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七十八章 在游戏中学习

  怀念熊继续问猎魔人与巫师的不同。
  “猎魔人在战斗中成长,巫师在法术的研习中变强。”莱娅说。
  两者虽然同样要掌握一定的学识,但巫师显然要更深奥。
  “猎魔人只要掌握粗浅的狩猎知识,明白怪物种类与弱点就可以了。”
  巫师则要经过长时间的法术研习,同时还要学习许多别的知识。
  究其原因,在于力量获取的不同。
  猎魔人是把原力纳入自己的身体,巫师则直接从原力中萃取能量,继而利用。
  “别的知识?”
  怀念熊有些不明白,巫师施放法术,不是一个技能的事儿?
  莱娅告诉他,法术原理是每个巫师学院都要教的内容。
  但也只是法术原理。
  从打下根基到建成神庙,中间要做的事儿很多。
  同样,从法术原理到成功施放法术,中间要走的路也很多。
  “巫师就是建筑师,同样的根基,风格不同,搭建起来的建筑也不同。”
  虽然建筑最后的用途可能是一样的。
  这中间走的路,就要用到别的知识。”莱娅说。
  怀念熊表示自己只是玩个游戏,怎么跟建筑扯上关系了。
  见他还有些疑惑,莱娅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
  “你可以把法术原力看成两个2,他们得到4有两个途径,或相加,或相乘。”
  虽然结果一样,但过程完全不一样。
  “2333,这怎么又跟数学扯上关系了。”
  直播间的观众也表示,他们就是玩个游戏而已。
  莱娅不是专业的巫师。
  她只知道一些粗浅的内容,不能专业的术语说明。
  她见怀念熊不说话,以为他不明白,只能继续举例。
  “譬如,把人变成动物这个巫术。只有解剖相应动物,了解它的结构,才能把人变成这个动物。”莱娅不忘再次举例,“你知道为什么世上有很多青蛙王子吗?”
  怀念熊摇头。
  “因为巫师在学院解剖课上,经常用青蛙练手。”莱娅说。
  怀念熊恍然。
  “现在你知道巫师和猎魔人的区别了吧?”
  莱娅看着他。
  怀念熊点头,同时心惊不已,他真的只是玩个游戏而已?
  直播间的观众此时也议论纷纷。
  “娘咧,当巫师还要学解剖?搓个火球是不是还得学化学?”
  “我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学校。”
  “瞧瞧,谁说这游戏不硬核的。”
  星痕不服气,他不信一个游戏可以把包罗万象的知识纳入进去。
  星痕:“这游戏要真学这么多,我就认他硬核!”
  其他几位认为《梅里勇士》不够硬核的老粉丝也表示,这游戏要真这么难,他们就服输。
  他们没玩过这游戏,但学还是上过的。
  什么化学,数学,尤其是生物解剖,他们是领教过这些学问深奥的。
  放一个法术,还要学解剖!?
  他们就不信这游戏可以把门槛做这么高。
  怀念熊最后决定:“我还是当猎魔人吧。”
  怀念熊在上课时说不上学渣,但也不是学霸。
  他自认为学不了那么深奥的东西,尤其在莱娅建筑、数学,解剖一通扯后。
  “好,当猎魔人首先要经过药草试炼。”
  莱娅递给怀念熊一张纸。
  “这是?”
  “上面是药草试炼需要的药草,已经标记的是神庙里有的。”
  至于那些缺少的的药草,则需要怀念熊自己去采集了。
  “缺少的药草在神庙周围大多可以寻到,纸上面标注了位置,你的指引者可以带你去。”
  “唯有女巫草…”
  莱娅指给他看,“这是一种有毒的草药,在古德温城堡可以买到。”
  怀念熊了然。
  他把纸张收起来,谢过莱娅后转身出了花厅。
  在经过圣堂时,他见一位玩家仰头,目光对着头顶上繁复的壁画与房梁。
  “我说各位,咱们差不多行了,我还要学琴呢。”莫晓晨说。
  “再等等,马上就好。”
  直播间的观众对莫晓晨说。
  “这游戏里的人怎么都不正常。”怀念熊奇怪的看他一眼。
  在别的游戏中,玩家刚进游戏一般都是急匆匆的练级,这游戏的玩家居然在看屋顶。
  “一屋顶有什么好看的。”
  他抬头看一眼后,向神庙门外走去。
  “念神,话不能这样说。”
  一位《梅里勇士》的粉丝解释。
  “那玩家是莫大,在音乐圈里是有名的乐器鬼才,他在神庙学乐器。”
  至于直播房顶。
  “那是建筑学家马达进不到游戏,让他直播欣赏圣所房顶呢。”
  “壁画也是封棠这些画家要看的。”
  “日了天老爷,这游戏干什么,音乐,美术,建筑也来了?”
  星痕也忍不住吐槽,“这真的是游戏,不是新的教学模式?”
  “这游戏一定是学校老师制作的,就为了让我们好好学习!”
  在他们的这个世界,人在二十四岁之前也是要上学的。
  唯一不同的是,因为时间成本不一样,学有所成的人普遍是上层富豪子弟。
  因为普通人只有二十四年的义务教育时间。
  富豪子弟却可以用上三十年、四十年时间不断深造,学习更深奥的知识、。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在这个世界只对那些绝顶天才有用。
  用何时的话说,这个世界的黑暗在于,集团上层垄断了知识与科技。
  天才也是知识的一部分。
  余下的普通人,见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渺茫,在学校里自然不会好好学习。
  但凡住在蜂巢建筑中的,十有八九的都是学渣。
  “看到没有,什么叫硬核,这他妈的才叫硬核!”
  一位《梅里勇士》的粉丝趾高气昂的说。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开发的游戏。
  见到这圣所的屋顶,壁画居然引来这么画家与建筑学家关注,怀念熊不由得驻足。
  可惜,他看不大懂这些东西。
  “还是玩游戏适合我。”
  怀念熊摇了摇头,走出了神庙大门。
  他准备先去镇子上买一把剑,然后去狩猎,尽早成为猎魔人。
  据他所知,虽然这游戏已经内测好几天了,但还没有一个人入职。
  他要成为《梅里勇士》游戏中第一个成功选择职业的人。
  怀念熊喜欢这样的挑战。
  这也是他成为《神界》中横空出世的念神的原因——他有一颗炙热的好胜心。
  当然,在学习上除外,他认命了。
  “去买剑!”
  怀念熊对肩膀上的小白鼠说。
  小白鼠刚要指路。
  “卖剑啦,卖剑啦,长剑,短剑,双手剑;长剑,阔剑,手半剑,应有就有啦!”
  一叫声从旁边传来。
  怀念熊扭头一看,一玩家在神庙告示板下面,摆了几把剑在叫卖。
  因为今天有三十几个名额的缘故,已经有玩家在旁边买剑了。
  “这可是镇上矮人大叔亲手打造的,质量上乘,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这位玩家说。
  “兄弟,够有生意头脑的,跑这儿做生意来了。”一玩家在挑剑时说。
  “嗨,还不都是为了还神庙的金币。”卖家说。
  挑剑的玩家犯难,“你这么多剑,选哪个合适?”
  “这得看你喜欢什么剑了。”
  卖剑的玩家把摊上的剑拿起来,一一介绍。
  “阔剑轻便;轻剑迅捷,适合决斗;骑士剑适合突刺,双手剑适合劈砍和斩击,适合力量大的人用;长剑是经典款;手半剑相对来说要中庸,上面的特点他都有,但又不突出。”
  “我买把轻剑吧。”挑剑的玩家说。
  “得嘞,给您,一共两枚银币十个铜币。”卖剑玩家说。
  “我靠,不是吧?这把剑在铁匠铺只卖两个银币,我可看过直播。”
  “我也得收点路费不是,毕竟上来不容易。”
  “两个铜币就不少了!坐牛车上来才两个铜币,兄弟你奸商啊。”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网名?我就叫剑上。”
  剑上把剑递给挑剑的玩家。
  “算了,看在你认识我的份上,两个银币,两个铜币卖你了!”
  挑剑玩家拒绝了。
  “嘁,我还是去铁匠铺买吧,顺便还能看看风景呢。”
  挑剑玩家离开了。
  他可知道,在镇子上,两个铜币能买一杯啤酒,几个苹果。
  “嘁,你去等着吧。”
  剑上朝着玩家背影撇嘴,“铁匠铺的剑已经被我买完了。”
  “我要一把手半剑。”
  怀念熊走到摊子前,指了指那把手半剑。
  剑上一听有生意上门,立刻又喜笑颜开。
  “兄弟,你可真有眼光,这把剑比双手剑短,比单手剑长,几乎任何战斗它都能适应。你再看看这十字形护手,出自大家之手,还有长剑柄,可以单手也可以说双手持。”
  剑上左手划过剑身,自夸的话滔滔不绝。
  不知道的还以为怀念熊在买什么绝世兵器呢。
  “多少钱?”怀念熊打断他。
  “两枚银币十个铜币,绝对的良心价!”剑上信誓旦旦。
  “我刚才听见前面那玩家和你砍价了。”他说。
  “嗨,那是我和他熟悉。但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我赔本卖你吧,三个铜币!”
  “两个铜币!你不卖,我也去铁匠铺了。”怀念熊说。
  “卖!”
  剑上忙答应下来。
  怀念熊付了账,把剑接过来,轻轻地摸了摸剑柄。
  这把剑的质感十分真实,摸上去冰凉,剑柄上的配重球更让怀念熊趁手。
  这把手半剑有着梅里大陆上自己的理解。
  在剑的后半部分不开刃,手可以握上去,瞬间精准刺击。
  他用旁边的树枝试了一下。
  “太顺手了。”
  怀念熊爱不释手。
  “就这把剑来看,要真发挥它作用,不可能不硬核。”
  怀念熊已经不由自主的在为《梅里勇士》说话了。
  原因无他,这游戏太让他惊艳了。
  尤其在握到这把真的不能再真的剑的时候,他的血液在燃烧,迫不及待的想要来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