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四十三章 自来也,你要忍住啊!

  “切!”
  看到了自来也的服软,周断冷淡的表情总算是消散了一点儿,从怀里取出一个卷轴,解封出一支药剂瓶与注射器砸在了自来也的脸上,只有隐藏起来的底牌才能称之为底牌,既然自来也已经发现身体的具体位置出现了问题,那自己的解毒药剂的作用也就不是那么大了,而且,只有解药才是真正惩罚人的药剂:
  “东西给你了,我走了!”
  “等等……”
  看到周断要走,自来也直接拦住了他,神情第一次认真了起来:
  “周断,给自己的病人下药的常识你是听谁说的?你还给谁也下过这种药?你知不知道如果被检查出来你就摊上大麻烦了?”
  “这你就放心吧!”
  周断给了自来也一个安心的眼神:
  “目前在木叶,我只给你一个病人下过药,而且我制作的药剂很特殊,被检查到的几率非常小,而且即使被检查出来,根据药用分析,也只能得出这是一剂大补药!
  单论下药,我敢说我在木叶医院是可以排进前十的!”
  “喂,听了你的话,我一点儿放心的感觉都没有啊!”
  自来也抓狂的看着周断:
  “别的不说,为什么单单只有我被你下药了啊?对同村忍者下药,你知不知道这是被木叶严禁禁止的?”
  “呵呵!同村忍者?”
  周断冷笑的看着自来也:
  “抱歉,我只把你当成一个对八岁的小孩耍手段要钱,一有机会就偷窥女澡堂的人渣罢了!”
  “……天啊!”
  自来也的心里不住的抓狂:
  “周断,我在你的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吗?”
  “没错,你就是这样一个家伙,从你盯上我钱包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肯定对我不怀好心,一心想要找回场子,事实证明,我对你下药真是下对了!”
  周断毫不客气的斥责,对着自来也兜头盖脸的砸了过来,饶是自来也这样脸皮堪比城墙的存在,也是受不了,然而,自来也刚想反驳,但想了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却是悲哀的发现——周断所说的每一句,自己都干过!
  自来也犹如一只斗败了的忍犬,脚步踉跄的向着门口走去,然而,不经意间的一撇,再次让他停下了脚步:
  “周断,你这个注射器的针头怎么是圆头的?按理说注射器要皮下注射,针头不应该是尖锐的吗?”
  “谁说我要你进行皮下注射了?”
  周断的嘴角微微上扬,指了指自来也的裤裆:
  “这只注射器是要从男性的特定位置插进去的!
  哦,对了,你要找其他人配制解毒药剂也不是不行,但我研制的是新型药剂,哪怕医疗上忍研制解药,最少也需要大半年的时间!
  而且……”
  周断看着自来也突然惊恐起来的脸,声音冷酷,犹如从地狱里传出:
  “这支药剂遇水会释放出大量的热量,到时候,你要忍耐住啊!”
  话音落下,周断直接一个闪身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失魂落魄,一脸苦涩的自来也!
  ……
  “犬冢烬大人,我们是第六物资队,第五小队的忍者,因护送物资过程中遭遇战斗,大蛇丸大人让我们直接过来!”
  离开了物资兑换点,周断没有再去其他的地方,直接带着小队去犬冢烬的办公点报道。
  犬冢烬,这是一个近四十岁的上忍,他有着棕色的爆炸头,突出嘴唇的两颗虎牙,他的右脸颊上有一道明显的刀疤,虽然已经中年,但是那双锐利的眸子还是刺的人眼睛生疼!
  “嗯,你们的事情我知道了。”
  犬冢烬将周断手中的报表接过来,扫了一眼,眼睛跳了一下,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指着身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对着周断开口:
  “你们被分到犬冢锐的队伍里,他管理着五只小队,考虑到你们刚来,这两天犬冢锐只单独对你们进行与砂忍战斗的特训,用不了几天,物资匮乏的砂忍还会与我们进行一场大战,你们要抓紧这两天的时间,努力熟悉战场,听从犬冢烬的命令,记住他说的每一句话,犬冢锐,你带他们下去吧!”
  “是!”
  犬冢锐向着犬冢烬鞠了一躬,随后,鼻孔向着周断一扬,大步离开了犬冢烬的屋子!
  ……
  “上战场之前,一定要检查好自己的忍具包,省的到了战场之上连武器都拿不出来就被敌人干掉,周断,你这种菜鸟要记住这点!”
  “在战场上,哪怕是自己的食物也要先检查一遍,省的到时候被毒死,周断,你这种菜鸟一定要牢记!”
  犬冢锐比周断高了一头,有着黑色的短发,深红色的眼睛,高高的鼻子,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高傲的神态,此刻,他带着周断四人向着谷内一处地点进发,颐指气使的对着周断“告诫”着:
  “周断,在战场上,一定要合理分配自己的查克拉,用最小的代价干掉敌人,省的到时候查克拉用尽,反被敌人干掉!对于你这种刚上战场的菜逼你是一定要记住的!”
  “喂,周断,这个犬冢烬的家伙很狂啊,明明才只是一个上忍,鼻孔就翘到了天上,这让我这个未来的火影很不爽啊……”
  跟在犬冢烬的身后,绳树推了推周断,一脸不忿的开口:
  “这些战场知识连刚上学的忍者都知道,他还在那里一脸得意,而且我看他的样子,分明就是在故意针对你啊,他是不是要你一个下马威啊,不行,我去做了他!”
  “毕竟是刚刚分配到他手里,别做出不服从安排的举动,第一个可以排除的就是他脑残给我下马威,这种概率比袁飞三代目在全村面前女装还低,而且,如果他是这种脑子,那也当不上管控五个小队的队长……”
  周断制止了绳树想要上去给犬冢烬一个教训的冲动,想了想,突然打断了犬冢锐的话:
  “喂,犬冢锐队长,听说你们犬冢一族的白狼丸被拔毛了,现在好了吗?”
  “……混蛋!”
  空气,骤然凝结了起来,犬冢锐终于停下了脚步,扭过头来,一双红到滴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周断:
  “下忍旗木周断,身为你的队长,我这两天会好好的教教你,让你知道知道,忍者的爪子要收起来,不要去碰不该碰的东西,相信这两天,我们会很快乐的!”
  “啧,果然啊!”
  看着犬冢锐大步远去的身影,周断示意水门、百掌、绳树一起跟上去,说了一句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话:
  “白狼丸的毛,不是那么好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