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校花的修仙狂少 > 第二十四章:欲哭无泪
    钱文军正在屋外急切地踱步等待,见尹辰慢步走了出来,微微一怔,连忙迎了上去说道:“尹先生,可还需要什么?”
  
      时间不过才十来分钟,钱文军以为尹辰只是在酝酿,还没有开始炼制。
  
      “不用了,我已经炼制完毕,这碗药汤,你服下后,我再用内力亲自帮你化开药力,便能彻底痊愈!”尹辰淡淡道,神色平静。
  
      “什么?”
  
      不仅仅是钱文军,就连一旁的王文善也呆住了。
  
      这就炼制成功了?这不才十分钟么?
  
      就算是内劲武者,炼丹大师,也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吧?
  
      钱文军双手接过那碗药液,面色微微变幻数次,依然有些惊疑不定。
  
      “怎么?不敢相信?”
  
      尹辰微微一笑,也不在意。
  
      要是钱文军毫不怀疑,这在尹辰看来,反而不正常了。
  
      “尹先生勿怪,老朽倒不是不信,只是先生之手段太过惊世骇俗了,我也是一时没回过神来!”钱文军苦笑。
  
      良久,他终究还是一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仰起头,端起碗便要将药液一饮而尽。
  
      这伤病已经困扰他好几十年之久了,他曾踏遍了五洲四海,寻遍天下,终究还是寻医无果,如今好不容易能有治愈之法,他焉能犹豫不决?
  
      尹辰淡然一笑,这钱文军倒也算是有些本事,如此果断,难怪可以执掌钱家。
  
      “爸,且慢!”
  
      忽然,大门砰的一声,被一股强劲推开,一名还身穿着军装的中年男子,急匆匆走来,容颜上布满怒意。
  
      只见他快步走到钱文军面前,一把抢过药碗。
  
      “爸!你怎么如此糊涂?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臭小子你也敢相信?”
  
      中年男子怒声道,接着,他转过头来,怒目圆睁地怒视着尹辰:
  
      “你最好赶紧给我滚,否则我钱文锋打断你的两条腿,让你爬出钱家!”
  
      “文峰,大胆,赶紧给我滚一边去!”钱文军吓得身子一抖,连忙怒喝道。
  
      自己的二儿子钱华海前不久才刚得罪了尹辰被打进了医院,为此差点破坏了他与尹辰好不容易才培养出的私交友谊。结果没想到这个大儿子又这么不争气的想要步老二的后尘,这让他如何不气。
  
      他赶紧夺回药碗,放在一旁,然后转身望向尹辰道:“抱歉,尹先生,这是我大儿子钱文峰,年轻不懂事,还望先生息怒!”
  
      尹辰也不动怒,而是打量着这个突然闯出来的钱文锋。
  
      此人身穿着一身整齐的军装,长方脸膛,棕红肤色,鼻直口阔,粗发浓眉下一双闪着怒火的眼睛正愤怒的瞪着自己,尤其是深藏在眼底那股不易察觉的血腥的残忍,更能看出这个人是一个经历过鲜血侵染与杀戮的不一般的军人。
  
      “爸,难道你还不信我吗?他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也胆敢在我们去钱家冒充神医!”钱文锋拼命的向钱文军解释道。
  
      他敢这么笃定自己的判断,自然有所依据。
  
      因为早在尹辰一脚踏进钱家,钱文锋就已经暗中关注了尹辰。
  
      作为一名习武多年,内劲大成,更是川省军区公认的超级兵王的他,很轻易的就看出了尹辰举手之间,气息非常普通。
  
      而且钱文锋也丝毫没有窥出尹辰身上有任何练武的经线脉路的痕迹,这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如果前面的所见还让钱文锋不敢笃定的话,那么从尹辰进屋以后不到十来分钟就敢装模做样的跑出来称自己药已炼完,暗中观察的钱文锋就彻底笃定了,这人毫无悬念,绝对是个骗子。
  
      自家老头子也是老糊涂了,竟然被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小毛孩忽悠的团团转,老头子着了他的道,自己可不能再着他的道。
  
      眼看老头子就要喝下骗子的药,钱文锋再也忍不住地闯了进来。
  
      他爸堂堂钱家家主,更是中央刚退下来的元勋,千金之躯怎能随便让一个不知来历,不知底细,甚至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疗伤?
  
      难不成,这小子能比那些国内外专家,武道大家还要厉害不成?
  
      “文锋你……”
  
      钱文军也大概料到了钱文锋心中的所想,不由得苦笑不已,武尊宗师的境界又岂是你这样的一个区区内劲高手所能窥探得了的?
  
      钱文军满脸的歉意地看着尹辰,说道:“这臭小子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莫要见怪!”
  
      尹辰自然懒得与钱文锋一般见识,只见他微微偏过头,淡淡一笑道:“你说我是骗子,何以为证?”
  
      钱文锋怒色不改,不过看到尹辰竟然还敢笑,他更加怒火中烧,冷声道:
  
      “好,爸之前一直吹嘘说你是个少年高手,不如,你和我切磋一番,以示证明你是不是有实力,你敢吗?”
  
      “你若能打赢我,我就相信你有能力为我爸治伤,我向你道歉,若是不能,就别怪我今天不客气了!”
  
      “当然,你若不敢与我动手,那么现在就滚出钱家,有多远滚多远。”
  
      钱文锋自傲的冷笑道,身兼军中兵王与副司令员,无论是权力还是实力都已达到顶峰的他,早已打遍军中无敌手,甚至于哪怕是遇到传说中的龙组高手,他也不惧,更何况他从小习武,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一名暗劲高手,
  
      而如今,他距离化劲也只差临门一脚,因此,他目前的境界说一句半步化劲宗师也不为过。
  
      “哦?”
  
      尹辰笑意更甚,他望着钱文锋,点头道:“动手吧!”
  
      “你答应了?”
  
      钱文锋一怔,有些意外。
  
      “为何不答应?”
  
      尹辰似笑非笑,更是气的钱文锋身躯直抖,恨不得上去立马将尹辰撕碎。
  
      “好,既然你执意找死,我今天便成全你。”钱文锋脸色一片冰冷。
  
      钱文军见此,吓得脸色大变,对武尊出手,这不是找死吗?连忙就要上前阻拦。
  
      只见,钱文锋猛地一摆手,一股巧劲就将钱文军轻推了出去。
  
      “爸,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下手太重的,你就好好看着我怎么揭穿这小骗子的真面目吧。”钱文锋信誓旦旦道。
  
      钱文军一听,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你算个什么玩意,还下手不会太重?你特么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吗?
  
      先是钱华海不知死活地敢染指武尊的亲属,如今又是钱文锋不知天高地厚地更是直接出面招惹武尊本人。
  
      钱文军真是欲哭无泪,想他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一对坑爹的玩意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