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十三章 海边小镇

  “算了,记账吧。”
  何时说着从衣服里掏出一小本本,“你这钱太大,我找不开。”
  “名字。”
  “我想养猫。”
  刷,刷。
  暗室响起笔触在账簿上摩擦的声音,“光明历元年,我想养猫欠两个铜板。”
  账本上的字为女神大陆的字,由女神在念头中指导,何时亲手写就,歪歪扭扭,十分难看
  “行了。”何时合上本,“你可以走了。”
  “啊?哦,好。”我想养猫懵懵懂懂的,领着他的猫出了暗室。
  居然还可以欠账,还有记账本!
  我想养猫心想自己也算是整个游戏历史上第一人了吧。
  “不对。”他醒悟,他们刚出现在这游戏中时,就已经欠下一笔钱了。
  这游戏不会是高利贷公司制作的吧?
  我想养猫这般想着,出了暗室。
  何时合上账本,也很快追了出去。
  他刚才只顾着忙,现在记起来,坐车的那几个崴脚的还没付车钱呢。
  ……
  梅里神庙专职跌打损伤。
  白小白他们见祭祀的法杖上白光闪烁,在她们脚上轻轻划过,脚就好了,不疼不痒,仿佛不曾断过。
  “哎。”胖爷踩着脚,走着路,“你别说,会走路的感觉居然有点儿新鲜。”
  白小白和别的玩家围过来,“胖爷,咱们现在去干什么?”一个玩家问。
  “听莱娅说,附近迷雾树林有许多怪物出没,咱们去镇子上买武器后去试试。”胖爷说。
  玩游戏么,当然要打怪。
  现在游戏中的玩家全部是白小白和胖爷直播间的水友,听她要去打怪,纷纷嚷着组队一起去。
  一群人,一群猫,浩浩荡荡的杀出了神庙。
  他们刚走不远,“我要养猫”从神庙跑出来,“等,等等我!”
  他气喘吁吁,不时地看一眼身后。
  “哟,一个小时已经到了。”胖爷说。
  “收,收尸的NPC,我,我怀疑他特殊癖好,我醒来时,他伸手要摸我。现,现在…”
  我要养猫回头看一眼,“你看,你看,他又追出来了,他一定是看上我了。”
  胖爷他们面面相觑。
  直播间的观众错愕之后,幸灾乐祸的大笑,“活该,让你丫扮人妖,现在遭报应了吧?”
  何时不知我要养猫为何指自己,还以为自己身子有什么不妥呢。
  他站在原地低头看了看,没觉出什么异样后,向一行人走去。
  我要养猫问:“你,你追我做什么?!”
  他在石室中还不觉着,出来后越想,也觉着醒来时,那NPC的双手姿势不大对劲儿。
  “要钱啊,我能干什么。”
  何时说罢不理他,对白小白他们说,“你们的车钱还没付呢。”
  “啊?哦!”几个人醒悟。
  他们方才治伤时,曾付过钱,一枚金币已经被破开了,有零钱,所以这次不用何时记账。
  何时得了钱,向他们挥挥手,“再…算了,争取不见。”
  他的身影消失在神庙树影之中,留下原地错愕的玩家。
  “这游戏付钱的方式,还,挺别致哈。”白小白说。
  众人点头,而后转身向镇子的方向去了。
  他们这次学聪明了,不再作死。
  他们沿着大道一路向南,绕过山崖后从山坡下去,经过断脚崖到了镇子。
  镇子前面有告示栏。
  从神庙出来时,莱娅曾告诉他们,若要挣钱,可以在镇口或神庙外的告示栏上看有没有悬赏告示。
  当然,这些告示在玩家来时便有,是为那些到处猎杀怪物,以谋取赏格为生的猎魔人提供的。
  在进镇子前,胖爷他们特意看了一眼,上面空空如也。
  说是镇子,与村子也差不多。
  道路两旁的屋子多是木头棚子,屋顶用茅草搭着,门很大,因为人和牲畜是住在一起的。
  虽然穷,镇民的精神头儿却很好,脸上带着笑容。
  见到胖爷他们后,还会向他们点头示意——镇民们已经知道这些黑头发黄皮肤的人是女神眷顾的勇士了。
  这个镇子的镇民,几乎全是女神的信徒,这也是女神把神庙选址在这儿的原因。
  一群孩子在玩耍,见到胖爷他们后,好奇地跟在后面。
  一路上走过去,偶尔可以听见镇民的对话。
  大多是些生活琐事,或夫妻吵架拌嘴,或在说领主大人今年不收赋税,或在唠家长里短。
  他们也在做着各自的事,喂鸡,做饭,洗菜,劈柴等等。
  有一位水桶腰,嗓门粗大的女子,站在街道上朝打开的窗户大喊,催丈夫把猫送去配种。
  “祭祀大人说了,神庙最近太缺猫了。”农妇说。
  说罢,农妇低头见到了胖爷他们,笑着点头,“感谢梅里女神的眷顾。”
  “感谢梅里女神的眷顾。”胖爷他们也点头回礼。
  抬起头后,几个人愣住了,不知不觉中,他们居然沉浸进去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一路走来,这里的人们栩栩如生。
  这些人,他们不是别的游戏里的那些,永远站在一个地方,或徘徊于一个地方,为玩家服务、发布任务的NPC。
  这里的镇民,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烦恼,有自己的事要做。
  他们是真的在过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为了玩家而装个样子。
  就因为这些镇民贵在真实,玩家有一种真实存在的感觉,把这些镇民当成了活生生的人,所以玩家面对他们的招呼,不自觉的也行礼。
  玩家们相视而笑。
  “我还是第一次玩游戏,这么投入进去。”胖爷说。
  他们在向镇子的中心走去,在那儿有一个集市,这也是镇子之所以是镇子,而不是村子的原因。
  集市上有水果摊,铁匠铺,还有卖豆子、黑面包与盐巴的。
  胖爷用一个铜板,买了两个苹果,在衣服上擦了擦,领着众人向铁匠铺走去。
  “咔嚓”,一口苹果下去,汁水带着果香与甘甜,立刻充满整个口腔。
  “咦?”胖爷惊讶的站住脚步。
  “怎么了?”白小白问她。
  胖爷把咬了一口的苹果递给她,“你尝尝,真甜!”
  胖爷又把另一个完好的苹果丢给后面好奇的玩家,让他们一人尝一口。
  “沃日,胖爷的初吻是我的,白小白,你放开那个苹果!”直播间的观众纷纷起义。
  白小白也有自己观众,“小白,上当了,快放开那个苹果。”
  直播间里风起云涌,游戏中的几个人压根不知道。
  他们咬一口苹果后,惊讶于这苹果不同于寻常的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