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六十一章 巫师会

  呆立片刻后,胖爷说话了。
  “买,买任务?”胖爷不可思议。
  她就知道这游戏,绝对不按套路出牌!
  “不应当是你交给我们任务,我们去完成,然后给我们奖励?”胖爷又说。
  她真觉着自己应该改下直播间标题:胖爷教NPC玩游戏。
  “凭什么?”何时说。
  他再晃下那沓信,“这任务可是我辛苦从书信里面整理出来的,还不能挣点辛苦费?”
  “书信,整理?”胖爷盯住那一沓信。
  这游戏发布任务这么草率的,居然让土著现从书信里面整理。
  当然,作为玩家,因为文字不相同,他们是看不懂这些书信的。
  “你要不要,你不要的话,我把任务留下来,等以后卖给别人。”何时手往回缩。
  卖谁也是卖,只要能得到金币就成。
  何时为自己居然能想到这捞钱法子而高兴,他可真是个商业奇才。
  除了他,估计谁也想不出这么天才的主意。
  “等,等一下!”胖爷忙说。
  任务这么稀少,还要用金币买,任务报酬想来应该十分丰厚。
  她回到车厢,同公会的玩家们商量一番后,又钻出来,“我们买了!”
  “这就对了。”
  何时欣慰的接过金币,把信还有贷款凭证递过去。
  “就这些?”
  胖爷略微一翻,“我们也看不懂呀。”
  客户端带语言翻译,但不带文字翻译,玩家们看这些文字像在看蝌蚪爬。
  胖爷唯一看懂的是金币符号,还有前面的数字,还是因为自己有金币的缘故。
  “别着急。”
  何时把金币放起来,“要不说知识就是金钱呢,我说给你们听。”
  他先把贷款凭证取出来。
  “这张贷款凭证由艾兰德西岸矮人银行开具。”
  何时又指着信上亚娜落款。
  “这是维纶图萨巫师学院的学生——亚娜的落款,她把她祖传的庄园抵押了。”
  “图萨巫师学院?”胖爷疑惑。
  这任务扯得有点远啊,维纶,图萨又是什么鬼?
  “图萨巫师学院坐落于泰亚王国西北部的城市维纶,是北方大陆上知名的巫师学院之一。”
  何时告诉她,图萨巫师学院也是大陆上最擅长教导源术士的学院。
  “亚娜就是一位源术士,现在图萨学院学习,日后前途无量。”
  到图萨巫师学院就读的话,需要高额的学费,这正是亚娜抵押家里庄园的原因。
  “亚娜若想拿回她家的庄园,必须得有这张贷款凭证。”
  何时指点胖爷,“若有机会,你可以把贷款凭证还给她,告诉她父亲去世的消息。”
  又是泰亚王国,又是维纶,又是图萨的,活活把胖爷绕晕了。
  最终,她什么名堂也没听出来。
  她只得出一个结论:奶奶的,给个世界地图呀。
  直播间的观众倒是议论纷纷,“这游戏世界观,一听就很庞大。”
  好不容易把这些信息消化了,胖爷问何时,“大爷,这就完了?”
  “对呀。”
  “不是,任务奖励呢?”胖爷问。
  他们千里迢迢送个信,一点儿奖励也没有?
  何时:“任务奖励?我相信亚娜会给你们一些报酬的。”
  “具体呢?”胖爷追问。
  “即便报酬没有,让你们得到一位前途无量的巫师友谊,那也是值得的。”
  “不是,合着这任务奖励就是一张口头支票呀。”
  胖爷再次为这游戏的特立独行刷新了三观。
  还能不能好好玩游戏了。
  直播间的观众表示,任务靠买,奖励是空头支票,这游戏果然与众不同。
  何时:“怎么能是口头支票?巫师的友谊,不比金币或者别的报酬来的实惠。”
  他拍下胖爷肩膀,“等她学成归来,即便不进入宫廷,在巫师会也会有头有脸。”
  有这样的人罩着,许多人想要要这机会都没有呢。
  但胖爷是玩家。
  她自认为,自己一旦成为巫师,与游戏中最厉害的巫师并驾齐驱也是迟早的事。
  “胖爷,细想一下,让游戏里土著欠人情,也挺不错。”仁义无双说。
  胖爷想了想,也对。
  算了,空头支票就空头支票吧。
  他们继续赶路,但胖爷越想越不不对劲儿。
  她翻了翻贷款凭证,还有信封,探头问:“大爷,这任务是您临时想到的?”
  “对呀。”何时头也不回。
  “您自己从这书信上整理出来的?”
  “不错。”
  “就因为惦记我们见到的金币?”
  “对…呸,呸,谁惦记你的金币了。”何时说。
  大爷的面子还是要的。
  再说,这也不是主要理由。
  “你这厮,太坏了。”何时说,变着法的绕他。
  直播间的人也帮着何时谴责胖爷。
  “大爷都快被你玩坏了。”
  “你还大爷的清白。”
  “放开大爷,有本事冲我来!”
  胖爷不理他们。
  经过何时这么一说,胖爷又发现一个秘密。
  “我估计这游戏里的任务,有不少是这样子的。”胖爷说。
  以后想要接到更多任务,得靠玩家自己整理资料,从中挖掘。
  后面旅途中,玩家同直播间的观众们,一起领略了雪山不同侧面的风景;见识到了雪峰、高山、落叶林;还有草场伴着山坡绵延。
  他们还见到了湖泊。
  雪上留下来的清澈的小溪,汇集成湖泊,湛蓝的如情人的眼泪。
  直播间甚至有观众,数了近乎百种不同鸟叫的清脆鸟鸣。
  所有人如痴如醉,痴迷在湖光山色中,即便何时也不例外。
  沿途时不时地还有小镇或者村庄,偶有人在山坡上放羊,如一朵白云。
  在绕过一山脊后,一片更大的湖泊出现在他们脚下。
  如若不是他们见过海,他们会把这片湖当成海。
  “好美呀。”
  玩家们站在山坡上,痴迷的说。
  正值下午,和煦又不刺眼的阳光落在山坡,山坡下的小镇,高塔,城堡,还有蔚蓝的湖面上。
  山坡是一庄园,成阶梯状,柔和的曲线阶梯上,种着一行行葡萄藤。
  在葡萄园的中央,矗立着一座风车,在徐徐的转动着。
  有一行人,徒步走在梯田里,沐浴着阳光,望着湖畔风光。
  “我靠,我靠!我靠!”
  胖爷连爆三次粗口,“看见梯田里那些人没有?咱们以后也要过这样的生活!”
  梯田里那些人悠然的时光,让胖爷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