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八十三章 水鬼

  何时很快知道大陆上出现一位被蟹蜘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玩家。
  这是女神告诉他的。
  “在前世,这种玩家就是宫崎老贼的核心玩家。”何时说。
  他问梅里女神,“这头蟹蜘蛛当真如此厉害?”
  梅里女神摇头。
  蟹蜘蛛原产于南方,种类颇多,皆有高毒性。
  一部分适应能力强的蟹蜘蛛,后来不断北迁,定居到了北方的河边、树林与沼泽。
  “他们以农田动物或人类为食,是再普通不过的怪物。”
  女神还告诉何时,猎捕蟹蜘蛛是猎魔人主要的工作,也是重要的收入来源。
  “它们有着极高的领地意识。”
  至于神庙旁边的蟹蜘蛛,更是蟹蜘蛛中最普通的一种。
  “它有强力的钳子,长满尖牙的嘴,满是剧毒的毒腺,还有厚重的外壳保护。”
  女神数了一大堆蟹蜘蛛厉害之处,最后转折,“但它的缺点也很明显。”
  转身缓慢,笨重,形单影只,而且致命弱点——它的腹部在身后。
  这让它成为所有蟹蜘蛛种类中最好狩猎的一种。
  但这怪物也知道自己的弱点,它在与人不断地斗争中学会了进化——它进化出了在屁里藏毒,还有就是找一截中空的枯树,把腹部藏在里面。
  破解之法也很简单。
  “勇士只要在神庙讨一点儿抗毒药,然后一直绕后,用剑把枯木砍开,刺中腹部就成了。”
  这很简单,普通人脚步移动的快点儿甚至可以无伤猎怪。
  何时恍然,看来这打怪也是门学问,不是说拎把剑上就成了。
  梅里女神指了指直播间,“他还在打,要不要提醒他?”
  “等我进游戏点拨一下吧。”何时说。
  他现在出游戏是现实中的身体饿了。
  至于游戏中,他正在回程的牛车上。
  早上,何时已经去把仁义无双他们的尸体捡回去了。
  当时,维托小镇在神庙的钟声与鸡鸣犬吠之中热闹起来。
  等何时用罢早饭,驱车上了高塔所在的山丘时,阳光铺满整个山坡。
  农夫们已经在田地里忙碌了,不远处风车磨坊也缓缓地转动起来。
  等何时来到高塔下时,周围十分安静,只有清脆鸟鸣。
  但在何时把尸体捡起来,丢进牛车时,转身看到了在门口站着的巫师拉夏。
  何时早料到会碰见他。
  他招了招手,“梅里女神保佑你,先生。”
  拉夏吞了苍蝇一般,被何时恶心到了。
  他阴鸷地盯着何时,“我不信仰梅里女神。”
  “那真是女神的荣幸。”何时微微一躬身,继续捡玩家的尸体。
  “你这话什么意思?”
  拉夏手摩挲手里长杖顶端的水晶。
  这是话有话,莫非这人知道什么。拉夏在心里猜测。
  “向您问好呢先生。”
  何时把最后一具玩家尸体丢进车厢,把武器捡起来,“女神保佑我们每一天。”
  他招了招手,坐上牛车,一挥牛鞭,牛车启动。
  在拉夏的注视下,牛车缓缓地消失在山丘小径上。
  “他是谁?”
  巫师拉夏自言自语,“与昨天那些人又是什么关系?”
  他决定回去问问那个被他封印在石雕像中的女子。
  何时把牛车赶回到神庙,把这些玩家丢进石室后就离开了。
  他先赶牛车去了古德温城堡。
  城堡在离湖边不远的巨石上,在进入城堡前,要经过一段三十多米的石桥。
  桥宽五米,桥下是深不见底的湖水。
  这让城堡成为了易守难攻之地。
  进入城堡后,何时抬头四处观看,见这座城堡与他前世中世纪的建筑差不多。
  城墙,塔楼,城垛全部由石头砌成。
  堡内居民的住所则是茅草屋,大街上泥泞、脏乱不堪,各种脏水都往地上泼。
  甚至有小孩当街在撒尿。
  一些治安警察在巡逻,见到小孩当街方便,笑着要揪掉他的作案工具。
  不一会儿小男孩就哭着回去找妈妈了。
  集市在内堡前,打铁,卖酒、烧炭、制皮商人、锁匠应有尽有。
  何时把牛车停在一草药师的小屋前。
  屋内乱糟糟的,有为幼儿治病的,还有治伤的。
  几位草药师忙得不可开交。
  有一位妇人捂着自己的大腿,正被一位药师查看着伤势。
  “女神保佑,最近水鬼越来越嚣张了。”
  草药师脸上有雀斑,正低头查看着妇人伤势。
  “是啊,我只是在湖边洗个衣服,差点被他们拉到水里去。”
  妇人说着吸一口凉气——她的伤口被草药师碰到了。
  “女神在上,领主什么时候才能派人,或者请一位猎魔人,把那些水鬼赶到湖心去。”
  “猎魔人自己就是怪物!”
  一位抱着自己儿子让另一位草药师治病的农夫嚷道。
  妇人:“那你去把那些水鬼赶走?”
  农夫不说话了。
  “你好,我…”
  何时上前一步说。
  “等一下,没看见我在忙?”
  草药师低着头,在为妇人上药。
  水鬼生活在恶臭腐烂的烂泥巴中,不把伤口处理好,伤口会发炎,人会有性命之忧。
  何时于是等一会儿,在草药师忙完后才开口,“神庙大祭司让我来这儿取药。”
  草药师正在洗手,闻言抬起头,“女神保佑,对不起使者大人,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
  被治好伤口的妇人褪下裤脚,起身诧异地端量何时。
  雀斑草药师把何时领到前面药柜前,把堆在那儿的几个袋子递给何时。
  “您要的女巫草,矛之草,长叶车根,还有,对,曼陀罗根。”
  这些药草都是猎魔人在药草试炼中要用到的药草。
  玩家们来古德温城堡一趟不容易,何时可以把药草买回去,赚几个铜币。
  “大人,城堡内所有药师的药草都在这儿了。”
  脸上有雀斑的草药师说。
  “您如果还有需要,我们托人去别的城市买。”
  这些草药师,全部出自梅里神庙,有的还是在神庙里长大的孤儿。
  她们都信仰梅里女神,对神庙的事情一直很上心。
  “谢谢,这些够我们用一段时间了,后续神庙会自己种植。”何时说。
  “那可太好了。”
  雀斑草药师笑起来很好看。
  她把何时送出来,刚把草药丢到牛车上,忽见一队骑兵走过来。
  在骑兵中央,有一位穿着金色铠甲,大腹便便的人坐在一匹白马上,威严无比。
  路过的行人,纷纷向白马上的人脱帽行礼。
  “这是谁?”何时好奇地问。
  “古德温伯爵。”草药师说。
  何时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