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五十五章 绳树的走狗

  “土遁——飞石流星!”
  “土遁——黄泉沼!”
  “哈哈哈哈,跑吧,恐惧吧,然后在绝望中被我杀掉吧!”
  双目嗜血,表情狰狞,追击中的土堂龙岛仿佛地狱中的恶鬼,死死的咬住了周断三人,不得不说,虽然周断小队干掉的中忍也不少,但这个家伙却是最棘手的,强大的攻击力,无视物理攻击的防御,如果是一般下忍,早就已经在他手下惨死了!
  “喂,队长,还不出招吗?”
  看到穷追不舍的土堂龙岛,百掌不禁开口:
  “我用白眼看过了,虽然看起来只是个中忍,但是这个家伙的查克拉却是异常庞大,这种威力不小的土遁他还能释放出不少,拖下去几乎是行不通的!”
  “你有点儿着急了,百掌!”
  周断松开了拽着百掌的手,带头向着树木浓密处继续飞奔:
  “以土堂龙岛的性格,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而且如果要与他战斗,战斗的动静不会太小,耗费的时间也不会短。
  而且你也看见了,我们这一路上也不是没寻求过支援,可来的帮手全都被砂忍挡下了,他们都自顾不暇,更别说帮忙了,余波不波及到我们都是万幸!
  所以我要找一个稍微僻静点的地方慢慢解决他,不说帮手,最起码也要砂忍不来干扰的地方,话说,真是多亏了千手一族的前辈……”
  跑了一段不短的距离,周断终于是选择了一处比较满意的战场停了下来:
  “岩砾树界降临所创造的地形简直对我太有利了!”
  …………
  “小子,终于不再跑了吗?看来,你是给自己找了一个非常完美安静的葬身地点啊!”
  追击中的土堂龙岛看到奔逃中的周断停下了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高大的岩石材质的树木遮天蔽日,树根、树干、树枝杂乱无章却又互相糅杂着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笼子形状的场地!
  这是一处勉强算的上隐蔽的地点,但比起乱成一锅粥的其他战场,这里的隐蔽性还是被瞬间提升了不少。
  迈着缓慢而充满压迫力的步伐,土堂龙岛一步步的向着周断三人逼近,
  “难道你们准备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杀手锏吗,全部用出来吧,我会一一解决,并在最后把你们全部撕碎的!”
  “百掌,地点选好了,接下来就是动真格的了……”
  周断将一把特制苦无递给了身边的百掌:
  “这次你作为主攻手,我和绳树远程发射千本,记住,只要缠斗限制住他就好,这货的施术能力很高,又有土化术防身,近身格斗应该不强,但也别大意了,我这次的药剂发作时间很长,需要你长时间的缠斗,别翻船了,以我第一支发射的千本为令!”
  “了解!”
  百掌紧了紧手里的苦无:
  “交给我就好!”
  “很好!”
  周断满意的点点头,百掌的表现从没让自己失望过,战场上怕的从来不是什么危险,而是不听自己命令的猪队友,想到这里,周断扭头看向了从逃跑就一直在沉默性情大变的绳树:
  “绳树,你没事吧?”
  “是啊,绳树,你的状态不对啊!”
  百掌虽然眼神没有离开过将要与之战斗的土堂龙岛,但白眼的全方位覆盖性还是让他看出了绳树的不对:
  “从刚才到现在你一直一言不发,到底怎么了,你不至于让土堂龙岛那个混蛋给吓到了吧?”
  “周断、百掌,其实在经历了刚才的战斗后,我一直在考虑一件事……”
  绳树无视了一步步逼近的土堂龙岛,反而满是对于人生的思考:
  “身为未来的火影,光是靠着一股正义之心是不够的,也需要黑暗的一面来支持,正所谓有光的一面也会有黑暗的一面!
  但可是要让自己村子的人做一条无恶不作的恶犬显然我不忍心,但是,这个名叫土堂龙岛的家伙明显给我了一个灵感!”
  说道这里,绳树不顾周断和百掌的一脸懵逼,冲着正在渐渐逼近的土堂龙岛高声喝道:
  “土堂龙岛,虽然你是一个无恶不作、实力低下、卑鄙下流、残害同村之人的无胆鼠辈,但是我正好需要你这样的人来当我的走狗!
  到我这里来吧,我不介意你的过去,只要你经过了我们木叶的考核,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我就勉强接纳你为我的清除部队的小队长!
  来到我的手下吧,虽然你会受到所有人的唾弃,但我会带你领略你从没见过的风景!”
  “卧槽!”
  百掌身形一晃,从刚才一直在酝酿的激昂斗志好悬没一口气卸掉:
  “绳树,你是智障吗?你说的那叫人话吗?你从哪里看出来对面是个实力低下的无胆鼠辈的啊?
  我们在场的人里就属你的战斗力最低,你哪里来的自信要把战斗力最强的家伙收为手下啊?
  再说了他一个一看就在砂忍村小有名气的忍者凭什么要当叛忍给你小子当小弟啊?你究竟长没长脑子啊?”
  “百掌,难道我千手绳树在你的眼里就这么不堪吗?”
  听了百掌的话,绳树顿时愤怒了起来,向着土堂龙岛咆哮了起来:
  “喂,那个叫土堂什么岛的家伙,你的顶头上司正在被侮辱,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土堂龙岛:
  “%@#¥%&#¥%&*……你他妈有病吧!”
  土堂龙岛的双眼瞬间红了起来,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在这个名为绳树的白痴面前想要营造出恐怖感的行为是多么的智障!
  这是一个死到临头都会给你添堵的家伙,自己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立刻将这个家伙干掉!
  “土遁——血肉荆棘之阵!”
  大地,在绳树的脚下沸腾不息,转瞬之间,无数岩石构成的荆棘瞬间成型,犹如洪流一般向着绳树攒射了出去!
  “唉,火影老头子真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
  周断一脚将绳树踹离了土刺的攻击范围,看着依然咆哮着要土堂龙岛当自己小弟的绳树,只感觉心里止不住的心塞:
  “忍者之神在上,我本以为在我的心理治疗下,绳树的火影幻想症已经见好了,没想到来了战场,他这病情又加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