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沧海神剑 > 第四百九十三章 黑暗中的跟随者 其二

  吴雪一照见那黑影,顿时心中一凛,一股巨大的无形冲击力扑面而来。他吞了吞唾沫,对于这个约莫七八尺高的阴影,他脑海里已经出现了它的相貌。只是那黑影静止站立在离蝶梦三四步远的地方,并没有多余的动作。
  对于蝶梦跟在蝶梦身后的黑影,吴雪没敢告诉她,免得她受了惊吓,再又惊吓到了那黑影,那他们三个就都要受惊吓了。
  见吴雪神色诡异地看着自己,蝶梦略略往后退了半步,可此时吴雪却紧跟着上前半步,伸出手,小声地说道:“别动!”
  可蝶梦只认为他是图谋不轨,而且他看向自己的眼色太过可怕,就好像是黄鼠狼见到老鼠,猫儿见到了鱼一样,充满了荤腥的气味。她缩着身子,戒备地瞪着吴雪,说道:“你……你……你要干什么?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居心不良的采花大盗,可没想到你竟然……竟然这么色胆包天……公府之上,竟敢心生不轨?”
  吴雪只哭笑不得,他一边冲蝶梦做眼色,一边警戒着她身后的那个阴影。可蝶梦此刻却好似根本不了解吴雪实意她的眼神一样,偏偏又往后退了一步,这下离那阴影又近了一步。
  见到蝶梦与那阴影只有不到两步的距离了,吴雪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满心焦急地瞪着蝶梦,可蝶梦却瑟瑟发抖的躲避着他的目光,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好像是一个受坏小子欺负的小姑娘一般。
  吴雪此刻百感交集,他想直白地告诉蝶梦,在她的背后,有一个奇怪的阴影跟随着她,却又怕她受惊。可若是不告诉她,她又把他当成了不怀好意的坏胚子。她此刻就像是一个腹背受敌的猎物一般,前有狼后有虎。
  吴雪额角的冷汗唰唰往下掉,他伸出手,制止道:“就这么远,别动了!”
  蝶梦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极其隐晦的笑意,只是那略显狡猾的笑容转瞬即逝,被惶惑戒备之色所取代。
  吴雪悄悄看了一眼那个阴影,见它依旧未动,这令吴雪很是疑惑,心里想着:“这怪物怎么如此老实?”
  可他不敢让蝶梦以肉身试险,那怪物的丑恶狰狞的模样还深刻保留在他的脑海里。他没有信心,他怀疑自己,他担心自己,担心蝶梦。他认为自己没有张道长和游大哥的那种手段,自然是对付不了这种怪物。蝶梦与那怪物只不过咫尺之遥,若是她退到了怪物怀里,那岂不是白白送上门的美餐?而吴雪还清晰的记着,那些被怪物纷抢而食的人的惨状,极是触目惊心,令人发指。
  蝶梦狡黠的笑,吴雪并没有发现。此时他满脑子都是恐惧和紧张,往日的画面一一在脑海里浮现,那些令人无法直视的惨剧,那些无可挽回的结局,他只能当一个旁观者,一个不夹杂任何感情的彷徨者,等待着结局的来临。他并没有能力缔造结局,只能像一块浮萍一样随波逐流,只能当一个自艾自怜的可怜虫,一个悲惨结局的见证者。那些突如其来的死亡,那些措手不及的离别,那些已经消逝的容颜……全部都镌刻在他脑海里,像是烈火一般炙烤着他。
  这是一个怪物。吴雪认为自己连一个人都打不过,又怎么能打败一个力大无穷、凶神恶煞的怪物呢?他陷入了极度的困惑和悲哀之中。
  他怀疑自己,否认自己,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靠着大树乘凉的小喽啰,而他自己分文不值。是个废物。一个什么都做不到的胆小鬼,一个改变不了任何结局的失败者。
  当他有高人在旁时,就会觉得无比安心,似乎连人都变得自在了起来。他不要怀疑自己,因为他本来就是想靠着他们来庇佑自己,而自己只要承蒙他人关照,就可以高枕无忧。
  他循规蹈矩,从不越界。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平凡人,跟大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一样,为了钱而发愁,为了情感问题而忧伤。他只想当一个缩在洞穴里的鼹鼠。他的眼睛看到的,只有这世界无尽的悲哀和惨剧。
  有时候,他只想闭上眼睛,只用心去体会这个世界,可是他怎么也安静不下来。眼睛看不到的,不代表就真的不存在。那些丑恶,那些龌龊,那些卑鄙无耻的,都让他内心的牢笼愈发坚固。外人打不开,自己出不去。他的世界偶有光明,但很快便熄灭了。他觉得他在寻找什么,或者在等待什么。可是这是一个连他自己都解释不清的朦胧理念。他的心里有一个完美的世界,那里人民其乐融融,无论是富户之家还是普通民众都可以安居乐业,互不侵扰。官差们都兢兢业业,不再游手好闲,不再刻薄冷酷。没有矛盾,没有争端,没有孩子凄惨的哭喊,没有男人无助的哭声,没有女人绝望的哀嚎……
  这注定是幻想。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人无法完美,其他事物也注定无法完美。可是吴雪有时候是个悲观主义者,他面对残酷的现实,没有石业兰的豁达,没有张道长的诙谐,没有游天星的淡然。他为之痛苦,为之绝望。尽管有时候,这些他自己都不会发觉。某一个瞬间,他感觉自己不像自己,而是一个只会对别人憧憬的怪物。没有一张脸是属于他的。他的内心是一片荒原,任何人都可以进来,任何人都可以离去。他并不为之感到意外。这才是最大的意外。
  就像此刻,他面对这样一个躲藏在阴影里的怪物,竟然害怕地瑟瑟发抖,似乎连逃跑的勇气都没了。可是蝶梦就在他面前,在那个怪物的面前。
  吴雪产生了一种错觉,究竟那怪物是不是自己的倒影?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这个怪物是他心里的黑暗面?
  可是蝶梦正微微歪着脑袋,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她的目光里闪动着明亮的火光,像是好奇,又像是怜悯一般看着纠结的吴雪。他始终没有勇气,也没有信心让他踏出那一步。
  吴雪只憋屈得冒汗,浑身如同火烤一样,心里有一只猫在挠。蝶梦的嘴角缓缓上扬,不带笑声地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承认了?妥协了?接受我给你加的罪名了?”
  (她离怪物只有咫尺之遥,她离怪物只有咫尺之遥,她离怪物只有短短不到两步的距离……那个怪物,那个怪物!那个怪物正在她背后等着她,等着她投怀送抱!)
  “你承认你自己了?”蝶梦面带笑意地说道,像是梦语,“你在害怕……”
  吴雪身体微微颤抖着,虽然发现那个怪物只有短短一瞬间,但是吴雪已经开始害怕了。他的心里只有恐惧和自我怀疑。
  (这是个怪物……这是个无法打败的怪物!怪物!怪物!他在害怕,他在恐慌,他在怀疑!)
  (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的世界充满了悲哀和绝望?为什么这世界充满了对死亡的阴影,为什么这世界充满了对活着的恐惧?)
  没有谁懦弱胆小,没有谁勇敢坚强这一说。所有人都像是水晶玻璃一般脆弱不堪,轻扰既碎。嘴上说着坚强的,嘴上挞伐着他人懦弱胆小的,才是真正的胆小鬼。有的人只是发现了自己的懦弱,而有的人永远陷入了癫狂。他们用狂欢来冲淡自己的弱小,他们用丑恶的嘴脸驳斥别人的一切。只要找到一个比他还要弱小胆怯的人,那他就不算是个胆小鬼。
  下面,是骂人的用词。
  不分排列先后,没有规律。
  蠢货!废物!胆小鬼!垃圾!臭狗屎!老鼠屎!欺诈者!懦夫!智障!
  烂泥!白痴!偷鸡摸狗!鸡鸣狗盗之徒!糜烂!放荡!狂妄!自大!
  屎壳郎!屎球!黄鼠狼!垃圾!臭狗屎!白痴!智障!坏了一锅汤!高傲的嘴脸!竖起的中指!废物!胆小鬼!
  尽情去狂欢吧!尽情去放肆吧!
  尽情去挞伐吧!尽情去痛哭吧!
  只有短短一瞬间。
  吴雪想到了悲惨的结局。
  他在颤抖,他在兴奋,他在害怕,他在恐慌,他在紧张。
  蝶梦身着鲜红的衣服,身后便是无尽的黑暗。她嘴角带着怀疑、好奇的笑意,正微微歪着脑袋看着他。
  他们停下来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可是吴雪却感觉过了很久。而那个阴影里的怪物却没有动静。
  有那么一瞬间,吴雪怀疑那怪物就是人本身的倒影。只有在面对恐惧的时候,人才会面对自己。
  你在怀疑自己吗?你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了?一直胆小下去?并逃避所有将来的恐惧?蝶梦的话依旧回荡在吴雪脑海里。她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吴雪,嘴角微微上翘,像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般。可是她知道,他知道吴雪心中所想要的,所顾虑的,所担心的,所深深畏惧的。
  那一瞬间,吴雪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