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一十一章 大主教

  城堡外的直播中。
  大门被撞开,士兵们一拥而入,顷刻间将王宫的花园、草坪淹没。
  幸存的士兵已经退到城堡前,拼死抵抗。
  这时,刚才劝女王离开的骑士从城堡中走出来。
  面对千军万马,他举起手中长剑。
  “荣耀!”
  他大吼一声,率残兵向骑士冲杀过去。
  嗖!
  一箭矢直中他喉咙,留下尾羽在脖子前颤抖。
  接着,一士兵骑马越过,一剑亮起,这位骑士的头颅在空中扬起,跌落,在草地上滚动。
  镜头下,他双目中的光芒这时候才消失殆尽。
  “我擦!”
  “好血腥!”
  “死得太突然了。”
  “这姿势,我以为是个英雄,要悲壮的死呢,怎么就这点儿镜头?”
  然而,这才是真正的战争。
  那些残兵根本溅不起太大的水花,直接消失在人群中。
  这些士兵很快冲进城堡,屋子内响起了女眷,男侍的惊呼声,不时还有惨叫声传来。
  彩色的玻璃上,在灯光下摇曳,染上了一片血红。
  城堡被攻占不久,士兵们分开,两个人骑着马从一道门中走进来。
  他们一位穿着盔甲,留着白胡子,双眼之中冒着疯狂的精光。
  另一位穿一身白色长袍,戴着兜帽,长袍背后绣着一团红色的火焰。
  两人刚走到城堡前,一位士兵从里面走出来。
  “尊敬的亲王殿下,大主教,王…安妮公主不在宫殿内。”
  大主教回过头,看着提波特亲王:“殿下,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放心吧。”提波特信心满满,“她逃不掉的。”
  与此同时,隔一条街的梅里神庙。
  王宫燃起的火光,照亮半个天空,让修女们忧心忡忡。
  外面不时喧哗,有马蹄声,修女和祭司们警觉地把大门关上。
  这些天,她们越来越感觉到,王城里的许多人对她们抱有很大的敌意。
  神庙内的病人,被抚养的孤儿全部被集中在大教堂里,在修女的带领下向梅里女神祈祷。
  “梅里女神保佑。”他们喃喃自语。
  镜头扫过,直播间的观众可以清楚看到他们脸上的不安与惶恐。
  与此同时,墙壁上挂着的许多画也纳入了镜头。
  其中有一幅铜版画,画中有一位殉道者,在死之前抬头望到了神迹。
  或许知道有人想看这个,镜头在这幅画上停留很长时间。
  每当神庙外有什么响动时,他们就如惊弓之鸟。
  在圣所外的另一个房间则是另一种景象:
  一位孕妇还在生产,一位祭司在接生,忙得一头是汗。
  几位修女在旁边帮忙,对外面的喧闹听而不闻。
  “开门,开门!”
  这时,大门外响起粗鲁的叫门声。
  “火焰光明,驱逐黑暗!”
  “火焰永不灭!”
  “烧死异端!”
  听得出来,这些人不是军人,既缺少兵器交击声,也缺少盔甲的响动声。
  他们不时还夹杂着粗话:“臭婊子们,今天让你们知道火焰的力量,哈哈。”
  他们叫着,喊着,甚至已经在撞门了。
  祭司们组织所有的力量,死死地顶在门前,并用一切东西把门堵上。
  但神庙毕竟女人居多,面对越聚越多的火焰教派的暴徒,门摇摇欲坠。
  修女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女神祈祷。
  面对这些女人,老幼,人们很容易生起同情心。
  更不用说,这些还是梅里女神庙的祭司与修女了。
  玩家们在游戏中,时常要与这些修女打交道,在摔伤、擦伤,或感冒时都要找修女治疗。
  是的,感冒,拉肚子,或者发烧等等,这些常见的病在游戏中居然会得。
  玩家们对此已经问候过狗策划了。
  现在,虽然不是同一批人,但是同一个身份的人。
  面对这些对他们尊敬,为他们疗伤,现在却如惊弓之鸟,如羔羊待宰的修女,玩家,云玩家们愤怒了。
  “沃日!”
  “这些畜生,来欺负妇幼算怎么回事?”
  “我呸!一些趁乱四起的流氓、盗匪,欺软怕硬的杂种!”
  “卧槽,让我进游戏,我杀不死这些杂种!”
  “别他妈光说,玩家呢,胖爷呢,念神呢,都死哪儿去了?”
  “这是在王城,不是在海边小镇。”胖爷现身了。
  她们这些夜猫子,睡得本来就比较晚,今天,更是在酒馆玩梅里牌了。
  “集合了兄弟们,去王城!”胖爷吼道,就算迟了也得报仇。
  “直播啊,带上我们这些云观众一起!”
  这时,镜头来到地下室。
  大祭司领着几位祭司站在一道门前,外面的喧嚣小很多。
  吱呀。
  门被推开。
  一位骑士从里面走出来,接着戴着斗篷的安妮女王,举着法杖照明的劳拉巫师出现在镜头中。
  “女神保佑,我的殿下,你平安无事就好。”大祭司松一口气。
  “嬷嬷,放心吧。”安妮女王一脸坚定,“女神会保佑我们的。”
  劳拉在旁边提醒道:“快走吧,到时候骑士围过来就走不脱了。”
  “对。”
  嬷嬷提着灯,把他们领到上面。
  正遇见大门被撞开,在修女们的惊呼中,一群火焰教徒欢呼着冲进来。
  他们直接抓住那些想逃的修女,揪着她们的头发往外面拖。
  还有一些人冲进神庙,直接撞到女王面前。
  女王带着兜帽,一些暴徒没认出来,伸手来抓。
  女王手起,剑落,暴徒手直接断了。
  她又踏前一步,一剑直接穿喉咙。
  在另一暴徒趁机袭上来时,后面的骑士一把剑把暴徒劈开。
  女王的剑来不及抽出来,索性舍了自己的长剑,在又一暴徒袭击时,夺走他的武器,插在他胸口。
  “帅呀!”
  “女王牛掰!”
  “这女王有点儿不一样啊。”
  那些暴徒被吓坏了,慌忙往门外逃。
  “走!”劳拉在后面提醒她们。
  他们刚走到门口,街头传来马蹄声。
  “女王在这儿,在这儿!”逃走的暴徒大喊。
  骑士追出去,想要把这些暴徒杀干净,但已经晚了——骑兵直奔神庙而来。
  这时,大祭司同几个祭司一同走出来。
  她们牵了几匹马,同时,还有几个祭司披着与女王同样的斗篷。
  “殿下,快走!”
  大祭司把缰绳交给她。
  “嬷嬷,你们…”
  “我们没事儿,他们这些小崽子,有几个不是我接生的,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大祭司说。
  劳拉在旁边催促,“你先走,我在后面拖住他们。”
  “好。”
  安妮不再推辞,翻身上了马。
  与此同时,几位祭司也翻身上了马。
  她们将与安妮女王一起冲出去,然后分奔不同的方向。
  “我去哪儿找你?”劳拉在出门前问女王。
  “西北,古德温伯爵领地。”
  大祭司脱口而出。
  她望着马上的安妮女王:“女神召唤的勇士穿越神庙之门而来,他们在海边小镇集结!”
  安妮女王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