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欢迎行走大人 > 117 大将军当百折不挠

  哗啦啦。
  西征大军的尾部。
  陈无数率领着五百将军亲骑离开。
  在匈奴大军尚未合拢之前,西征大军还有一定准备的时间。
  寥寥五百骑的数目,在战场上和一万大军相比毫不起眼。
  匈奴大人眼里只盯着肥肉,那会在乎一只飞走的苍蝇?
  不过,他们离开的动作,还是匈奴人察觉。
  大萨满跨着座狼,一边向前疾驰,一边将消息禀报给匈奴单于。
  车臣单于听见情报,双眼死死望着前方,语气冷酷的开口下令:“大萨满,这支逃兵就交给你了!”
  西征大军的将旗未动。
  一个身披重甲,手持长戈的雄伟身姿,就站在将旗下方。
  高大的战马。
  让大将军身影非常耀眼。
  只要汉人的大将军未逃。
  一切都是小节。
  于是车臣单于下令的神态非常轻蔑,随意的就像让人去射杀一只野兔。
  大萨满立即点头,高声领命:“遵命,草原的天之子!”
  “啪。”
  他一拍跨下座狼,座狼便调转方向和大军分开。
  同时,一支上百匹数目的狼群蹿出,跟在座狼的身后,成群结队跟随在大萨满身后朝陈无数追去。
  “去吧。”
  “我的狼群。”
  大萨满眼里露出嗜血的光芒,根本没把一支逃军放在眼里。
  显然,他和车臣单于一样,都认为这支逃跑的骑兵队伍,是被大汉将军派去求援的人马。
  呵呵。
  与其说求援,不是说是报信。
  提前让另外三路西征军队做好准备。
  虽然,他们并觉这点人马,可以在草原上找到其他的西征军队,并且把消息传出去。
  但是他们也不想轻易放走汉人,便由大萨满率领狼群前去追击。
  ……
  汉军将旗下。
  卫青腰间失去佩剑,改为操起长戈,准备亲自率军冲阵。
  匈奴人用九个部族,上万军力、数万妇孺做诱饵。
  就是为了把西征大军引入虎穴。
  只不过,各个击破的策略,不是针对李广、公孙敖等部。
  而是冲着卫青来的。
  先破最强的卫青部,再破实力稍逊的李光、公孙敖等部。
  这和历史上演的完全不一样。
  甚至是根据原本的历史在编排。
  这绝对是匈奴内那群窃行者的手笔。
  陈无数早就把一切都想通,才会愿意兵行险招,去博一个机会。
  卫青不懂里面的弯弯绕绕,却知道一个道理——大将军当百折不挠!
  虽然,陈无数的计划,希望渺茫,只是最后的一个希望。
  但既然开始赌了。
  那就要做好一切准备。
  谁都不能出差错,更不能放弃。
  奇迹尚未发生,却要把它当作必定发生看待。
  卫青把龙纹金剑和亲骑交给陈无数,只是单纯想提高陈无数的战斗力。
  有了龙纹金剑,陈无数便可借助上面的天命,激活“将星命格”,踏入兵家第四重的天命境。
  这样真的找到“龙城”,陈无数才有率兵破敌的希望。
  而卫青失去龙纹金剑,只是失去一部分增幅。
  西征大军一万士卒,是奉武帝圣旨出塞,每一位士卒身上,自有天命在身。
  根本不需要龙纹金剑,便可汇集天命,开启卫青身上的将星命格。
  陛下赐他的这柄金剑,其实是看在亲戚关系上的“独宠”。
  就是为了让卫青在大军失陷以后,还能用金剑上的天命开启命格。
  这样起码能保证他一人活着归国。
  可真当遇见大军可能失陷的情况,卫青却毅然而然送出金剑,亲率大军迎敌。
  现在他和李广等西征大将一样,大军失则天命失!
  大军死则将军死!
  接下来,卫青连连下令:“命参将费立信为前军裨将军!”
  “命中军战马拴车!”
  “命全军傜役参战,发兵刃!配战马!大军准备迎敌!”
  “诺。”
  “将军!”
  “诺。”
  “将军!”
  “诺,将军……”
  卫青身旁的亲骑空缺,传令兵们迅速收到将领,立即向四方奔走。
  这三道将领。
  第一道是命人填补陈无数的缺位。
  名叫费立信的参将,其实就是之前的先锋营校尉。
  他被升调到卫青身旁后,又重新调回前军。
  不过,现在是担任裨将军了。
  第二道将令,则是让中军战马拴住战车。
  一是能够保留辎重,二是要把战车留有大用。
  第三道将令,是让三万傜役参战。
  调集起全军的力量,做一次绝地求生的战斗。
  虽然,平时为了保证傜役听命,军队内严格管控着兵械。但现在大军陷入绝境,大军一旦败亡,傜役也必死无疑。
  两者都是汉人,都是汉人,本就是休戚与共的关系。
  现在给傜役发兵刃,让傜役全面参展,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
  加上傜役的以后,大军人数看起来倒不比匈奴铁骑少。
  可惜,匈奴铁骑全是训练有素的骑卒,战斗力不是傜役民夫可以相比。
  也不是这场战斗结束,能有几个傜役活命。
  好在西征大军一人双马,加上路上缴获,整支军队从不缺战马和兵械。
  中军、后军收到命令,马上便匆忙的把兵械和战马送给民夫。
  至于会不会用,那就靠民夫自己的本事了。
  前军也已经完成调度,由新的裨将军率领两营骑卒。
  轰隆隆。
  马蹄声地震山摇。
  匈奴铁骑愈加逼近。
  卫青知道不能再等,当即高举长戈,策马狂奔:“大汉!”
  “大汉!”
  全军骑卒应声呼啸,迸发出猛烈的杀气。
  “大汉!”
  卫青再度振臂举戈,手里握到兵械的傜役们加入狂呼:“大汉!”
  将军战马和将旗移动到前军的最前方。
  卫青长戈斜指,指着前面的大山喊道:“全军将士,随我破敌!登山!”
  此战,卫将军的目标是率领大军正面凿穿匈奴骑阵,率领残军登上那座山,死守山顶,等待援军与消息。
  不是说了吗?
  大将军当百折不挠,死中求活。
  卫青的计划就是坚信奇迹必将发生!坚信陈无数必破龙城!坚信李广必来援救!
  “破敌!破敌!”
  “登山!登山!”
  大汉铁骑爆发出最后一记呐喊,汇聚在大将军身后,化作一道锐利的箭矢,卷起滚滚浓烟射向敌阵。
  每一位大汉士卒。
  和大将军身上仿佛都存在一条无形的锁链,把万人连成一线。
  天命汇聚!
  将星命格开启!
  “唳!”
  大汉骑阵上空,一只巨大的青色“腾蛇”浮现,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高鸣。
  夜空中。
  武曲星大放光芒,闪烁星空。
  车臣单于望着主动冲来的大汉铁骑,望着军阵上方的武曲腾蛇,顿时脸庞狰狞,从腰间抽出一把狭长的弧形弯刀,嘶声喊道:“草原的勇士们,杀!”
  “杀啊!!!”
  两万铁骑发出一声长啸。
  一只狂傲的贪狼在黑色中蹿出,哗的一下踩在匈奴军阵上方,朝着前方的“腾蛇”呲牙咧嘴。
  随之,匈奴左右两路的大军也在大声呼应。
  天上除了武曲、贪狼二星大亮,另还有两颗将星正在蠢蠢欲动。
  草原瞬间一片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