这个极度真实的世界里,要平等,甚至高估一切怪物。
  因为真实,所以它们都在拼命地活。
  玩家们若抱着玩的心态来对付这些怪物,那下场就是他刚才那样子,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怀念熊很快回到神庙。
  他又从何时那儿购买了别的药材,最后全部交给神庙。
  神庙的修女在制药方面是毋庸置疑的。
  刚过中午,她们就把药剂调制出来。
  怀念熊拿着药草试炼的药剂,激动又忐忑地来到神庙后面的花园,找到了猎魔人威廉。
  大师同何时在一起。
  他们在一座小石屋前,把窗户封住,又把铁锁,铁栓挂在石门外侧。
  “行,挺牢固了。”何时推一下门,很稳固。
  “好。”猎魔人也点了点头,“你去找人过来帮忙,我给他说一下。”
  “成。”
  何时拍了拍手,向神庙前面走去。
  猎魔人威廉则回头,盯着怀念熊:“我早上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困难才刚刚开始。”
  他向怀念熊确认,“你真的准备好了?”
  怀念熊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把头皮硬起来,“准备好了!”
  “好。”
  威廉把药剂接过来,扫一眼。
  “莱娅想必已经告诉你了,成为巫师得有天赋,成为猎魔人要有意志。”
  “你的意志我已经看到了。”
  不断复活,又不断踏上抉择之路的人,意志力当然是有的。
  脑残粉星痕:“我觉得,念神是游戏里所有的玩家中最有意志的那个。”
  “那是,要换作是我,跳崖三次就懒得练下去了,太枯燥。”
  “也不见得,至少现在山崖上那些人,意志力就不比念神差。”
  “说的也是,耗子帮的都是变态,尤其那些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军人。”
  “但还不够!”
  猎魔人说的斩金截铁,把他们注意力拉回来。
  “你的那点意志力,对于猎魔人而言,连提的资格都没有,下面的药草试炼,才是对猎魔人意志力真正的考验!”
  他望着怀念熊,“我再问你一遍,你!准备好了?”
  怀念熊临门就差这一脚了,所以答得很痛快。
  “准备好了!”
  “好。”
  “接下来,你将同我们世界的猎魔人一样,感受到极其剧烈的痛苦。”
  “你必须直面这种痛苦,就像有脓的伤疤,你必须揭开它,直面它,忍受它,战胜它,征服它,控制它,利用它!”
  “利用它?”
  “痛苦即为力量,越痛苦,力量越大。”
  威廉大师摇了摇手中药剂,“你必须利用它,让它改变你的身体。”
  “你若想成为用法印战斗的猎魔人,便利用痛苦去感受原力。”
  “你若想成为黑暗中的杀手,那便利用痛苦,去折磨你的双眼与手脚,让你的双眼突变,手脚变轻。”
  “你若怕死,那就让痛苦去折磨你的身子,加速身体的新陈代谢。”
  他把药剂交给怀念熊。
  “记住,力量即为痛苦,你若不能直面与镇压它,那你将被他控制。”
  轻则丧命,重则成为怪物。
  何时很快走进来,向威廉点下头,“可以了。”
  “你现在可以进去了。”猎魔人推开石门。
  在怀念熊踏进前,威廉又拦住他,“把剑留下。”
  怀念熊依言而行。
  “记住了。”
  他最后拍下怀念熊的肩膀,“痛苦即为力量,镇压它,控制它,利用它!”
  怀念熊点下头。
  “祝你成功。”
  威廉向他坚定的点下头,砰,把石门关上。
  何时回头,面对那些被他召集来的收尸人和玩家。
  “谢谢大家的帮忙,本使者在此谢过了。”
  他行礼后,直起腰,“那我现在就不客气,开始安排任务了。”
  “大爷,您尽管吩咐。”胖爷催促。
  大爷说了,帮忙的玩家可以免费得到草药——药草试炼中需购买的那些。
  他们乐得帮忙。
  “成。”
  何时吩咐胖爷,让他们的人把所有出口守住,不许人进来,也不许任何东西出去!
  他又让耗子帮那些人,准备好战斗。
  “待会儿听威廉大师的,他让你们动手时,你们千万别犹豫!”
  耗子帮的成员,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他们都是闷葫芦,何时早习惯了。
  “哦,对了,把自己的指引者全部支出去。”何时差点把这茬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