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药剂狂魔 > 第九十一章 经过我的药剂,敌人已经变强了

  身处战场,时间总是流逝的飞快,酷热的太阳刚露头不久,木叶汇合后的大军已经与沙忍交战在了一起。
  这一战,木叶几乎是拿出了大半的家底,而沙忍,则是已经被木叶打到了门口,如果这场再输,那剩下的就只剩下一道孤零零的保护着沙忍村的巨大围墙了,无论是木叶还是沙忍,都有着决不能输的理由,这一场战争将决定两个村子最后的胜负!
  “真是夸张的战争啊!”
  周断带领着小队隐藏在一片岩石的阴影处,战场一眼望不到头,到处是忍者在厮杀的场面,到处是火遁、风遁,各种忍术释放出的爆炸,不断收割者忍者的生命!
  “我们小队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我们的目标就是先隐藏起来,保护自己,有机会再出手,别一上战场就热血沸腾的瞎跑出去,那是找死,明白了吗,绳树?”
  “道理我都懂……”
  绳树挣了挣身上五花大绑的绳子:
  “你现在可以放了我吧,你都绑了我半天了,也该松开我了!”
  “还不是你这家伙不让人放心……”
  周断狠狠的瞪了一眼绳树:
  “要不是把你绑住了,刚才你可就又跑出去了,要不是我让水门和我一起抓着绳子,就我自己还不一定能拽住你!”
  周断无奈的帮着绳树解开绳子:
  “你这都第二次上战场了,这样没脑子的冲出去,早晚会害死你的……小心!”
  一道黑影自远方袭来,眨眼间便已经袭到了眼前,周断一脚踹开了绳树,借着反作用力,直接后退了一大步,仔细看去,一根千本射在自己刚刚的位置,千本没入地面,只留下了一小截冒着森森寒意!
  “脸上有伤的是中忍,另外两个是下忍!”
  身处战场,到处都是厮杀的身影,百掌此时开着白眼的唯一用处也就是通过砂忍的查克拉量来判断砂忍的级别了。
  “水门,拦住那个中忍,我们随后帮你,百掌,我自己对付一个下忍,你和绳树去负责另外一个!”
  “是!”
  得到了队友的回应,周断直接就向着自己的目标冲了过去,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沙忍,浑身的肌肉与伤疤足以看出平时的苦练,看到了周断的来袭,中年沙忍差点没有笑出声来:
  “木叶对于忍者的训练已经差到这种程度了吗?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也敢对我这样强壮的忍者出手,小子……”
  看着周断不断逼近自己,中年沙忍拽出了身后的长刀,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你会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的,看我把你砍成碎片,千食刀!”
  中年沙忍的长刀上覆盖上了风属性的查克拉,一道道淡蓝色的刀痕向着周断铺天盖地的劈了过来!
  两把苦无挥舞出了道道轨迹,不断的荡开长刀砍来的攻击,瘦小的身形急速腾挪,在完美躲避所有攻击的同时,周断已经迅速的撞进了中年沙忍的怀里,周断脚上使劲,狠狠的一蹬中年沙忍的膝盖,身形瞬间跃到了中年沙忍的头顶,双手顺势挥舞,苦无在中年沙忍的脖子上划过,留下了深可见骨的十字形伤口!
  “年龄小就可以无视吗,真是浅薄的见识,而且已经人到中年还只是个下忍……”
  周断一脚踢开了中年下忍:
  “大叔,你这一辈子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随手将死不瞑目的沙忍身上的腰包揣进了怀里,周断向着百掌和绳树的位置扫了一眼,虽然对手是个不断释放暗器和低级忍术的压制型忍者,但一个下忍所能释放的忍术数量是有限的,而且暗器数量也有限制,看百掌和绳树的样子,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解决战斗。
  心里稍微放心点儿的周断把目光看向了水门,眉头,却是突然皱了起来!
  水门,的确可以称得上是近身战的天才,如果单论刀术足可以胜过大部分的中忍,然而,当对手也是一个精通刀术的中忍时,情况就变得岌岌可危了起来。
  虽然在水门的攻击下,也在对手的身上留下了几道伤口,但远远没有对手在水门身上留下的伤口多,浑身上下布满了利刃划过的伤口,脖子处,更是被砍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止不住的流淌!
  “终于是又遇上了中忍了吗?麻烦了啊!还好,我的药剂存货还有不少!”
  看到水门的艰难战斗,周断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解围,反而是掏出了一瓶绿色药剂,涂抹在了苦无的刃口上,中忍毕竟是中忍,更何况遇见的还是这么棘手的家伙,想靠四个下忍本身的力量解决对手完全就是痴人说梦,不过,对于周断来说,这样的家伙也只是棘手罢了,毕竟,自己的药剂可一直都是以中忍为目标所研制的!
  “木叶流击杀术,一闪寒芒!”
  周断双手紧握苦无,脚下发力,空气中只留下了一道刺目的寒光,转瞬之间便已经突到了沙忍身后,右手苦无携带冲势,直接砍向了沙忍的脖子!
  “小子,等你半天了!”
  “嗖!”
  面对着周断的攻击,沙忍早有预料的一转头,一根极细的细针从沙忍的嘴里向着周断的咽喉激射了过来!
  “叮!”
  看着沙忍的攻击,观察了一会儿的周断也是早有准备,左手苦无挡开细针,右手一抖,苦无顺势在沙忍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极细的伤口!
  “哈哈,小子,你在一旁准备多时,就是为了在我的脖子上留下这么一道小伤口吗?”
  沙忍的两把长刀向着周断笼罩而来:
  “既然如此,你就和你的队友一起变成我加濑武太的刀下亡魂吧!”
  “水门……”
  周断帮着水门分担着加濑武太的攻击:
  “你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脖子中了一刀,但不致命,全身都只是皮外伤,但是小心,他嘴里吐出的细针有强烈的麻痹性,我的左臂几乎失去知觉了……”
  趁着攻击的间隙,水门把左手的短刀扔给了周断:
  “这家伙的刀术很厉害,而且他能在说话的时候嘴里还能发射如此精准的暗器攻击,这个家伙,很厉害!”
  “放心吧,水门,我的苦无上也是涂了毒的,而且已经生效了……”
  周断开口道:
  “这个家伙的攻击变的更加专注,更加凌厉,就是最好的证明!”
  加濑武太:“……?”
  水门:“……?”