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十二章 忍界最强忍术——告家长之术

  “周断,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绳树扭过头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
  “现在这里可没什么人啊?”
  “啧!”
  面对着绳树的问题,周断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拽出了一把苦无,对着门口就射了出去,而周断疾驰的苦无射到了原本空无一人的门口时,却是突然陷入了空中!
  “周断,好歹是自己的营地,不要不管不顾就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情啊!”
  抓着射向自己裤裆的苦无,显露出身形的自来也一脑门子的冷汗,略显尴尬的看着屋子里的几个人,顿了顿,强行摆出了一副威严的样子:
  “周断,面对诱惑,你不但拒绝,而且还公然举报,这是非常值得赞扬的行为,水门、百掌、绳树、你们三个队员应该多向你们的队长学习学习,面对诱惑而坚决抵抗,这是一个正直的忍者所必须具备的本质,杉村大和……”
  自来也的眼睛猛地一眯:
  “你的行为我记下了,自己去纠察队领罚去吧!”
  “是!”
  面对着三忍之一的自来也,杉村大和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直接就灰溜溜的朝着纠察队的方向走了。
  “波风水门、日向百掌、千手绳树……”
  自来也语气平淡的开口:
  “我还有话和周断说,你们先出去一下!”
  “是!”
  水门、百掌、绳树对视一眼,也是走出了房间。
  “周断啊……”
  眼见所有人离开了这里,自来也把手一伸:
  “既然你把杉村大和举报了,那他给你的赃物就交出来吧!”
  “啧!”
  周断不屑的看了自来也一眼:
  “在交出这些东西之前,我能问问为什么纠察队没来这里查我,反而是大名鼎鼎的三忍之一——自来也在物资兑换的门口堵着我呢?”
  “咳咳……”
  自来也一脸的义正言辞:
  “周断,你不要怀疑我的人品,我是怕大和这个家伙事情暴露,心急之下对你们不利,所以偷偷的隐藏起来,并在门口处布置了隔音的封印结界,就是怕杉村大和还有同伙从门外对你不利!”
  “你是智障吗?”
  周断鄙夷的看着自来也:
  “这种话你骗一岁的小孩子都不会有人相信!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目的,自来也,你这货就是想抓我的把柄吧?你这手段可真脏!”
  “咳咳!”
  自来也再次被呛了一下,但还是梗着脖子说道:
  “少打岔,你别管我怎么样,你先把赃物交出来!”
  “你少做梦了,没有!”
  周断冷眼看着自来也:
  “我凭自己本事换到的物资为什么要交出来,我是举报他受贿了,但换来的东西是我的,想要我交出赃物可以,你拿同等数量的物资来换!”
  “嘶!”
  虽然早就知道周断这小子脸皮够厚,但自来也没想到这小子的脸皮可以厚到这个程度!
  自来也不是没想过把这小子的事公事公办,但自来也的脸皮是厚,可也还真就做不出来——周断毕竟还是个八岁的小家伙,自己就因为他恶搞过自己,就要把这件事情弄大,自来也的脸还往哪放!
  但这件事也不能这么算了,无论如何,周断这小子牟利的事情是事实,而且自来也也早想报复报复这个让自己吃尽了苦头的小子,要知道,自来也被纲手攻击的胸口现在还隐隐作痛,无论如何不能便宜了周断,想到这里,自来也对着周断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周断,别以为这样我就治不了你了,今天,你要是不把赃物交出来,我就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的养父——旗木朔茂大人!”
  “嘶!”
  这回,终于是轮到周断倒吸了一口凉气,自来也不愧是自来也,忍界上最恐怖的忍术——告家长之术,这一卑鄙无耻的招数被这货使用的炉火纯青:
  “自来也,别以为你能吓住我,我周断也不是吃素的!”
  周断的眼睛都在冒火,其他人说说也就罢了,但周断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自来也这个混蛋绝对是说到做到的那一伙儿的!
  周断将桌子上的苦无起爆符一股脑儿的扫到了自来也脚下:
  “别以为我是怕了你,只是不想在与砂忍战斗的时候影响了茂叔的心情!”
  “是是是!”
  自来也露出了假的不能再假的表情,毫不在意的将掉在地上的忍具全部收了起来,一脸的得意:
  “我们木叶的天才医疗忍者——旗木周断已经长大了,已经是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忍着了,根本不怕告家长这一招数的!”
  “靠!”
  周断脸色铁青的看着自来也走向了门口,却是无力阻止这一切,没办法,这回确实是自己没有理,只能看着自来也耀武扬威的慢慢离开,索性的是,周断还真不差这点儿物资,只不过是心理不平衡罢了!
  “对了!”
  已经走到了门口的自来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周断,我自认为我隐藏的已经很好了,你刚刚是怎么发现我的?”
  “很简单!”
  周断面无表情,咬着牙冷冷的蹦出一句话:
  “医生治疗病人时,给病人下毒,以拥有反制的手段,这不是很正常的操作吗?
  放心吧,我给你下的只不过是可以探查到你大概位置和小宝贝不举的药剂而已,不会对你的生命造成危害的!”
  “卧槽!”
  自来也当时就蒙了:
  “没有哪个医生给病人下毒叫正常操作吧?还而已,就一个探查位置的药剂就已经很过分了吧,还有你那个小宝贝药剂,我说最近我怎么老是不对劲儿,周断,我没得罪过你吧,我们什么仇什么怨啊?”
  “没得罪过我,你确定?”
  周断冷冷的瞥了自来也一眼,语气森寒:
  “刚刚是哪个不要脸的混蛋要告家长的?”
  “那个不要脸的混蛋就是我,请您务必原谅我!”
  自来也以五体投地的姿势朝着周断拜了下去:
  “请您务必看在往日的情面上饶我一命,这是我的心意!”
  自来也把刚刚收起来的物资一样不少的又拿了出来:
  “这次牟利的恶劣事件我会完美的处理好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周断大人,请您务必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