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一十六章 驴子乐队

  何时顾不上发布公告,他在制作CG。
  至于直播间播放的剧情,只是让观众们感受下真正的战争。
  女王还在直播女王逃亡呢。
  在做CG上,素材片段是现成的,何时现在重要的是找到作曲的人。
  作为一个立志把《梅里勇士》打造成为游戏中做音乐最好的人,他当然要找最好的作曲家。
  还不能找现实中的,所以何时只能在《梅里大陆》上找。
  在梅里大陆上,从精灵纪元开始,上至宫廷,下至平民,绘画、音乐等艺术深受人们的喜欢,也得到长远的发展。
  在每个不曾被战乱波及的小镇,酒馆里总有几个镇民自己组织起来的乐队。
  在大路上还游荡着许多游吟诗人。
  他们且弹且唱,把遥远王国公主与王子的传说,带到人们耳边,成为人们缓解枯燥生活的良药。
  梅里女神庙同样遍布各地,只要有女人生育的地方,就有神庙向女神祈祷。
  借助这些神庙祭司,何时托梦她们帮忙寻找在作曲上颇有造诣的音乐家。
  广撒网的结果就是得到了许多推荐。
  在这些推荐中,何时最终注意到来自北方王国圣索伦的一支乐队。
  这支乐队来自圣索伦一个偏远的小城,现在圣索伦王城巡演,备受欢迎。
  “这支乐队的所有成员都信仰梅里女神,他们谱写了许多颂扬女神的曲子。”圣索伦的大祭司在祈祷时说。
  这支乐队的曲风大气、深邃而又忧郁,与何时的要求相差无几。
  何时信任大祭司。
  更何况这还是一支在王城深受欢迎的乐队,于是他当机立断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这个乐队。
  何时的要求也不难,只要求越大气,越悲壮,越磅礴越好。
  “最好能让人听了以后,想骑着狗上战场。”何时说。
  大祭司听到这个要求后,脸色很古怪,但还是决定把何时的想法转告给那支乐队。
  过了两天,等女神神力恢复一些后,何时借神力,独自传送到了圣索伦王城。
  圣索伦远在北方,巨龙山脉以南,以出产矿物、黄金而闻名,同时也是迪魔金的主要产区。
  刚从石室出来的时候,一阵风吹来,何时觉得有点冷。
  他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同大祭司一起出了神庙,出现在一座石城中。
  圣索伦的王城建在山巅一块硕大岩石上,名为鹰嘴岩,王城得名鹰角城。
  鹰角城上的建筑上有着独属于圣索伦的冷峻单调,有棱有角,宛若一把刀,碰一下会疼。
  王城内的建筑布置横平竖直,错落有序。
  在走进街道角落酒馆时,音乐在喧哗中精准地送到何时的耳朵。
  他们正在排练一首曲子。
  何时没有去打扰他们。
  他坐在吧台前面,要了一杯“圣索伦”,侧耳倾听。
  首先响起的是羽管键琴,音色纤细而动听。
  曲子也很柔弱,但坚韧,犹如惊涛骇浪中的小舟,酒馆的喧哗不能将其淹没。
  慢慢地,小提琴、手风琴加入其中,为羽管键琴加入了背景,营造出一种极具压迫感的史诗氛围。
  酒馆的喧哗声渐渐小起来。
  他们注意到乐队的曲子今天有点儿不一样。
  他们今天的音乐,仿若一支画笔,在听众面前慢慢描绘出一个悲壮的战场。
  等爆炸般的军鼓和弦乐器加入其中后,恢弘之音磅礴而出,犹如银瓶乍破,震撼在场所有人。
  最妙的是羽管键琴,它纤细的音色始终贯穿其中,犹如战场上飞翔的一只鸽子,目睹一位又一位英雄死亡,震撼人们的心灵。
  酒馆此时寂静无声。
  但并不冷清。
  一酒馆北方的硬汉,听得既兴奋又激动。
  他们双眼冒光,额头冒汗,战意在燃烧,恨不得现在就找人打一架!
  磅礴与大气之后,所有乐器戛然而止,依旧只留下羽管键琴纤细的音色,在悲伤曲调中收尾。
  “好!”
  人们轰然叫好。
  中间夹杂着一些“狗|娘|养的,演奏得也太好了”。
  “再他妈的来一遍。”一些人起哄,“我今天能让我家那娘们下不了床!”
  “你|他|妈的德行,老子现在战意昂扬,能单挑一头熊!”
  “呸,我差点一冲动去挑战矿洞里的岩石巨魔!”一壮汉仰头痛饮一杯酒。
  “在战场上,我要是听见这音乐,科威尔那群婊|子养能跨过伯维尔河?”一醉鬼嘟囔。
  莫说这些北地汉子了,在这音乐的鼓动下,何时都豪爽地饮下一杯酒,然后被呛住了。
  “咳咳,好辣!”
  这杯酒同圣索伦这座建立在岩石上的王城一样,独属于北方。
  何时觉得前世的伏特加也不过如此了。
  “哈哈,这儿有个南方来的小子。”
  一人见何时饮酒被呛住,大笑起来,还引来旁人对何时的关注。
  “南方来的软蛋?”
  性子粗野的人讥笑,“喝酒都能呛住,难怪被更南方的人欺负得找妈妈。”
  “什么找妈妈,他们现在找的是火焰神庙的那群疯子!”
  “火焰神教那群疯子也有人信?他们就烧自己人的时候来劲儿!”
  “去年,那群疯子还来咱们王城传教,最后被咱们大主教电的找妈妈去了。”
  “哈哈,老子当天正好醉倒在大街上,我可看到了,笑死老子了。”
  圣索伦的人普遍信仰闪电教,威猛的闪电大王更合他们的口味儿。
  “小子,你又是谁的信徒?”
  一红鼻头,肩膀很宽的男子,一巴掌拍在何时肩膀上。
  “梅里女神的使者。”何时不悦的皱眉,望着男子的手。
  “哎哟。”男子赶忙收回去,“梅里女神的信徒!”
  男子立刻热情地招呼酒保,“老查尔,给我来两杯酒,我请这兄弟的。”
  其他人表情也好起来,“信女神好哇,多亏了女神,不然老子就生不下来了。”
  “我的两个女儿也蒙梅里女神保佑。”请客的男子敬何时一杯酒。
  “我家的那口子要知道我对梅里女神的使者不敬,非撕烂我的嘴。”他赔笑。
  这些北方人虽然普遍信仰闪电大王,但对梅里女神保持着一定的尊敬。
  因为他们深知一个道理:自己的女人总是要生娃的。
  何时谢过他,把酒一饮而尽,寒暄几句后向乐队走过去。
  这支乐队名叫驴子乐队。
  关于这个名字的来历,大祭司告诉他,那是因为乐队的所有成员家里都有驴子。
  见何时走过来,驴子乐队的大胡子站起来,摘帽行礼。
  “感谢梅里女神的护佑,使者先生。”
  “愿梅里女神永远保佑你。”何时回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