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八十六章 我有特殊的训练技巧

  干枯成褐色的血液粘固在各地,无数残破的武器碎片插在沙忍的尸体上,虽然破碎,却依然是迎来了它们注定的结局!
  已经死亡的沙忍的尸体,虽然大部分已经被沙忍抢了回去,但毕竟是仓惶撤退,一部分的尸体只能是遗留在这里,而木叶当然不可能好心的帮沙忍收殓尸体,他们最好的结局就是被黄沙掩盖,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除了这些之外,则是一处处被标记起来的沙忍陷阱,这是木叶清理战场人员的功劳,只有一小部分实在是影响通行被暴力破坏,剩下的绝大多数都只是留下了一个显眼的记号,毕竟他们是忍者不是圣母,反正不是自己的地盘,这些需要费时费力清理的陷阱,还是撤退后留给砂忍自己好了。
  “我们到了!”
  站在一处陷阱之前,周断带头停了下来,标明陷阱的标志是一块由土遁凝聚出的石板,上面被木叶忍者用利器划出了一个巨大的叉号,并且以这块石板为起点,周围的所有用土遁凝聚出的石板都被横向的划出了两条划痕,将陷阱处彻底包围了起来!
  “就是这里了!”
  周断指着面前的陷阱区,对着绳树开口:
  “这里范围不大,里面的情况也不复杂,一眼就能看到全景,正好作为你的初级陷阱训练场,我们也能在一旁管控!”
  周断顿了顿,从怀里拿出了两瓶药剂看向了绳树:
  “这是持续性的恢复药剂,以及增加物理抗性的坚石药剂,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护你,而且绳树,你的任务不光是躲避陷阱里的起爆符以及暗器,更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用查克拉让起爆符无效化,相信我,这种操作更加能让你的身手得到提升,至于如何让快要引爆的起爆符无效化,这种最基本的操作你应该是知道的!”
  “周断,你疯了吗?赶快放了我!”
  此时的绳树样子并不算好,浑身上下被捆成了粽子,只留下一双腿能行动,而绳子的另一头则被周断牢牢的拽在手中,满是怒火与惊惧的脸上还粘着不少的沙土——那是被周断踹倒在地捆成粽子时,留下的痕迹!
  从嘴里说出来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当周断说要利用战场陷阱给绳树特训时,绳树的心理还是蛮感谢周断的,然而刚上战场不久,当绳树亲眼看到了一条爬入陷阱中的蛇时,对周断的感激全部变为了诅咒!
  绳树现在还记得那震耳的巨响以及刺眼的火光,那漫天沙尘形成的一朵蘑菇云差点当场让绳树尿了裤子!
  绳树这才知道在木叶训练用的陷阱和战场的陷阱是不同的,而战场上的陷阱和为了断后,不计成本所使用起爆符的陷阱更是没办法相比的!
  明白生命可贵的绳树当时就想跑回钢岩谷,可是无奈,早就紧紧盯着绳树的周断直接一脚就放倒了绳树,紧接着就把绳树给绑了起来!
  “诶,绳树,我们都相处了多少时间了,你怎么还是对我抱有防备呢?”
  周断看着绳树,脸上满是悲痛:
  “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我周断究竟哪一次坑过你!”
  “卧槽!”
  绳树当时都惊了:
  “周断,你说的这是人话吗?遇见大蛇丸那次你砍了我的屁股,那个砂忍自爆的那一次你拿我当挡箭牌,类似的事情数不胜数,还有……”
  绳树的怒火直冲大脑,居然还聪明了一回:
  “周断,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因为有利可图才让我进陷阱的吧!”
  “……”
  周断沉默了一下,转而将两瓶药剂塞进了绳树嘴里:
  “这两瓶药剂都是有实效性的,记住,在陷阱区里不要久留,时刻注意自身安全,遇事不要莽撞,我们会随时支援你的,不要害怕!”
  “混蛋!”
  绳树的浑身都在发抖:
  “周断,你这家伙刚刚默认了吧,默认了是吧,你简直就是畜牲啊,赶紧放了我,我要回钢岩谷找我姐去!”
  “啧,这么点磨难都受不了,你以后怎么去当火影?”
  周断一脸的不爽:
  “少废话,赶紧给我进去吧!”
  实在受不了绳树括噪的周断一苦无砍断了绳树的绳子,一脚将他踹进了陷阱,随后拽着百掌和水门撤到了安全的地方!
  “周断你啊啊啊……”
  “轰轰轰轰轰!!!”
  绳树的惨叫没有持续多久,随后就被震耳的爆炸声所掩盖,而看着眼前那气势恢宏的爆炸场面,周断不禁对着百掌和水门说道:
  “事实证明,既然身为砂忍的断后部队,那对于陷阱的布控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虽然是仓促之间设下的陷阱,但是威力还是非常的出色的,百掌,水门,我们以后可要多加注意啊!”
  “这个还是以后再说吧……”
  伴随着震耳的响声,周断身旁的百掌后怕的看着周断:
  “队长,你这么玩,绳树不会被你弄崩溃吧?”
  “放心好了!”
  周断给了百掌一个安心的眼神:
  “绳树这个家伙脑子简单,最不会被折磨的崩溃了,而且就算他崩溃了……”
  周断拿出了几瓶药剂对着百掌晃了晃:
  “我也会让他恢复过来的!”
  “呵……呵……”
  看着周断那副恶魔的嘴脸,百掌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给了绳树一个祝福。
  “哦,对了,百掌,现在的绳树怎么样了?”
  虽然只把绳树扔进陷阱里了一小会儿,但以一个忍者的速度横穿并不算大的陷阱区,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看到了爆炸停止,周断直接就顺着爆炸的痕迹向前走去,沿途仔细观察,看见还有没爆炸的起爆符,顺手就踹进了自己怀里:
  “前面的灰尘太大了,我看不清,不过按我的预料,他应该没什么事吧?”
  “从查克拉判断,他的确还好!”
  一直开着白眼的百掌强忍着不去看周断那足以让人骚断腿的操作:
  “不过绳树保持趴在地上的姿势有一会儿了,估计是被炸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