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一百章 爆料

  两名中忍带队,四名沙忍气势汹汹的向着周断几人冲来,面对着这种情况,一般的下忍小队早就该考虑怎么利用起爆符和敌人同归于尽了,但是周断却只是感觉有些棘手罢了。
  没错,仅仅只是棘手罢了,凉太有着中忍的实力,再依靠其灵活的身形,即使对方是特别上忍也绝对可以牵制一小会儿,虽然还剩下了一个中忍与两个下忍,但周断有信心依靠自己“靠谱”的药剂将其限制住,甚至将其干掉,等到自己等人得手,再与猫又凉太联手,那面对剩下的一个特别上忍,无论是硬拼还是逃跑,自己等人的机会都会很大。
  想象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当凉太看见对面阵容的一瞬间就忍不住喵了一嗓子:
  “该死的喵,对面是沙忍的特别上忍——池内快枪寿,是速度型忍者,比我还快,我支持不了多长时间!”
  凉太传来的消息很糟糕,周断不敢大意,仗着自己小队的查克拉量充足,直接一个联合忍术就砸了过去:
  “土遁——土龙弹!“
  “风遁——真空大玉!”
  “火遁——豪火球之术!”
  “投掷——起爆符乱扔术!”
  “组合忍术——流炎天河之阵!”
  组合忍术之中好像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混了进去,不过没关系,考虑到百掌刚刚与通灵兽签订契约,正在兴奋期,过个一两天就会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多沙雕了!
  忍术释放,犹如从天上飞速流淌的火焰之河,带着无尽的威势将敌人压垮燃烧殆尽、吞噬一切的反抗者,然而,组合和忍术的威力的确很大,但这回的对手却并不是一个使用了禁术而变得没脑子的家伙,身为特别上忍的池内快枪寿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忍者,虽然周断几人的攻击看似威力十足,但并不是无法破解!
  “风遁——风急!”
  十数个手印被池内快枪寿飞快的结成,右手紧握背后的短枪,向着冲击而来的火焰洪流狠狠一刺,顿时,一道由风遁所造成的缺口出现,池内快枪寿喊了一句跟上,带头从缺口中冲了出来!
  “准备迎敌,百掌、绳树你们去对付下忍,解决掉对手后马上来帮我和水门!”
  “收到!”
  “明白!”
  池内快枪寿带着队员几乎毫发无损的从组合忍术中冲了出来,这一幕看的周断牙疼,但是没办法,足以对一般中忍造成影响的组合忍术面对着特别上忍还是不够看,周断的本意也只是想凭借着自己小队不弱于一般中忍的查克拉量去消耗对方一波,只是没想到对方依靠经验,并没有使用太多的查克拉就轻松破解了自己一方的忍术。
  按照小队一开始分配的方案,猫又凉太去牵制特别上忍,绳树和百掌先去对付两名下忍,由周断和水门先与剩下的中忍交手,然而,紧紧只是一个照面,周断就被对手一镰刀砸飞了出去!
  “哈哈,小子,谁给你们的勇气,两个下忍小鬼敢与我一个中忍肉搏,更不要说我大森悠镰专修的就是体术!”
  势大力沉的一击,周断虽然从大森悠镰单手就能挥动长柄镰刀判断这是一名力量强大的忍者,但万万没想到大森悠镰的力量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来不及多想,周断稳住身形再次冲了上去,眼角瞥到了水门的状态,眉头止不住的一皱——刚刚水门虽然没有被一起砸飞,但是他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仅仅只是短暂的交手,水门的身上便被砍出了三道狭长的伤口,鲜血止不住的流淌,这是个实力强大的对手,力量强的同时,敏捷度还高!
  唯一万幸的是大森悠镰觉得可以完爆周断四人,故而起了虐杀对手的兴趣,不远处的特别上忍估计也是这么觉得的,凉太不时发出痛呼却并没有撤离战场就是最好的证据,而这,也正是周断所期待的!
  “小小年纪就可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看来你们的确不简单,你们是天才啊,不过,我大森悠镰最喜欢虐杀天才了!”
  大森悠镰挥舞着手中的镰刀,沉重的镰刀被其灵巧的挥舞,不断的在水门和周断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惨烈的伤口:
  “哈哈哈哈,感受到痛苦了吗?感受到绝望了吗?我不会让你们痛快的死去的,我要把你们一块块的砍成碎片!”
  “队长,还没好吗?”
  水门艰难的抵挡着大森悠镰,虽然现阶段的水门体术的确是厉害,但和同样专修体术的中来来说,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即使有着周断帮忙分担着压力,水门还是受到了大量的伤害,浑身布满了伤口,简直就成了一个血人,虽然周断的那些令人蛋疼的药剂的确可以对中忍造成伤害,但前提是你有命活到那个时候,眼看绳树和百掌即将消灭另外两个下忍,大森悠镰的攻击明显变得更加的凌厉,水门的眼睛眯了起来:
  “对方着急了,需要我开启禁术再拖一会儿吗?”
  “先别开禁术,再坚持一下!”
  虽然自己和水门的样子看着凄惨,但在大森悠镰猫捉老鼠的心态下,并没有承受太过严重的伤势,禁术则不一样,但凡是禁术,最起码也可以消耗掉忍者半条命,不到真正危急的时刻,根本不用考虑,虽然大森悠镰已经认真了起来,但凭着自己和水门的状态,还是能再顶住一会儿的:
  “开启禁术太不划算了,我的药剂应该很快就起作用了,再等等!”
  “再等等?莫非你的药剂有什么奇效吗?小子,实话告诉你,身为沙忍,我的体术只能算第二,真正厉害的是我强大的抗药性,直到现在为止,我根本就没有发现我体内中了什么毒,死到临头还想靠这种小把戏骗我,小子,你不要太天真了,快枪寿队长……”
  大森悠镰一镰刀将周断和水门砍倒在地,扭头看向了正在戏耍猫又凉太的队长:
  “我们两个废物队员快顶不住对面的下忍小鬼了,赶紧结束战斗吧,虽然他们是废物,但到底还是我们的队员,真是很久没遇到实力这么强大的木叶下忍了,简直让我热血沸腾呢,队长,等战争结束回到了村子,我还要和你老婆去藤田旅馆的床上再庆祝一下!”
  池内快枪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