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五十三章 死亡与骑士

  苏小小惊讶万分。
  出生于绘画世家的她,不说对历史上名作了如指掌,但也知略知一二
  即便不知道每幅作品的前世今生,但她对各个时代画作的技法,风格、流派也能娓娓道来。
  然而,图片上这些绘画作品,莫说知道来历,风格、流派,苏小小都前所未闻,见所未见。
  难道艺术圈子里新出现一个妖人?
  苏小小忙看微博的发布人:莫晓晨。
  苏小小认识这人,他是搞音乐的。
  苏小小关注他,主要是莫晓晨经常用各种冷门乐器,弹奏当代的流行乐曲。
  乐器有古旧之分。
  莫晓晨在用古老的乐器弹奏当代曲子时,会格外的别扭。
  每每这时候,苏小小就想起了自己的画作:从死亡到死亡的转变,一如他曲子的别扭。
  这也算是一种惺惺相惜吧。
  莫晓晨显然不是这些画作的主人。
  他配图上的文字是:你们猜,这些作品出自何处?
  “难道是找冷门乐器时,他从什么地方挖过来的?”苏小心想着,点开微博评论。
  评论下面,莫晓晨的粉丝零零落落的在回应。
  “我靠,莫大,从哪个犄角旮旯找出这么大的一个乐器?”
  “这是什么博物馆吧。”
  “莫大去西区了?羡慕有钱人,说走就走,直奔远方。”
  “话说,谁知道这什么乐器?”
  “不知道,这玩意怎么弹啊。”
  莫晓晨的粉丝,多是喜欢音乐的人,他们关注的重点都在乐器上。
  当然,也有识货的粉丝。
  “这些艺术品值老鼻子钱了,莫大,抢了快跑!”
  “嗯,我知道,这幅画铜版画是猎人与死神,这尊雕塑是女神之殇,头顶天花板是…算了,我编不下去了。莫大,你在哪儿看到的这些宝贝。我怎么听都没听过。”
  苏小小在下面留言:“同问,这些作品不应该默默无闻啊。”
  后续也有一些人留言,或惊艳于这些艺术品的价值,或惊讶于它们默默无闻,现在横空出世。
  莫晓晨不知道在忙什么,一直没回复。
  苏小小有些着急。
  她非常喜欢那副铜版画。
  在铜版画上,有一位骑士半跪在尸体堆中,周围是一群食尸鬼在啃噬他的身体。
  旁边有一位死神,有一张狰狞可怖的兽脸,他手擎沙漏计时器,笑看骑士。
  但骑士视若无人,坚定的望着前方,目光刚毅,缓缓地举起手中骑士剑。
  在他目光所在的方向,白云之中,隐约可见一庄严的女神身影。
  这也是一副死亡主题的画作。
  但不同于母亲对死亡的畏惧,也不同于她的偶像爱德华画笔下对“失去”生命的哀悼和不安。
  在这幅画作中,散发着一种对死亡坚定的意志,十分具有感染力。
  见莫晓晨迟迟不回复,苏小小直接转发了莫晓晨的微博,在线求问。
  关注苏小小的,大都是绘画爱好者,也有一些圈内小有名气的人。
  但这些人,在惊讶于图中艺术品价值之高时,也是一无所知。
  倒是在莫晓晨微博下,出现一个回复。
  “这些艺术品我不知道哪儿的。但中间这建筑,这不是神庙圣所吗?”
  下面的人询问他:“圣所?是西区的大教堂吗?”
  这人回复:“不,这是游戏《梅里勇士》中梅里神庙的圣所。”
  “我靠,广告狗,还真是无孔不入。”
  “狗你大爷!”
  俩人对骂起来。
  在他们对峙时,一个关注莫晓晨的粉丝说:“《梅里勇士》?推出安魂曲的游戏吗?”
  在昨天,音乐圈内刚被《安魂曲》掀起一股热潮。
  这首曲子的BGM现在已经被许多人加到自己的歌单里面去了。
  指出圣所的人从对骂中抽身。
  他惊讶道:“我靠,我还在排队预约,莫大怎么进入游戏了?有内幕!”
  他也是昨天预约的游戏,以现在内测资格发放的速度,进入游戏得到一、两个月之后了。
  “有你大爷的内幕,人黑,看什么都黑!”
  与他对骂的人还不尽兴,追着咬过来。
  就在这时,莫晓晨又发一条微博,不是告知这些画作的来历,而是直接甩了一个链接。
  苏小小瞬间点开,页面跳转到海豹直播间。
  虽然角度不一样,但苏小小一眼就看出来,这正是莫晓晨微博图片的所在地。
  第三人称视角让她清楚的可以看到,墙上挂着的铜版画,前面的雕塑,还有高高的乐器。
  莫晓晨此时坐在教堂下面,靠前又靠角落的位子上。
  这个位子正好可以看到管风琴在弹奏时的一举一动。
  “呼噜噜。”
  小猪的叫声从直播间里冒出来。
  “嘘!”莫晓晨俯身中指示意。
  直播间内的观众这才看到,在莫晓晨脚下,卧着这一头小猪。
  “2333,我现在知道莫大为什么能这么快进入游戏了。”一观众乐不可支。
  敢情莫大的指引者是一头猪。
  直播间内这时候热闹起来。
  许多从微博上过来的人,在问莫晓晨在什么地方,又觉着这镜头不大对。
  “谁在举着,拍电影吗?”
  还有的人让莫晓晨靠近雕塑,或者墙上铜版画,让他们近距离看看。
  莫晓晨不回答,而是回头望着教堂门口。
  在那儿,大祭司正站在门口,迎接着镇上的信徒鱼贯进入大教堂,不时地问候着他们。
  “咦,这些人的衣服怎么这么破?”一观众不明所以,“莫大穿越了?”
  现在应该没有生活这么原始的人了。
  或许镇民进来,喧闹起来的缘故,莫晓晨开口了。
  “我现在《梅里勇士》游戏中,待会儿大祭司要弹奏管风琴,我请大家一起欣赏。”
  “666,独乐了不如众乐乐,莫大有心了。”
  “管风琴?这就是演奏《安魂器》的乐器?娘咧,这也太大了。”
  “不是,游戏中的大教堂居然有那么优秀的艺术品?”苏小小问。
  她不信,那些艺术品一点儿也没看出是游戏中数据的影子。
  现在游戏已经这么厉害了?
  莫晓晨顾不上回答他们的问题,因为祷告已经开始了。
  莫晓晨同镇民一起站起来,向女神雕塑祈祷,接着是讲道。
  在漫长讲道之后,大祭司停下来,在所有人的“梅里”中,坐在管风琴前。
  与此同时,一位修女站在她身边,负责调整音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