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八十七章 热心的好队长

  “喂,起来,绳树,你这幅样子也太难看了,身为一个忍者,连这点训练都受不了,别说火影了,你连成为一个优秀的忍者都没资格!”
  灰尘已经落下,爆炸后的震音也已经消散,被炸得一片狼藉的陷阱区里,周断正恨铁不成钢的训斥着绳树,当然了,刨除他一边整理着手中的残破起爆符,一边脚踩绳树胸膛,这份感人至深的情景还能更真实几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周断拿着两张起爆符在绳树的眼前晃了晃:
  “这一个陷阱区,少说也有着三十多张起爆符,可你到好,除了用查克拉破坏了其中一张,剩下的一张,完全是因为质量不过关而留下的,绳树,你可长点儿心吧,照这样下去,你这一天才能让我挣几张起爆符啊,我给你喝的药水很值钱的,你知道不知道啊?”
  “周断,你不要太过分了!”
  被周断踩在脚下,绳树却是丝毫没有要动弹的意思,不是不想,而是刚才的爆炸实在是太激烈了,那连绵不绝的爆炸,以及时不时飞来的手里剑,只能是让绳树爆发出了一切潜力,疯狂的压榨着自己的每一份力量与注意力!
  饶是如此,那狂猛的攻击还是让绳树遍体鳞伤,虽不严重,但也是浑身疼痛,脑子都在嗡嗡作响,要是平时被周断这么踩在脚下,即使反抗不了,那绳树也是会疯狂挣扎的,但是现在,绳树只想躺在地上,只是,虽然身体不想动,但周断的话,还是让绳树怒火中烧:
  “你的药水值钱,但这不是你这么过分的理由,我在陷阱区里被折腾的很惨好吧,能给你挣一张起爆符就不错了,再者说了,刚才我姐可是给了你两桶药剂呢,那是两桶啊,足够抵消你的损失了吧!”
  “诶?绳树,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周断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我凭自己本事挣来的药水,跟你有什么关系?”
  “卧……槽!”
  绳树呆呆的看着丝毫不要脸皮的周断,一时间甚至连自己浑身的伤痛都忘却了:
  “周断,你看看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你们这些家伙,就会只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
  周断没有在意绳树那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拿出一瓶喷雾,照着绳树浑身的伤口喷去,此时的绳树十分的凄惨,毕竟还没有掌握查克拉外放护体这种高难度的技巧,所以此时的绳树因为爆炸,一大半的衣服都被炸光,就连屁股蛋都漏出了一半,这也正好省去了药剂喷不到伤口处的困难!
  “行了!”
  不愧是纲手所提供的药剂,加上之前做的给绳树喝的恢复药剂,只是短短的三四分钟,绳树的伤口都已经结疤了!
  周断看着绳树的状态,满意的点点头:
  “看来照这么个状态,你今天的训练量一定会超额完成的,利用起爆符挣钱的想法看来不是梦了!”
  话音落下,周断拽住绳树的腿,没等绳树来得及反抗,直接就扔向了下一个陷阱区!
  “队长,你这么干没事吗?”
  在一旁一直目睹这一切的百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你就不让绳树再恢复一会儿,虽然绳树的恢复力强,但时间这么短也太勉强了吧?”
  “百掌,你还是有些小看绳树了!”
  周断向着百掌递过去了一壶水:
  “身为千手一族,拥有庞大的查克拉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那强到离谱的恢复能力,可以这么说,正常忍者需要一天才能恢复的伤势,到了他们那里,只需要两三个小时就可以了,而经过苦练,这个时间甚至还可以更短,这就是不讲道理的种族天赋,一般忍者只能眼红,却毫无办法,所以我才会对绳树这么训练!”
  周断顿了顿,继续开口:
  “经过上一次大战后,我发现绳树的身法简直是弱的可怜,之所以能和敌人缠斗那么久,完全是靠着自己的恢复能力,但是战场不会老是这么幸运的,一旦他真的中了招,那可就是大危机了,而这种危机也会紧跟着蔓延到我们身上,而到了那个时候,你也清楚,我们只有两条路可走:
  一是放弃绳树立刻撤退,二是带着成为累赘的他,严重拖延我们小队,各种麻烦也会随之而来!
  这两种情况我哪一种都不想选择,所以只有趁现在使劲操练一下他了,如果不是这战斗休息的时间太少,这种训练我一定会给他持续好几天的!”
  “可怜的绳树!”
  百掌喝了一口壶里的水,看着还在陷阱里艰难躲避的绳树,默默送去了一个祝福的眼神,随后,有些惊讶的对着周断开口:
  “队长,你给我喝的什么水?味道不错啊,而且我感觉到了我体内的查克拉流动更加顺畅、身体感觉更加有韧性,就连对于外界的感知也更加清晰了,这是什么补品吗?”
  “嗯?不错啊……”
  周断略有些讶异的看着百掌:
  “没想到你的资质比我预想的高了一点吗,药剂这么快就起作用了!”
  “药剂?你给我喝了药剂?”
  百掌看着周断,本能的就感觉出了不对劲儿:
  “队长,你给我喝了什么药剂?”
  “强效感知第二属性的药剂。”
  周断认真的看着百掌:
  “听名字就知道这东西有多珍贵了吧!”
  “强效感知第二属性!”
  不得不说,周断给百掌的惊喜实在不小,忍者能够掌握第二属性,无一不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来修行的,而帮助修行的药剂,更是少之又少非常珍贵:
  “队长,这东西太珍贵了吧,你就这么给我了?”
  “我们是队友,更是兄弟,你就不要太在意了……”
  周断不在乎的挥了挥手:
  “当然了,我怕出意外,也给你加了强效的恢复药剂和坚石药剂,就和给绳树喝的一个样!”
  “嗯?”
  百掌暂时压制住了心里对于周断的感激,那股不对劲儿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不是,队长,这好好的你给我喝绳树的药剂干什么,难道……”
  百掌的眼角有些抽搐:
  “你不会准备把我和绳树扔在一块训练吧?”
  “百掌,我和你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了,我是什么人你还没有了解吗?”
  周断满脸的讶异:
  “我那些有点过分的举动只是针对绳树那个不长脑子的,我什么时候坑过你和水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