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九十二章 舔狗药剂

  “哈哈哈哈,小子,你怕不是在战场上被吓傻了吧?居然给我增强攻击力的药剂!”
  战场之上,加濑武太正在用长刀疯狂的劈砍着眼前的两个小鬼,至于周断的话,本来加濑武太是不信的,但是,在感受到了身体状态的确是增强了不少,而且并没有什么其他不好的状态,加濑武太只能将其归结于周断已经被残酷的战争吓傻了:
  “小子,既然你给了我增强专注力的药剂,那么作为谢礼,我会第一个杀了你的!”
  “周断……”
  感受着加濑武太越来越强的攻击频率,水门的嘴角抽搐不止:
  “你的药剂在效果起效之前,副作用都是这么恶劣的吗?”
  “我也没办法的好吧……”
  周断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解释:
  “毕竟毒药在某方面来说也可以是一味对人体有助益的良药,但是对比起我这副药剂的强大效果来说,眼下的只不过是可以克服的小困难罢了!”
  “队长,你这会儿又弄了什么药剂出来啊?”
  百掌和绳树已经解决了自己的对手,看着周断和水门落入下风,急忙和绳树一起加入了战场:
  “该不会又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百掌,你要对我有信心,我所研制的药剂,大部分都是真正有着强大作用的药剂,治愈药剂体质药剂什么的更是信手拈来,不然的话,你以为我是怎么在小小年纪就取得了下级医疗忍者的证明的?”
  见到百掌和绳树加入了战团,周断立刻撤出了战斗,咬破手指后,直接按在了地上:
  “接下来,我就让你看看我真正强大药剂的厉害,通灵之术!”
  “队长,你的通灵术和你的药剂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见到了周断的通灵术,百掌本能的就感觉到了不好,再次确认道:
  “虽然你能召唤出忍犬一族的通灵兽很厉害,但这只穿着尿布的忍犬能帮上什么忙啊!”
  “你在说什么傻话?帕克可是很厉害的!”
  听了百掌的话,刚刚被召唤出来的小八哥犬冲着战斗中的百掌一阵呲牙,它穿着蓝色的马甲,蓝色的尿布,嘴里还叼着一个蓝色的奶嘴:
  “虽然我才刚出生不久,但也是能帮上不少忙的,周断,这次是我的第一次战斗……”
  帕克冲着周断的脸不断的舔去:
  “战斗就是我的宿命,周断,你有什么任务交给我都没关系,我是不怕牺牲的!”
  “帕克,你这话真是让我太感动了,眼下,正是需要你出力的关键时刻!”
  周断将帕克举到了胸前,冲着前方的加濑武太大喝一声:
  “加濑武太,我叫你一声,你敢看过来吗?”
  “小子,我有什么不敢看的……”
  加濑武太将头转了过来:
  “你的所有计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会变得微不足道的……的……嘶!”
  明明只是普通的瞥了一眼周断,但加濑武太的目光却骤然被周断手里的帕克所吸引,那吸引力之大,加濑武太一时不查,居然被绳树在胳膊上砍了一刀!
  “小子!”
  身为中忍,此时的加濑武太终于是察觉出了一丝不对:
  “你究竟干了什么!”
  “终于知道我药剂的厉害了吗?这可是我呕心沥血的作品——舔狗药剂!”
  周断平举帕克,看着加濑武太的眼神里带着掩饰不住的狂热:
  “名称:舔狗药剂
  主要材料:黄腾葵、薄毛草、迷香草、花阳腾。
  服用方式:内服注射皆可
  效果:中了药剂的家伙,在注意力专注的同时,心里会不断的产生舔舐狗狗的欲望,时间越长,欲望越强,直到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止,乃至遇到生命危险也不例外!”
  “卧槽,队长,你还敢说你的药剂不乱七八糟?”
  百掌一脸的愕然:
  “你这药剂都乱到天际去了啊!”
  “混蛋,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身为一个中忍,怎么可能中招?”
  加濑武太怒吼着发出一记横斩,逼退了水门、百掌、绳树三人,随后冲到了周断面前,劈手抢过了帕克,对着它后背就是一顿猛舔:
  “你太小看一个中忍了,身为一个中忍,无一不是经过了严厉的锻炼与残酷的精神磨炼,怎么可能就被你这简简单单的一剂药剂所打败!”
  “喂喂喂!!!”
  百掌看着加濑武太,眼角止不住的抽搐:
  “拜托你松开帕克再说这理直气壮的话好吧!”
  “没用的话以后再说!”
  眼见加濑武太为了舔狗,已经把自己的两把长刀丢在了地上,水门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举着短刀就冲了上去:
  “不要浪费周断创造出的机会,尽快干掉敌人!”
  此时的加濑武太是有苦说不出,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身为一个中忍,加濑武太经过了长期残酷的训练,意志力更是坚韧无比,但是自从中了招,虽然心底挣扎着想要干掉这四个该死的小鬼,但是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般,就是丝毫兴不起举刀杀戮的心思,反而一门心思的对着眼前的小狗疯狂的舔着,眼下的自己唯一能做到的,也就是利用身法,憋屈的躲避着来自小鬼们的致命攻击!
  “周断,救命啊!”
  不提心情复杂的加濑武太,此时的帕克心里也很绝望,自己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成为一条强大的忍犬,为了胜利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眼下,自己的确是帮助周断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可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看着加濑武太由自己的后背舔到了自己的屁股,帕克吓的连声音都变了:
  “周断赶快阻止他啊,他都已经开始舔我的屁股了,天啊,混蛋,你不要扒开我的两条后腿啊,你个变态,快住手啊啊啊!!!”
  “嗖!”
  身为中忍,加濑武太的闪避功夫的确了得,但是,当药剂持续发作,让他停住身体将帕克按在地上时,就已经注定了他的死亡!
  “帕克,你没事吧?”
  周断挥手将手里苦无的血液甩净,虽然是为了胜利,但周断也知道自己对帕克的行为略微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小过分:
  “帕克,为了胜利,我不得不这样做,如果你有不满,可以尽情的冲我发泄的!”
  “没事的,周断,我不怪你……”
  经历了这一切,帕克似乎瞬间成熟了起来,它随手扯掉了自己的尿布,从马甲里拿出了一根烟,点燃后扔进了嘴里,一张原本稚嫩的小脸上现在满是沧桑:
  “呋……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我来的时候,父亲会把烟递给我了!”
  水门:“……”
  百掌:“……”
  绳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