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变成狼妖怎么办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寒烟鬼核

  郎行隐身藏在树后,不消片刻,出现的不是甚鬼物,反而是条手臂粗的长蛇,游动之间带出淡淡的水汽,围着野猪妖尸体消失位置转了两圈,化作个腰肢纤细女子,行走步伐姿态婀娜,只是过于尖的下巴破坏了面容的美观,略显刻薄。
  长得像前世的网红脸。
  蛇妖明显有些疑惑,鼻翼轻轻抽动,“见鬼了!明明就是消失在这啊!”轻轻跺脚,因为腰肢较细,所以显得硕大无比的凶器轻轻颤动,郎行忽然感觉身边的鬼修老马忽然身子发冷,一阵哆嗦。
  特殊情况,强忍住恶寒,狠狠瞪了老马一眼,老马无声讪笑,身前鬼雾勾勒出山村中村姑模样,表示自家在村里呆了百多年,每日见到的都是村姑老妇……
  不再搭理老马,那蛇妖转身之时,两点幽蓝色火焰接连不断、悄无声息地闪现到她身后,林间阴风阵阵,“你说见到我了……”
  蛇妖猛然转身,嘴中喷出一团白雾,当头朝鬼影罩去,林间温度骤降,白雾触碰到的草木之上都笼罩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死鬼还敢吓唬老娘!”
  蛇妖一改娇柔之气,向后急退三四丈远,手中一团黑影炸起,“啪!”
  伴着一声脆响,浓郁的妖气撕裂了鬼影胸膛,蛇妖竟然使诈,早已感知到身后鬼影,佯装不知,蛇毒鞭出手已然占了先机。
  鬼影低头看了鬼气散开的胸膛一眼,猛然抬头,单手一招,一条金色锁链宛如巨蟒,迎风见长,紧紧捆住蛇妖双手!
  那鬼影周身金色灿光一闪,鬼气顿消,宛如金人浮空,满脸威严,大喝一声,“妖孽,竟然不配合纠察司执行天条!出言辱骂、藐视城隍阴兵!”
  那阴兵本是无形之体,金光闪过之后,好似有了肉身一般,行动之间地面轻颤,所过之处留下几处深坑,锁链一收,蛇妖便维持不住人形,被阴兵掐住七寸,不能动弹。
  姜还是老的辣,这鬼影竟是城隍阴兵,故意引蛇妖出手,几顶大帽子扣上,让你有口难辨!
  郎行离的两者稍远,只觉阴兵金光闪动之后鬼气消散的状态,与自家全力运转罗汉金身诀后妖气收敛的模样有些类似,但鬼修除非进阶鬼仙,否则根本不可能重塑肉身。
  蛇芯不断吞吐,蛇妖嘶吼道,“成妖以来我从未吞噬过两脚羊,一直在寒烟山养灵自修,去了城隍功过司我也不服,凭甚抓老娘!”
  “名义上当然是你刚才主动对阴兵出手,谁让你们寒烟山与鹰愁涧上的那位牵扯最多!”阴兵身上金光再次闪动,恢复了鬼气森森的模样,只有掐住蛇妖七寸的手臂还维持在金身模样。
  阴兵说完,从腰间扯过个兽皮布袋,脚踏罡步,口念法咒,就要将蛇妖收入袋子中,蛇妖妖躯不断颤动,好似在经受巨大痛苦一般,蛇嘴张大,“上仙饶命,像我这般弱女子,到了鬼牢之中,必定活不过三日,我愿献上全部身家,上仙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只求看在我苦修不易,未伤生灵的份上,饶奴家一命!”
  潜藏在附近的狼妖心中一叹,还以为蛇妖会说,上仙想拿小妖怎么样都可以呦……
  鬼修老马则是虚唾一口,嘴巴一张一合,看口型分明在说,“女妖啊,没见真章前,口称老娘,等要命的时候,便改口奴家!”
  那阴兵口中念咒声一缓,“你哪些血肉灵药对我这阴灵之体半点用处都无,还有何身家?”
  “奴家愿意在山中供奉上仙画像,为上仙添些香火!”
  阴兵停下念咒,将皮袋重挂回腰间,淡淡道,“你这蛇妖懂得倒是不少,可有本家亲族在城隍门下当差?”
  “奴家表哥修成妖将后,自知结丹无望,主动舍了妖躯,本源法相投在城隍门下,在枷锁将军手下听用。”蛇妖长舒口气,开始攀关系就说明事情还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枷锁将军手下的那条水蛇?报号如意那个?”阴兵回想片刻,不确定的问道。
  “对对!”蛇妖好似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连点头。
  阴兵脸上露出个古怪的笑容道,“你表哥没给你说过,似我们这般没有神牌的阴差,没资格开堂受香么?”
  蛇妖轻声一笑,一副规矩我懂的模样,“无神牌,留画像,上仙留些念头在画中,香火一样能帮着炼化金身。奴家在山中供奉,便是城隍爷也管不到。”
  阴兵脸色一板,“这鞑靼国内,人界之地,城隍爷都能管的着!”蛇妖赶忙认错,那阴兵才语气缓和道,“既然你有这份心,稍后便留你一副画像。”
  蛇妖惊喜道谢,知道正巧投其所好,性命得保,阴兵松开抓住蛇妖七寸的手臂,最后一点金光褪去,除了手持锁链,与寻常鬼修已没有多少不同。
  “放你归山,我也需要有些交代。我且问你,鹰愁涧里那位到底进阶妖圣没有,现在是何道行修为?”阴兵问道,还未等蛇妖回答,先是左右感知一番,犹不放心,手结道家法印,口念法咒,竟在周围布下了隔音法罩。
  郎行无法继续感知两者交谈,心中一恨,估计这阴兵生前也是正经道士出身,行事就是比妖怪来的谨慎。
  阴兵问话,蛇妖回答,应该是蛇妖比较配合,阴兵不断满意点头,最后甚至松了松锁链,让蛇妖重新化为人形,蛇妖赌咒发誓一般,保证着什么。
  郎行观察一阵,无法获得更多有用的信息,正打算悄悄退去,谁知电光火石之间,形势突变,阴兵锁链一紧,皮袋张开,急速念咒,就要彻底将蛇妖收走。
  蛇妖刚才得到了喘息之机,状似拼命,竟直接飞身冲到阴兵面前,然后咬破舌尖,吐出一口心头精血,伴着一股寒烟,化作一条黑冰锥,直冲阴兵丹田位置!
  寒阴戳神刺!
  阴兵大吼一声,本是无形无质的灵体丹田处,鸡蛋大小的阴影在冰锥攻击下变为实体,好似被冻住一般,金光连闪几下,如同连电短路一般,始终未能覆盖全身。
  蛇妖嘴角留下,气息萎靡,妖气瞬间降到妖兵境界,分明是消耗本源,发动了搏命攻击。
  不敢再回头,蛇妖幻化成条小水蛇,迅速向寒烟山方向逃去,只有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表哥,你得罪谁不好,可把我害苦了!”
  郎行暗叹一声,现在知道不明底细之前不要乱攀关系了吧!明显是蛇妖表哥与阴兵有旧怨,阴兵隐而不发,诓出蛇妖口供后就要痛下杀手,没想到蛇妖趁机用出搏命手段,逃命在望。
  耳边忽然传来老马激动的声音,“鬼核,冻住了!”
  郎行心中一万匹羊驼奔过,兄弟,你忘了用传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